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二)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富二代咬着笔头,脑袋向下半倒立着躺在沙发上批文件,在自己家里他一向是不受凡世约束的,米粒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看到一个不那么正确的数据,拿笔头磨了磨牙,伸手去茶几上把手机拿起来。


米粒儿在那边嘻嘻哈哈给他请了个安,然后问他有没有空一起去逛街。


米粒儿这种女孩子约你逛街,一般就是真的约你逛街。


富二代嗯嗯啊啊几声,一边快笔疾书一边说买买买。然后那边就愉快地挂了电话。


没一会儿富二代的手机就叮叮咚咚收到几条短信。


 


等他看完文件脑袋充血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瞬间觉得世界颠倒,晕眩感爽得他眼前发黑,他拿过手机,看也没看短信里的金额,直接打开了微信。


约好了PDD跟风少晚上开黑,他又点开了微博,第一条就看到了小明星相关。


真巧。


小明星现在已经不怎么玩微博了,毕竟微博是公众的地盘儿,心情好的时候更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撒欢儿,只有认识的朋友能看到,多方便多安全。


微博里是一张照片,一个小蛋糕,上面写着“祝XXX杀青快乐!”XXX是这部片子的男二,他的经纪人跟富二代也算打过照面,加过微博。


蛋糕底下写着小明星的那个角色名,“宇文玥赠”。富二代本来是不知道小明星的角色名的,谁会有空去看这种烂俗言情小说,这片子他都懒得去看。但是小明星嘻嘻哈哈用角色名在微博里跟戏里的女主角互动了好几次,一群无聊的吃瓜网友总喜欢在下面艾特他,搞得他不知道都不行。


快杀青了,他点回小明星的微博界面,小明星的微博安安静静,上一条还是正常跟女主角的宣传微博。


 


开黑的时候,风少说等会小明星也会来。


富二代哦了一声,敲敲鼠标。“他这几天不是快杀青了赶戏?还有时间玩游戏?”这会儿才是刚吃完晚饭的时间,实在不像小明星会上线的时段。


“小新说他今天感冒了,导演放了他半天假。”


富二代送了一个人头,屏幕一灰,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PDD也跟着骂了一句娘。


“你骂什么,你那什么垃圾走位?”


PDD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跟着你走偏了嘛。”他跟着一起回了复活点,点着鼠标让人物围着富二代转了两圈,“……那个,校长,上次大腚跟你说的那个经费能下来了吗?”


富二代冲着他的脸放了个大招,砍在了空气里。


“明天给财务部打电话,不就是三十来万,你们一人磨一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欠了你们多少钱。”


 


玩了三四局,富二代咖啡都喝完了两杯,小明星还没来。


断场的时候,他给小明星发了个微信。可是等那场结束,小明星也没回。


该不会重感冒昏过去了吧。富二代忍不住又发了一条微信,然后就听见风少在那里打电话,声音从语音里跑进了富二代的音响。


“哎哎,好好好,知道了。”风少的声音一向是温温和和的,等打完电话才重新坐下来选角色上符文,说,“小新说他来不了了。”


“来不了了?”富二代问了一句,“他怎么了?”


感冒太严重了?


小明星有鼻炎,每次一感冒都特别痛苦,鼻涕流得头疼得不行,富二代是见识过他生无可恋的模样的,抱着纸巾筒凄惨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好像说约了朋友,”若风一笑,“估计是女朋友吧……校长这把还是ADC吧?”


语音那边一片安静,然后嗞啦一声。突然没了声音。


“校长?”若风敲了敲麦。在对话框了打了几个问号。


半天也没人回。


???


“是我掉线了吗?”风少还在继续跟他的麦较劲。“喂喂喂?”PDD哼哧哼哧地笑了几声。


“是大少爷掉了。”


 


孙伊看着小明星转身去了洗手间,他确实有非常棒的身材比例啊,即使没什么肌肉,身形看上去还是修长又好看。有些人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她托着下巴,喝着果汁。


其实她也挺喜欢小明星的,他那么会照顾人,带她去自己家里吃饭,他妈妈做的板栗鸡很好吃,他笑起来有点傻的样子也很好看。


他们的故事,不一定会结束。而,他也不会是她的终点。


小明星本来是不想来见她,她知道。但是他这样的性格,优柔寡断。


他怎么会拒绝一个女孩子的请求,尤其是那个女孩子带着哭腔,求他来见面。他还曾经那么喜欢过那个女孩子。


她还年轻还要在这个圈子里走很久很久,小明星即使算不得什么大佬,但他身边和背后的朋友,依然可以成为她的依靠。


他们当然不能成为鱼死网破的旧情人。他有比她之前的那些男朋友更值得留住的资本。


电话响了。


小明星去洗手间的时候没有带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的眼睛一直红红的,跑了好几次洗手间。


孙伊歪着脑袋看震动的屏幕,看着上面显示的那个名字。


 


小明星走回来,鼻子也是红红的。


孙伊仍然在座位上坐着,她仰起头看到小明星。


“小新哥哥。”她喊了一声,就像之前她每一次喊他,轻轻柔柔的,特别招人心疼。


小明星嗯了一声。低着头没有接话。


“小新哥哥,”她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懂,可是我知道,娱乐圈就是这样,很可怕,我还没有踏进来,就有人想要把我踩下去。”


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永远有人在黑呢,想看着你死,”她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掉了下来,落在小明星的衣袖上,在浅色的布料上染出一小片湿润,“可是我并没有做过那些事。我真的很害怕。”


小明星想起自己在沼泽里的日子。


他不敢接电话,不敢看信息,不敢打开网络。


他递了纸巾过去,被握住了手。


冰凉的,柔软的手握住了他。


 


富二代很晚才接到小明星的回电。


他的鼻音重得富二代都听不太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站在阳台上吸烟,阳台上风有点大,吹得话筒嘶嘶作响。


他说完了,富二代也抽完了烟。


“傻逼,”从阳台看出去,是上海的繁华夜景,他食指一弹,烟头翻滚着消失在夜空里,与万家灯火融到了一块儿。“随便,反正你高兴就好。”


 


 


小明星杀青那天,富二代去了横店。


他没有去片场,远远地将车停在了拍摄场地旁边的空地上,抽着烟,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被围起来的白色景棚,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


 


从上海开到横店,并不远,要不了几个小时。


他听到摄影棚里传来了隐约的欢呼声,突破白色的障碍,在暗下来的夜色中翻滚,他开了车门走下车来,烟头丢在了地上,正好被踩在脚下。


 


他拿出手机给微信里的那个狗头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就看到小明星捧着一大束花被人簇拥着从摄影棚里走出来,他仍然穿着戏服,那个角色贵气十足,但那个不是角色,而是小明星。他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个距离不应该看的那么清楚,但是富二代就是看到了。甚至分辨得出小明星嘴里低声在说的话,笑得时候眼角的笑纹。


富二代又想摸烟,想了想打开车门重新坐进了车里。


 


小明星的状态比那日醉酒已经好了太多,见到富二代笑得很是真情实感。


“终于解放了!来!陪我去撸个串!”


五个月的戏,拍得他头晕脑胀,好不容易杀青了,他只想好好放空几个月,玩玩游戏打打机,吃包辣条逗会儿狗。


最好,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富二代不屑地鄙视了一下这条没逼格的狗,把车钥匙扔给他。“给爷开车。”


小明星也没介意,接了钥匙就走向了驾驶位,上车点火系好安全带。富二代悠哉悠哉在副驾驶座刷微博,时不时哼哼哼几声。


最近的网友十分神经质。


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刷微博,因为他一刷微博就能看到成群结队的傻逼们额头上绑着白布条,挥舞着大字报哭着喊着要他给人偿命。


翻着花样编故事,故事现充的跟悬疑科幻侦探小说一样。


他又呵呵呵地笑起来,引得小明星不忍直视地看过来,“看什么呢,有这么好笑吗?”


“还可以。”富二代抹了把下巴,把目光看向小明星,炯炯有神,看得小明星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发虚。


“我脸上又没有段子。”他瞥了眼富二代,抬手抹了把自己的脸。妆已经卸干净了,脸上不可能有什么脏东西。“是发现今天我特别帅是吗。”


“特别丑。”富二代放下手机,叹了口气,“每次看到你那些粉丝,我都很担心她们的白内障。”


小明星翻了个真情实感的白眼给他。“不如您先治治自个儿。”


 


他们一路开回了上海,中途换了个位。


小明星今天杀青,但也拍了一个白天的戏,多少有些累了,晚上的路不好开,他时不时抬手揉揉眼睛。到服务站的时候,富二代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踢了一下驾驶座的门。


“大哥,去哪儿啊,我捎你啊。”


小明星摇下车窗,探出个毛茸茸的脑袋,笑眯眯。


“滚出来。”富二代又踢了一脚。在车门上留下了两个脏脏的脚印。


他们换了位置,小明星一路都在旋着富二代车上的音响,一会儿放周杰伦,一会儿放林俊杰,一会儿换摇滚,一会儿上二人转,最后把歌目停在了《一人饮酒醉》。


富二代伴随着着醉人的歌声,一脸黑线地开着车,小明星随着节奏摇头晃脑,时不时还要跟着吼两句。


小明星唱歌,真的难听。


吼到“这情花!为你摘!一颗心门为你开”的时候富二代忍无可忍地伸手啪一声把车载音响关了。


小明星还在“为你开~为你开~”的情绪里,最后一个“开”噎在了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咳了一声。


人傻就是好,遇到什么事都能乐。


 


他们直接去了富二代的别墅,若风已经在线上等了他们2小时,好声好气完全没有不耐烦。


他们撸完了串,还带了一大堆零食跟冰啤酒回来,打算通宵开黑。


“唔……要开直播吗?”小明星已经叼上了一根辣条,红辣辣得辣油沾在了他的唇角,“给你的熊猫tv充点流量?”


“得了吧,到时候你又要问我要广告费。”富二代把两台电脑都开了机,扔了一包纸巾过去。“我靠掉键盘上了你。”


小明星嘿嘿陪笑着,三两下把辣条嚼吧嚼吧咽下去,抽了纸巾擦键盘。


开直播到时候玩得太菜逼被网友怼了,这傻狗又要郁闷了。富二代把下半句吃进肚子里,和着傻狗讨好地递过来的辣条。


 


他不会开口问小明星跟那个小女友现在怎么样了。


也不会问小明星为什么这么乐呵。


有些时候傻一点,也是一种好事。


 


 


 


 



评论

热度(174)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