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五)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故事既然是故事,就会有起承转合。


不过,你所认为的结尾,往往是别人故事的开端而已,反之亦然。


 


ZW的料,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全网推送,全世界都知道小明星又交了一个新女友,这个女友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富二代看到这个绿色的新闻的时候呵呵了两声,跟副导演搂搂抱抱的照片算不得很清晰,但是也很能说明问题。手一点,翻到下一页,居然还有下集预告。


据说,跟一个知名已婚艺人有关。


他给小明星发了一条微信,语音的。长长的34s。


半天都没回音。


谁对富二代的信息不是第一时间回复,生怕错漏他的消息,除了他爹妈,也就这条狗子能这样怠慢他。


他又发了一条。这次没有语音,是打字的。


他躺在沙发上,两只手拿着手机,写:今晚还要消愁吗?我家有八二年的拉斐。


这次狗子回了。


呸。


富二代对着那个字笑了一会。想了想,又收了笑容,从仰面躺倒的姿势调整着坐起来。


他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孙伊是来特工皇妃剧组客串的,那个角色只有3天的戏,她笑起来很甜,不说不笑的时候很文静,安静下来显得有点孤独。


不过也就是3天的戏份,两个年轻人熟悉起来并不难。


小明星还记得她当时把那几句台词颠来倒去地念,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样子很懵懂可爱,让人特别想教教她。


 


富二代像打扑克一样,一对K,三个A。一张一张把打印好的照片铺排在他面前。


他真是够无聊的。


小明星放在桌边的手,被他打出的这副牌刺激得逐渐握成了拳头,在富二代举起最后一张的时候,捶在了桌子上。


砰地一声,骨瓷的杯子被吓了一跳。“有意思吗?”


“我喜欢看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哪怕只提前一天。”富二代把那些照片又叠在了一块儿,仿佛是洗牌,打乱了次序,又重新开始铺排。“你的小女朋友的能量,可比我想得大多了。”


他拍拍旁边的牛皮纸袋。


一切不过是一个开场。


一场浩浩荡荡的炒作。


故事里的人,只在故事里,编故事的人,画了一个巨大的饼,等着你吃。


 


富二代从来不骗人。他没有骗人的必要。


他的真话,总是比别人的谎话更可怕。


小明星打开了那个牛皮纸袋,里面是厚厚的一叠照片。比ZW放在网上的,富二代放在面前的,只多不少。


还有小明星吻她的照片。他搂着孙伊的腰,微微低着头亲吻小女友的额头,他闭着眼睛。


照片看起来甜蜜而又亲昵。


其他的照片,同样的甜蜜亲昵,只是男主角换了一个人。


不止换了一个人。


小明星握着照片的手颤抖起来,颤抖着将照片都捏出了褶皱,直至握成拳,照片里的甜蜜影像都被扭曲成了不同的弧度,从富二代的角度看起来支离破碎。


ZW发给他的照片,小明星都看过,那些似有似无的传言,他都相信她的解释。


谁没有被狗仔黑的时候呢。


他自己也曾经是受害者啊。


他拿起了手机,快速地拨打一个电话。因为太急,按得太重,两次指纹识别都没成功。


富二代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他打电话。


一个,两个,电话始终没有人接。


一直都是空洞的嘟嘟声。


仿佛那是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从未被接通。


 


小明星发了会呆,很快又拨了另外一个电话。“帮我订一张今晚去北京的机票,今晚……”


啪。


有东西打在了小明星的脸上。


从富二代的手里飞出去,甩在小明星的脸上。


是照片。


小明星懵了。


那几张照片顺着他的脸跌在他的腿上,然后滑到地上,有的翻了身,有些仍然正面朝上。


朝上的,就是小明星自己的照片,他笑得见牙不见眼,抽着烟,跟孙伊说这话。


连着看,犹如连环画,仿佛会动。


 


“傻逼上赶着给人送料呢。”富二代说,“绿帽子戴得太舒服了,想多做几顶是吧?”


富二代是以喷人走红的,他跟小明星闹得最大的风波也是因为吐槽。


其实他对小明星私下并没有那么嫌弃,菜逼,垃圾,狗子,都是因为是朋友所以才叫得更顺溜。小明星对他还不是傻逼垃圾不离口。


谁敢跟王校长打游戏的时候,骂他是垃圾。


小明星敢。


他这句话一出口,也有些犹豫,但是富二代的人设,从来都不是会后悔的类型。他更担心小明星下一秒就会扑上来给他一拳,像一条企图张牙舞爪的哀伤的被淋湿了的大狗。


小明星没有,他呆呆地坐着。


他的反应一向比别人慢个半拍,连玩游戏被电了,也会延迟一秒才觉得麻。


被人伤害了,大概也需要过一会儿才能觉得疼。


“这些照片的底片在我手里,狗仔那里没有。”富二代说。


富二代送了两只烟到嘴里,用嘴唇叼了。他最近换了烟的口味,可能是这段时间烟瘾太大,抽的多了总觉得口苦。有人给他推荐了这款,抽起来口感稍微好些,劲儿也没少。


打火机的火苗蹿起来,把烟的末端点燃了,细小的火星逐渐燎原,扩成了两个并排的亮圈。


富二代吸了一口,然后把其中一支烟取下来,伸手递给小明星。


 


“她到底要什么?”小明星接过了烟,用力吸了一口,随后吐出,整个人缓慢地松懈下来,仿佛那烟抽走了他无穷的气力。


“还能要什么。”富二代回答。


“我没钱。”小明星快速地说,“她知道我没什么钱。”


富二代又发出了他那种代表性的嗤笑声,他抽着烟,看着烟雾弥漫中的小明星,“你没钱是相对于我而言的,对于一般人而言,你还是能看的,傻逼。”


他没有说后半段。


小明星后面还有老怪尔导其他人,甚至还有他。


他的人脉比金钱更有效。即使小明星从来没有向他开口,但是在别人看来,他富二代就是小明星的金山。有了首富之子这样的好朋友,大小事情,谁会不乐意卖他一个面子呢。


就像照片里的那些人,那些是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的?


不过,小明星对于他们那些人的优势,可能最多还是在这张脸上吧。富二代想,虽然丑,但是总有人吃这一款的。


 


小明星抽着烟,目光看上去是落在桌子上的照片上。但富二代知道他没有,他只是在放空。脑子里跑来跑去的,说不定还是这个女的的好。


我大东北的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绿帽子。富二代想,还在给别人找理由,是不是男人。


他想着,又拿起一张照片,冲着小明星飞过去。


照片晃晃悠悠地飞,被小明星伸手挡下了。“你够了啊,别以为我不敢放开揍你。”他手上的烟正好撞在照片上,碎了一小段烟灰,稀稀落落洒下来。


透过窗户的阳光将这些细碎的烟灰照的像是在空气里发光。


 


“你对米粒儿是真心的吗?”又发了一会呆,小明星问。


谁?


富二代抬眼看了小明星,一脸迷茫地问:“谁?”


小明星鄙视地翻了个白眼给他,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然后伸手拿过来放在富二代面前的烟盒,又拍出了一支。


他把那只细细的烟夹在手里。


小明星的手指颀长白皙,骨节分明,好看得很,这种烟比一般的烟要细上一圈,被他这样夹着,更显得脆弱易折。


富二代摇摇手里的打火机,示意小明星过来点火。王聪是什么身份,哪有他给人点烟的份。小明星也不做反应,仍然发着呆。


富二代只好站起来,微微低头凑近他。


 


小明星那么高,虽然富二代对自己的身高也没有任何不满,但是小明星实在是太高了点。平常富二代很少从这个角度看小明星。即使精神上碾压,物理上的高度还是客观的。


他的目光从小明星头顶的发旋下落,停留在他的睫毛上。


他凑得与他那样近。


仿佛一低头,就能吻到他的额头。


火苗噗嗤一声从打火机的出火口跃出,一口吻上香烟的边缘,然后变换着角度舔舐着烟纸,一点一点从表面侵蚀内核,将烟化实为虚,变成挠人心肺的细细烟雾。


“我也喜欢过人。要命的那种。”富二代的声音在小明星的头顶,令他微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如此近。


仿佛一抬头,就能触碰到他的眼。


“但是她们都喜欢我的钱。”


 


那个时候的王聪,还不是现在这个网络知名的喷子富二代。


他曾经真的喜欢过一个人。很喜欢,他觉得他再也不会这样喜欢一个女孩子。


她在他面前那么努力自强,还会勤工俭学,她送了王聪一个可爱的熊猫玩偶,是她自己做的,做的不算有多精致,但是歪嘴的样子很像王聪。


她用她做兼职模特的钱请王聪去游乐园,大冬天他们在游乐园门口的石阶吃雪糕。


她被网络谩骂的时候,王聪在天涯上跟网友奋战。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为了保护心爱的人,与邪恶的巨龙战斗。


直到最后,他打开城堡里的宝箱,才发现一切都是巫婆的巫术。


网友人肉出来的故事,扒出来的现实,当事人放出来的艳照,像是宝箱里的毒蛇,伸着滋滋作响的舌头,喷出毒液。


那个他爱过的姑娘,其实是童话故事里从来未出现过的人。这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故事。


 


小明星当然知道那个故事。你百度一下,现在都还有富二代在网上奋战网友的残骸。


他们认识以来,富二代从未提起过这件事。身边也无人敢提。小明星的食指一动。


 


“如果我现在再喜欢一个人,我会问问他,”富二代看着小明星的眼睛,看他睫毛微颤,他慢慢地,说:“问他,想要钱,还是要我的命。”


 



评论(1)

热度(215)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