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三)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他的手沿着滚烫的肌肤在凌乱的衣服中穿插,紧贴着身躯,每一次抚摸都如同要揉入其中,感受着耳边被他的动作调动起来的喘息变得急促。


手底下因为快感而微微颤抖的躯壳,令得他的手指也跟着战栗。


欲♂望从脚底向奇经八脉五脏六腑延伸。想要沉浸到那种失去自我的感受当中去,让脑子也随着沉沦。他口中的喘息从压抑微妙地转换为沉默。


然后转换成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令他的有种扭曲的快感,带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如果通宵的游戏是一场尽兴的性♂爱,他也不介意在打完机之后再来一场宾主尽欢。


 


富二代站在镜子前,镜中的人因为熬了一夜又发泄了一场,确实有些累,眼眶都泛着点淡淡的青色,可双眼却是仍然闪着光亮,他打开水龙头,用双手捧起温热的水扑在脸上。


游戏打到凌晨4点,若风下线了,小明星拍了一天戏又玩了那么久游戏早就困得不行,差点没直接趴在电脑前面闭眼长眠。


富二代将他踢醒了,小明星揉揉眼睛看看他又要趴下,富二代只好一把把他拖起来,扯到了一楼的客房,把这个长脚长手的家伙团成一团一股脑塞到了床上。


小明星来这边,一般是住二楼客房的,就在富二代隔壁,此时此刻富二代实在懒得将他一路拖上楼梯,于是就近把他丢到了床上,堪堪在床边摇摇欲坠。


“喂,睡觉了。”富二代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屁股。


小明星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然后哼哼唧唧使劲往上爬了几寸,爬到一半突然伸出手从腰上把卫衣撩了起来,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腰身来。


差点闪瞎富二代的狗眼。艹,他忘了这狗有裸睡的习惯。


小明星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卫衣撩到一半,又不撩了,手脚并用继续歪歪扭扭往床中央爬了两下,然后吧唧一下倒在了上面。


彻底不动弹了。


富二代无语地走到门口,看他俯身倒着也不怕闷死,脚一勾把门关上,回了自己的房间。


 


富二代没睡着。


他觉得自己睡着了,并且还做了一个非常浅的梦。


带颜色。


他来来回回翻了两次,最后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天花板是他自己挑的。他承认自己是个有控制欲的人,这种一睁眼就能看到的东西,如果不是他喜欢的花纹,他一辈子都不想睡这张床。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图案,七零八落七扭八歪,那么多线条,似乎会跑,跑着跑着就跑出个人像来。


浑身都在叫嚣着要离开这张床,这个房间。于是他爬了起来。


 


拿起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富二代把毛巾丢进了水池,然后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走出洗手间。


他不是在自己的房间,也不是在自己房间的洗手间。


搞不清什么原理,他就是想逃离那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他像是中邪了,在一楼的洗手间上了个厕所,然后打了个手枪。


他都多少年没有打过手枪了。


他烦躁地打了个哈欠,拉开了虚掩的门。还有时间再去补会儿觉。


一开门,他僵在了原地,仿佛是被人闷头打了一拳,而后打了个冷战。


 


一楼洗手间走过过廊就是客厅。客厅连着厨房。


厨房暖色调的灯光像开在夜里的花。


 


小明星背对着他,弯着腰从冰箱的下柜里拿出一听旺仔,听到声响转过身正好看到富二代不远不近地站着。他站在客厅的昏暗里,隐约被厨房的灯光照射着,又不见得完全照得清清楚楚。


富二代也看不清小明星的表情,从他的角度,背光。


他只看得到小明星手里的那罐旺仔。


头像盯着他。


白白的头像,大大的眼睛。在那朵花里异样突兀。


他在高♂潮来临的时候叫了小明星的名字。那个名字一出口,所有的压抑的快感都如潮水一般泄出。


他叫出了自己的好兄弟的名字。简直对不起自己的那个庞大的后宫团,对不起里面那些争奇斗艳的网红。


放着那么多美女不要,他居然突然对小明星起了这种欲念,真是日了狗了。


还真是,日了狗。


都是小明星的错。谁让他裸睡。谁让他……来这里……


他脑子里的弹幕一直跑,跑得飞快,令他明明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塞满了各种奇谈怪论,还留出一丝不明显的惶惑不安。


你是说以富二代的性格可能会不安?不不,你一定是搞错了。


可是,小明星,会不会,听到了?


 


“我饿……渴了,”小明星不好意思的声音传来,他摇了摇手里的罐子,“你要吗?”


 


他们又吃起了宵夜。


富二代想,刚才他们玩游戏的时候,小明星嘴里的零食明明就没有停过。


他怎么不长肉?


小明星下了一包面。打了两个荷包蛋。


 


富二代对于自己家里居然有泡面这个事实感到绝望。肯定是前几次小明星来的时候带来的。


他不吃泡面,就算要吃泡面也不吃这么廉价的泡面。


就算吃廉价的泡面,也不能吃用便宜的锅煮的,或者便宜的碗盛的廉价的泡面。


还好,这是在他家,这锅跟这碗都价格不菲。


小明星盛了两碗递给他一碗,富二代还在纠结,他已经吸溜吸溜吃起来了,调料包香气洋溢,感染地富二代兴趣缺缺的筷子也跟着加快了动起来的节奏。


小明星吃得很快,好像在与时间赛跑。


他吃完的时候,富二代还在拿筷子卷面条。


 


泡面是刚做好的,滚烫,熏得他面庞发热微微泛红。富二代嗯嗯啊啊心不在焉地应着小明星的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搭话,努力地卷那根看中的面条。


他突然地,很突兀地提起了那个话题。


小明星提起了他的那个女朋友。他说,其实她是个好女孩。


富二代哼了一声。她劈腿都劈得劈叉了你跟我说她是好女孩。我一定是圣父,谢谢。


他说小伊还是个学生,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容易被人骗被人利用。


富二代把卷起来的面条送到嘴里,呲溜一声,爽滑的面条又跌回了碗里,啪嗒溅起一小片汤。


他说,我知道被人污蔑的感受。我相信她对我是真心的。


小明星还在说,你知道我一直都想认认真真地谈个恋爱,这个圈子太浮躁了,我有时候都不太清楚她们到底要什么。


“要钱。”富二代回答。他放弃了那根卷不起来的面条,他把筷子一扔,丢在桌子上。“不然你以为呢?”


不然呢。


 


在这类问题上,他们永远无法得到彼此的妥协。富二代也不需要他的妥协。


天一亮,富二代就跟米粒儿去了北京。


他离开的时候,小明星还在梦乡。他不需要跟小明星交待什么。反正小明星有他别墅的钥匙。


上飞机前他随手打开微博,微博上依然是非常混乱的场面,他一打开就能看到999999+消息的艾特,混乱地他没兴趣再看故事剧情的发展,他现在充分理解了自己在网友眼中到底是个怎样的SJB,他关上微博的时候还在笑,笑得米粒儿分外不解。


他跟米粒儿讲了微博上的故事。


一个扭曲的暴力的,充斥着诡异的色♂情气氛的恐怖故事。


令得看到听到的人都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米粒儿听完也跟着笑起来了。


她笑着说,原来你喜欢男的,完蛋了原来我是你的挡箭牌。她抱着富二代的胳膊摇摇晃晃,笑得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富二代也哈哈笑,关上手机放进口袋,揽着她的肩上了飞机。


 


其实他的微博再往下翻翻,就可以看到故事的另外一个进化版本。故事里还有一个人,据说那个人就在案发现场,拿手机录下了整个恐怖故事。


那个人总是被迫站在风口浪尖,跟着属于富二代的奇谈怪事一齐发展。


 



评论

热度(163)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