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四)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他的梦境浮在空中,与松软的白云交织在一起。


被蓝天与阳光笼罩的云朵,托着他的意识,他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身体,令得自己更贴近温暖的方向。


云朵触手可及,柔柔的,在触及那一刻又仿佛实体化,缠绕着他的指端,化成了一丝一缕的糖线。


他当着另一个人的面,用一个竹签绕着中间不断吐出糖来的出口处,看着那根光裸的竹签很快被包围,清甜的云朵绕着他的竹签,他的手指,最后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嘴里。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是笑着的。


半醒半睡的时候,富二代舔了舔嘴唇,感到一丝甜味。


 


下飞机手机开机后,跳出来几个用户来电提醒,他伸着懒腰扫了一眼,是字母小姐。


字母小姐最近极少与他们联络打机,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与她老公秀恩爱,他点了那个名字,搂着米粒儿往机场外走。


停车场早有司机静候,看到他们走来,开好了车门。


“去北交所。”电话那边没人接,他也就挂了。


昨晚到今天这么折腾,他也有些乏,在飞机上睡了2小时,似乎梦到了很甜的东西,令他醒来还觉得不如睡回去,倒回他的床上,再梦一遍。


打着哈欠,枕着米粒儿的腿,他扫了一眼依旧是999+红字提醒的微博跟微信,再次闭上眼睛。


他再醒来,又是被字母小姐的电话。


米粒儿从来不会碰他的电话,她有自己的分寸。


手机震动着从他的手上掉在了车里的地毯上,音乐在车内响荡着,来来回回。富二代迷迷糊糊地在地上摸了几下,然后接起来。


“喂?”


字母小姐的声音一向是活蹦乱跳的,他喜欢字母小姐的声音,也喜欢她的性格,最喜欢她的长相。


“校长!”这一声要突破耳膜,富二代皱着脸从米粒儿身上起来,车子早就到了,停在了北交所的停车场。


他唔了一声,“怎么了?”


 


微博里,小明星回了长长的一段话。言辞激烈,回得很有意思。


富二代抽着烟,翻了小明星之前微博下的评论。


比在他那里诡异的恐怖故事更有意思,进化了,各个好像看到了案发现场,小明星不得已自保拿出手机拍录像的画面,傻逼们真情实感地要小明交出证据,剗恶锄奸,他们诅咒小明星去死,代替故事里的人物。


真是有意思。


他这个嫌疑犯不回应,祸水就引到第三人的身上去了。殃及池鱼。


“王少,于总在等您。”司机说。


这句话他已经等了一个小时,富二代睡着他是不敢吵醒的,醒来打电话他也不会打扰,可是一直让合作单位等着,也不是什么事情,他看着富二代一边看手机一边作出有些奇怪的反应,他求救地看了米粒儿几眼。


米粒儿摇摇手指,示意他再等会。


富二代放下手机,认真吸烟的时候,他终于开口提醒了。


“那就走吧。”富二代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打开车门,迈了出去。


耀眼的阳光一瞬间令他有些不适应。


车里贴了遮光膜,没那么明显,一出来,日光就显得极其刺眼,连温暖的一丝优点都被掩埋了。


 


那边字母小姐又在给小明星打电话。


她一改之前跟富二代打电话的语气,这个时候更像个大姐大。她说哎哎哎,你小子有种啊。


莫须有的罪名,一看就是背后有人的操控。一般这种事别人碰到,公司或者团队打发打发也就过了,哪有正主回应的。而且没有媒体会往这方面的事儿澄清谣言,因为没必要。


就如富二代一个“EXM?”的表情一发,就只会引来更多的傻逼攻击。


谁会更傻逼正面杠?让傻逼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然后让他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就真有人这么干了。


谁让你这个傻小子没有团队呢。她心里想。


 


等着天翻地覆等了一个小时,没想到各方反应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对于小明星正气凛然的回应,反而压制了原本会滋生更大更高的丑恶谣言。


“傻人有傻福。”字母小姐摇摇头咂咂嘴,转头对隔壁的黄先生给了五个字评语。


小明星倒是没在意后果,他实在是被那些话气得不轻,那些肮脏的恶毒的诅咒,他并非没经历过。只是,这罪名不是娱乐圈正常的谣言,不再是跟过去一样的谩骂嘲笑蔑视,而是所谓来自正义的指控。


指控他协助某人犯罪,杀人,掩藏证据。甚至参与到故事其中,成为一个凶手。


 


所有人都劝他不要在意,不过是一些造势起哄的网友,甚至是富二代。


中午的时候,小明星收到了富二代的短信。


很简短,从一千多公里外的北京。


“解气了?”


他拿着手机,很认真地回复给富二代。“不是解气,这是原则问题。”


 


小明星的爸爸是个警察。他从小就以自己的父亲为荣。


他小的时候也期待过自己会当一个好警察,他站在大大的穿衣镜前面,把爸爸大大的警帽戴在脑袋上,太大了,要把他的眼睛都遮住了。妈妈笑着站在他的身后,帮他调整了位置,让警帽牢牢地戴好了,他学着爸爸的样子,抬起右手敬了一个稚嫩的礼。


爸爸揉了揉他的脑袋。


现在他却被人怀疑是帮凶,间接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成为法条底限之下的凶残的罪犯。


这比任何诅咒都更恶毒。


 


当然,这不是富二代会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种问题他根本不会回应,即使需要解决也会交给公关公司,他只需要这件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将自己交到别人的口中。


富二代不会懂小明星看到那些评论的时候的感受。


他们原本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当富二代接到小明星的短信的时候,他也只是一笑,继续开他的会。


其实小明星只要跟富二代开一个口,富二代也会把谣言压制下去,即使他认为没必要。


可是这就是小明星,他一直凭着自己的本性在这个娱乐圈里生长,被打压过树干,被斩断过枝叶,依然努力地活自己的,他习惯做自己。


富二代已经看过太多对他曲意逢迎的人,看过太多面具。


也因此,他格外喜欢这条傻狗。即使他傻。


 


等到忙完了收购案,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富二代回到上海就收到了潘子的邀约,说是好久没聚会了找他出来唱K,富二代想想最近沉迷工作确实也很久没有放松了,就让助手定了K歌之王的A包,准备晚上出来放松下。


潘子说你叫上小明星啊,我这有个妹妹特别喜欢他。


富二代有时候也会叫小明星一块儿玩,潘子他们跟小明星也都还算熟悉,他也一周没有见到小明星了,就给小明星去了个电话。


小明星这段时间杀了青,乐得放假,偶尔接个轻松的综艺和站台,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在家里玩玩游戏。之前两年基本没有休假的拍戏日子,让他都快精神崩溃了。


老怪尔导在工作上都不是好相与的,即使平时对你和颜悦色宠爱有加,一到了片场,分分钟扒掉你一层皮。


尔导还开玩笑说小新拍完老怪就拍我的戏,估计拍完就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他又输了一局,郁闷的伸个懒腰,揉了揉右边的肩膀,给富二代回了一句,好。


 


现场还真的有小明星的迷妹。


小明星不太适应有太多妹子在的场合,富二代是知道的,妹子一对他撒娇,他就崩溃。他翘着脚抽着烟,跟隔壁的潘子碰了下酒杯,看着小明星被那个女孩子硬塞了话筒。


唱一个,唱一个!


潘子的朋友在起哄。小明星握着话筒笑得像个大型犬就要去点歌。


富二代脑子里响起了小明星那首出名的《一人饮酒醉》,那麦喊得他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跟着绿起来。他挥挥手,说:“行了,别闹了,都别给我丢人。”


然后他们就几个人凑堆玩色子去了。


潘子拿胳膊肘撞了撞富二代,富二代转过头去。潘子压低了嗓子。


“我那妹妹真看上小新了,要不你给拢拢?”混着酒气,声音在音响的混合下不清不楚地冲进富二代的耳中。


他手里的烟一滞,然后凑到嘴边吸了一口。“干我什么事。”吐出来的烟没有成型,随着说话声断断续续。


“小新不是你的人嘛。”


“什么我的人?”富二代瞥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


潘子撇撇嘴,他当然是开玩笑的,谁不知道万达大少爷后宫佳丽三千,不过这铁打的林更新也算是他带进圈子的啊,富二代开口介绍,小明星怎么可能不卖面子。


富二代也知道潘子的意思,那个小妹妹他看着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出来玩的姑娘,十之八九也是哪个有背景。不过,小明星不是有那个小女友了么。


他透过群魔乱舞的人群看向角落里玩骰子的那群人,小明星赢了一把,开心地让对家喝酒,笑得脸都崩了。小明星的手气一向是不错的。


富二代被他带着傻气的笑容勾得忍不住脸上也带了点笑意,他拿杯子碰了碰潘子的杯子,算是提醒。


“玩归玩,你别搞他。”


 


小明星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喝了几杯,脸颊被酒精染得泛着红,嘴角咧在耳朵下。


“怎么窝在这儿?”他在富二代身边坐下,旁边的网红美女看到是他自觉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小明星晃晃脑袋冲她笑笑,然后凑在富二代耳边说。


“刚才那个姑娘说她是我的粉丝,最喜欢看我演戏了,很期待我的三少爷”


音响那么重,隆隆作响,富二代一瞬不瞬地盯着小明星的唇一闭一合,仿佛这样才听得清楚他在说什么。


“你多红啊,”富二代敷衍地点头说,“称霸狗界。”


小明星笑得洋洋得意,完全不觉得这不是表扬。“她还跟我说,让我不要在意外面的风言风语,粉丝都觉得我是最帅的。”


他调整了位置,背靠着靠垫半躺在了沙发上,眨巴眨巴眼睛,不知是不是又想起之前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笑容慢慢淡下来了。


他说:“王聪,我们问心无愧。”


富二代的手在杯沿划过,有一滴适才挂在杯沿的酒液随着他的动作淌下来,慢慢沾湿了他的手指。


“废话。”


他说。




可是。


要是我问心有愧呢。


 



评论

热度(177)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