睦牧~

A面(番外·情关)

Never Satisfied:

不要真情实感,不要在意时间线……




————————————————————————————




W坐在桌子边筹备他的生日派对。


他问L:“你那时候有空吗?”


L闻言吓了一跳,摆着手道:“没没!”


他正在吃小龙虾,手一挥,塑料手套上的汁液横飞,星星点点的落在W的脸上。


火上浇油。


W气得扑上去捏他的脸。


L自知理亏,忙把手上剥好的一只小龙虾讨好的递到W嘴边。


W愤愤咬住,念头一转,捏着L的脸,把半只龙虾喂进了L嘴里。


L两只油手无处可放,只好半举着做个投降的姿势任W蹂躏。


等到W终于放开他,L喘着气嘀咕:“也不嫌恶心……”


W抽过湿巾擦脸上沾到的油星,翻着白眼道:“再恶心的你都吃过,装什么!”


L脸上一红,低声道:“那怎么一样……”


W喜欢看L脸红的样子。


L的没皮没脸和羞涩天真毫无章法的在他体内统一。W一开始以为L不过是演戏,很是看不上。后来才明白他就是如此。


一个人,最有趣的就是他本真的样子。


没有人设,自相矛盾。


W伸手揉捏着L烧得要滴血的耳垂,道:“这次不去三亚。”


W回国之后历年生日派对都是在三亚办。L去过一次,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两人吵了一架,彼此都十分狼狈。


但是L真正不愿去W生日派对的原因却不是这个。


W喜欢大肆庆祝,挥金如土。请的人里十个有九个不认识。L一想到那些投射在他身上的充满狐疑、猜忌、蔑视、探究、嫉妒的目光,便觉得浑身不适。


他推开W越揉捏越不规矩的手,捧着他的小龙虾换了个位子道:“没空,忙。您少爷尽情娱乐。”


W没说话。


晚上上床的时候W折腾得L哭着求他。


可也只能在床上。


下了床L从来不求他。


L喜欢自由。


自由的前提是独立,是自我。L是属于L自己的,所以他不愿求任何人。


 


结束了性事L有点恼,他翻转身扯过被子不理W。


W从身后抱住他,安抚地亲吻他的肩项。


L是很好哄的。


他不记仇。


W曾想过让L恨他也好。


后来W明白L是不会恨他的。


恨也会让他不自由。


所有的星座解析都说水瓶座最爱自由。


W讨厌一切星座解析。


 


W贴着L的颈项呢喃:“爱我吗?”


L渐渐平息下来。


夜里很安静。


高档小区,听不到任何尘世喧嚣。


只有W的呼吸拂在他耳边,还有W的心跳,贴着他的脊背,从赤裸的皮肤传导到心脏。


他扣住W搁在他腰际的手,道:“爱。”


 


二十九岁。


最后一个以“二”字打头的生日。过了三十,就没有“二”了。


古人说三十而立,其实也没什么必然逻辑。但是人生嘛,总归要有一些节日要庆祝、一些年纪成为坐标,才好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回顾自己走过的路。


W的二十九岁生日策划得很用心。


选的地点、住的酒店、邀请的宾客名单、活动项目……助理一个一个拿过来让W审核。


L叼着苹果在一边翘脚看综艺节目。


L的新戏要到春天才开机,这不长不短的一个空档,他计划接个综艺过渡,正在删选。


助理看看W又看看L,总觉得气氛不大对,大气都不敢喘。


宾客名单中没有L。


W诸多挑剔,预算经费一涨再涨,连跟着W见多识广的助理都忍不住开始咂舌。


她想,老板就等着被骂吧。


这样想着,她又忍不住看了看L。


L盯着电视屏幕恍若未闻,眉头都没动一下。


 


助理走了后,L关了电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W也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打游戏吗?”


L道:“打啊。”


W去群里喊了两个主播一起。


年轻的大神问:“我去开直播?”十分爱岗敬业。


W道:“不用。”


年轻的大神立刻道:“那我是陪王伴驾,直播时间不满你不能扣我工资!”


这年轻人有种天真无赖,十分可爱。W忍不住笑道:“滚你妈!”


L咳嗽了一声,没说话。


年轻的大神听见,问:“LGX,你不舒服?”


L慢悠悠地回答:“没啊。”


W看了他一眼。


他们选角色。


W还是一样的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大神们浮夸地配合他。


L不怎么说话,有人问到他了,他才回答一两句。


他死得很快。


 


L这些年的游戏水平没什么长进。


虽然带他的大神越来越多,玩什么都升级很快,但是在职业选手包围的游戏环境里,真要靠他自己去努力做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工作越来越忙碌,他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真的投入太多精力在里面。


L的界面又一次变灰。


W轻声骂道:“菜逼。”


 


W刚在游戏里认识L的时候经常这么骂他。


他问带L的大神:“那菜逼是谁?”


对方回答:“LGX。”又怕W不认识,补充了一句道:“一个演员。”


大神特别会做人,背后说话也留分寸。


他说“一个演员”,没说“一个小明星”。


W却记得他第一次见到L的场景。


他想:噢,是他。


自己也没想到,竟然记得那么牢。


L大呼小叫地喊:“大神救我!”


话音没落他就死了。


然后对话框里跳出一排哭泣的表情。


W就很想招惹他。


W道:“你跟我后面。”


L很是嫌弃地道:“我还是跟大神后面吧……”


W爆了一串粗。


大家哈哈大笑。


 


最近这一年,L玩游戏的时候就很少喊“救命”了。


带他的人也换了批年轻人。


年轻人喊他“新哥”,很懂得看眼色。和他一起玩的时候经常喊“保护新哥”。不再是一串“哎哎哎更新”。


时光就是这么过的。


从他们二十五岁到二十九岁。


 


W道:“跟我后面。”


L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W去拉他的手。


L甩开他,眼睛里却泄露出一丝笑意。


那笑意从眼睛里漾开,又落到嘴角。


L大笑的时候并不好看,整张脸都会皱成一团。但那笑容却极富感染力。笑得W心里一片柔软。


他们结束了一盘。


W说不来了。


年轻的大神道:“哎?”


W道:“快去直播,不然扣你工资!”


他不去听年轻的大神的哀嚎,关了麦拉过L亲吻他。


唇舌交缠,耳鬓厮磨。


W想,这不就是自己要的吗?


他贴着L的额头低语:“生日派对,最后一次。”


L正闭着眼调整呼吸,听到睁开眼睛,看着W。


W道:“也要三十岁了。”


L笑道:“听起来好像是年纪大了玩不动了。”


W咬他的嘴唇,含糊地道:“是看你年老色衰,我不忍心抛弃你。”


L道:“呸!我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他说不下去,笑了出来。


 


L最终选了个冰雪节目。


他去云南录制宣传片。


住在W家的酒店,一进房间吓了一跳。


桌子上放着个翻糖蛋糕,是他就要上映的新戏角色的卡通造型。


还有打印的大幅海报,祝电影大卖。


他有点感动,又有点心虚。


酒店经理十分讨好地道:“林先生的满意就是我们的动力。”


L只好道:“满意满意,特别满意。谢谢你们费心!”


酒店经理又暧昧地道:“还请林先生美言。”


对谁美言不言而喻。


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是W的好朋友,讨好他又有什么不对呢。


L不好解释,只能哈哈干笑带过。


经理出去了,L看着那些精心准备的礼物。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要做出选择。


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但他们在不断的选择中往前走。为了在一起再久一些,更久一些。


L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上,瞬间就被几乎统一的评论淹没了。


 


W给他打电话,有些诧异:“你干什么?”


L道:“替你们家做广告呢,记得给广告费。”


W笑道:“少奶奶还收什么广告费?”


L脸上有些发烫,故意叹了口气道:“还是给吧,我存私房钱。哪天你要是被逐出家门,我还可以养你。”


W却沉默了一会,道:“我们公司今天批下来了。”他顿了顿,又道:“LGX,还玩吗?”


L轻声道:“不玩啦。”


如果我不自由,也是我自己自由的选择。


 


我们认真起来吧。


 


W在马尔代夫的蓝天碧海中醒来的时候L正骑着小电驴奔驰在大理的乡间小道上。


他给L打电话。


他说:“老子马上要出海了,俊男美女环伺,你不来自己后悔去吧。”


L在等红灯,两条大长腿踩在地上,戴着墨镜,一身黑衣,充满了酷霸拽吊炸天的气场。


L道:“单身派对,随便你怎么玩,不用汇报。”


W楞了一下,冷笑:“老子给你汇报?你想多了!”


W挂了电话。


崔少正惬意的吹着海风,见他结束通话,道:“老王,这儿好。明年还在这办吧。”


W没回答,踩着海浪往快艇走去。


崔少当他没听见,又说了一遍。


然后他听到W的声音被海风送过来。


 


“明年谁他妈还和你们这帮单身狗混。”



评论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