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六)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想要钱,还是要我的命。


明明要钱的话,就会简单很多吧,你情我愿,各取所需。


 


他们的距离那么近,只要富二代再稍微低下一些,就可以碰触到他的唇。


温热的,柔软的,带着一点烟草味,


就像那日在车里,在黑暗里,他吻了小明星。


换了一顿打得翻天覆地的架。


他突然有些怀念那个滋味,他吻在小明星的唇上,感受到的暖意,混着点酒气,令人忍不住想再度深入,一探究竟。


哪怕,再打一架呢。


再打一架?


 


“问题是,我有的是钱,”富二代突然直起了身体,在小明星的注视中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就像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对谈,仿佛他们每次喝完酒打完机之后,随口聊起的话题。


他走了两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他手里的烟轻轻敲在桌面,说:“既然我有的是钱,为什么还要拿命去换呢。”烟灰随着他的动作落在桌面上。“又要钱,又要命的,那TMD哪里是爱,那是绑架!”


小明星一愣,随后无可奈何地笑了。他骂了一句脏话。


富二代也笑,他吸了一口烟后,把烟摁灭在烟灰缸。


“走,爸爸带你去看看这个世界的真爱。”


 


这个世界多么简单。


如果你不愿意献上自己的命,只要用点钱,你也可以有很多很多的爱。


 


如果发生的电视剧里,大概会出现富二代拿着几百万的粉红色毛爷爷像下雨一样洒向那些女孩。事实上,这与现实没有本质的区别。


富二代的那张脸,比几百万的毛爷爷更令人狂热,更有消费价值。


二十几万一瓶的罗曼尼康帝,他一挥手就开了五瓶,在这样的场合,震耳欲聋的音响下,这酒喝起来跟超市二十几块钱一瓶的区别大概就在于周围人对你态度。


小明星已经喝了好几杯,有些酒意上头。


他们划着拳,把自己沉浸在灯光迷离之中,有人在唱“死了都要爱”,高音飙得他耳膜震痛,脑子里的神经随着音响的鼓动而跳动着。


富二代与他之间,隔了好几个人。他的笑容在闪烁的转灯之中不太真实。


在场的除了潘子他们几个,其他几乎都是女孩子,肤白大长腿,都画着精致的妆容,打扮得风姿绰约,各有各的味道,她们的目标大多都是对面的这个人。


脸上写着我有钱的富二代。


小明星笑得迷迷糊糊,扶着脑袋,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大少爷与那些莺莺燕燕打情骂俏。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女孩一直在给他倒酒,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她笑起来嘴角有个小小的梨涡,说话的声音也是甜甜的。


“小新哥哥。”那个女孩子趴在他的肩膀上,靠近他的耳朵说。“你好帅啊。”气息呼在他的耳畔,痒痒的,似乎不在这喧闹的环境之中。


小新哥哥,谢谢你。


小新哥哥,你对我真好。


小新哥哥,我没有做过那些事……


小新哥哥……


小明星慢慢松懈了全身的气力,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一口干了。


酒精入喉后,顺着食道一路灼烧到胃里。


又麻木,又疼得慌。


 


他走向包厢里的那个洗手间,略有些摇晃,他的手扶在墙上,另一只手去够门的把手。


门是上锁的。


小明星用剩余还算清醒的意识想了想大概是里面有人,他回头看了一眼就着隔壁美女的手喝酒的富二代一眼,然后向门口走去。


他记得门口左转就是KTV里最大的公用洗手间。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他并没有听得很清楚,也不需要清楚。


这不就是富二代带他来的理由。


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富二代除了一开始在这样的场合叫过他,一般也很少叫他出来纯玩,尤其是这种放纵式消费。


富二代给的理由是,怕小明星玩high了狗性大发把别人咬了。


 


小明星揉了揉鼻尖。


包厢的气氛太热烈,出了包厢就有些寒意,令得他清醒了些,又鼻头发痒,想打个喷嚏。


他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他知道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只有一个,等了一会没人接,对方就挂了。


未接来电四个字就一直停留在首页,每当手机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就会显示在你面前。那个女孩子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指尖从他的衬衫扣间缝隙轻轻地擦过他的胸膛。


刺痛里带着一些痒。


在酒精的作用下只剩下了痒。


手指再深入的时候,小明星握住了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在他的口袋里震动着,透着布料发出淡淡的光。


孙伊。


 


他看着那个未接来电四个字,抬手又揉了揉太阳穴,酒精刺激得他脑袋有些发沉,他点了一下那个红色的电话,然后推开了男洗手间的木雕大门


K歌之王的洗手间隔音效果很好,一般你走进去打电话给别人说你在加班,别人也都是信的。


他用力一推门,差点撞到人。


里面的两个人,离门太近,几乎就在门边上抱在一起。


压在上面的那个男人满身酒气,听到声响回头瞪着他。


“抱歉抱歉。”小明星下意识地道歉,然后就要退出去。这在这种娱乐场合再正常不过了,只是一般都是在包厢里的洗手间,很少会在这种公用的地方。


他倒退着走到门边,正要开门却被人一把拉住了袖子。


“林新!”


他抬起头,拉住他袖子的女孩,他认识。


 


富二代被各种段子逗得哈哈直笑,笑得气都快噎住了,酒精烧了眼,他抬手指指一旁的小明星,问傻逼你怎么不笑呢?


晃眼再一看,那个位置上坐的人,早就不是小明星了。


他一愣,笑容收了些,问,小新呢?


他当然也知道小明星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的,但是玩这种事,习惯了就爽了,爽了也就习惯了,谁不喜欢玩,不喜欢被人捧着。


装什么一本正经。


他想起小明星那个小女友。


他嗤笑了一笑,又问。“小新呢,是不是出去哭了?”


他提出的问题掩盖在隆隆的音乐中,在场的人互相看了看都没人在意。


 


小明星觉得,男人当然是要当英雄的,就像女人就应该被保护。


他站在两人之间,让那个女孩站在他的背后。


他认识这个女孩,曾经合作过一次,算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


“我说哥们,这种事你情我愿的,人家姑娘不愿意,这就没意思了。”他一边说一边安抚地拍了拍女孩子的胳膊,“再说了,公共场合这也太难看了。”


那个女孩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躲在他的身后。


 


这样的事情,他也见过,也遇到过。


在这个圈子里,总有些人是借着点钱跟地位高高在上,想要作践别人的,这个男人他不认识但有些眼熟,想想总不外乎那些事。


“滚开!”男人推了小明星一把,伸手就要去拉那个女孩,女孩一把攥住了小明星的胳膊,埋着头就要哭,还没哭出声,就被那个男人拽住了头发硬拖出了小明星背后。


小明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本来也喝了点酒,酒意一上顿时火冒三丈,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把那人踹倒在了地上。


“你先出去!”他看男人挣扎着就要爬起来,急忙冲着女孩喊了一句,又上前摁住了那家伙。


女孩飞也似的开门逃了出去,门咣一声,又关上了,将嘈杂的音乐声再次关在了门后。


可那家伙虽然没有小明星那么高,块头却不小,被小明星摁住后估计是懵了,随后猛一股劲一把将他掀翻在地,翻身骑在小明星身上,手肘就横压在他的颈间。


他用力很重,压迫得小明星喉间生疼眼前一阵发黑。


“我当是谁呢,这么想当英雄。”酒气从他的身上渗透到小明星的鼻息里,这男人显然是醉的不轻,连眼睛都透着通红,他哼了一声,直接给了小明星的肚子一拳。


 


拳头落在小明星肚子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肠子大概也是要碎了。


他疼得浑身一缩,却因为被摁在地上而没办法蜷缩。


“我还以为谁来英雄救美,”他的手在小明星的脸上拍了两下,发出啪啪的声响“林新嘛。”


小明星使劲挣扎了一下,被制住的咽喉与关节导致他无法从桎梏中脱离出来,他被压着喉间,呼吸困难,脸涨得通红。“知道……还不滚开!”


他被压得大脑缺氧,却反而有些想起这个人是谁了。算是个小制片主任,却不是正规军,说起来也混在圈子里,更像是草台班子专门搞点碰瓷的小烂片圈钱就喜欢搞刚入圈的新人。


娱乐圈黑白两道都沾亲带故,这种人能混出头,大多是背后有后台。


“别以为你抱着那个败家子的大腿,就没人敢动你了。”男人掐着他的脸,一只脚压制着他动弹不休的腿,“照样不过是一条狗。”


 


富二代接到通知的时候,还在跟潘子他们玩吸星大法。


吸星大法算是KTV里玩的最多的游戏了。由临近的人开始用嘴吸住一张牌传递给下一个人,这玩得最后意思的点也不过是吸得最近的时候,突然牌就掉了。


故意也好,碰巧也罢。


玩的不就是这点撩骚。


就要传到富二代这儿的牌,果然又掉了,他在那双红唇上亲了个正着,姑娘笑得又风情又羞涩,手环着富二代的肩膀,整个人都快滚到他的怀中。


所有人都起哄着,突然门被推开了。


“王少,出事了!”


 

评论

热度(154)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