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 十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一路都堵着,旁边的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前方不知是否出了事故,200米的距离,他们足足开了20分钟不止。


蒋妹子看小明星抽了一张纸巾,又抽了一张,担忧地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小明星吸吸鼻子,给了个有点勉强的笑容。


 


路演开始了,安排得紧锣密鼓,一天一个城市,一个城市五六个见面会,时间间隔只够他们车行,连饭都基本是在车上随便解决一下,一个便当,或者一个麦叔叔套餐。


车子又一个刹车,他的脑袋惯性往前一晃,顿时眼前黑了片刻,被感冒病毒侵蚀过了的大脑,不太适合思考过分复杂的问题。


他又伸手抽了张纸巾,蒋妹子干脆把纸巾盒塞到了他的怀里。


他的怀里还躺着手机,纸巾盒放上来的时候,压住了带着光亮的屏幕,那光亮无人,很快暗了下去。


 


你开个价吧。


富二代说,手里摇着他的酒杯。


酒液混着灯光在玻璃杯内盘旋着翻滚。


仿佛是那些污言秽语,那些一盆一盆泼到他身上的脏水。


没日没夜私信转发评论被人辱骂,甚至,连家人都在电话里隐晦地问起。


他惶恐过,他试图让自己远离那些,把不安与愤怒压抑于心底,日日夜夜投入到拍摄当中,只有在拍戏的时候受伤或者酒醉的时候才会透露出抑制不住的痛苦。


只要活着就好了,顶多就是不干了。


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遮盖住车窗外晃动的光影,在夜色里穿梭,奔赴着下一个地点。


他早就从那段时间走出来了。


而林新,从来都不是一个计较过去的人。


 


困了就眯一会吧。蒋妹子在旁边轻声说。小明星嗯了一声。带着浓重的鼻音。


他手下的眼睛,不红,不热。


 


他推开了富二代,推得很用力,转身跑的时候他看到富二代摔了。


磕在桌边。


他知道富二代一直看着他。


但是他没有停下,打开门就往外冲出去。


冬雨渗人,劈头带脸打得他看不清路。


别墅区到了夜晚都是隐秘而阴暗的,绿化做得太好,路灯光也隐藏在树影里,被雨水冲得支离破碎。


小明星的唇上还残留着富二代的气息。跑的太快令他喘息不止,仿佛连同富二代的味道一块带入腹腔,进入躯壳。


后面太松,不喜欢。他狠狠打了个冷战。


 


每一场见面会,都会有人问起那个人。或许是有趣的调侃,可是问题本身,也不是什么善意的内容。


对于当事人来说,一点也不有趣。他摇摇头,给了一个笑容。


 


很多人问过他,不太熟的那种朋友。


为什么王聪对你那么过分,你还把他当朋友。


有些人就是嘴贱的,你和他,提这个问题的人与说这句话的人本身没有什么区别。


王聪任性惯了。他是首富之子,他顶着几千亿的家产。


想怎样,就怎样。


他只是被惯坏了的孩子。


那时候林新也生气,可是他知道即使没有王聪,也会有其他的事情被人利用来诋毁他,王聪只是成为了别人的一把刀。


富二代手里的啤酒罐,在他手臂上碰了碰。


算是示好。


他将啤酒喝了,两个人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屋内的人依然群情火热,打机的打机,玩牌的玩牌,音响开得那么重,被隔在拉门里面。


隆隆作响。


小明星觉得酒精真不是好东西,他令人大脑迟钝,反应变慢。


他点了一支烟,驱散脑子里的酒意,富二代冲他招招手。他把打火机递过去。


富二代瞥了他一眼,笑着骂了一声。


好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仿佛真的变成了好朋友。


聚会,打机,旅游,生日会,莫名其妙的探班,更莫名其妙的礼物。他们分享着生活里琐碎的细节,好像已经开始渗透进对方的生活里。


他们打完一局,他送人头战绩赫然,25个里面,14个是他送的。富二代在语音里骂他,你TMD是不是傻逼啊,卧槽你MLGB真是绝了。


一连串一连串断场的十分钟里不带重复的。


小明星对着界面嫌弃撇嘴,剩下11个,6个是富二代送的。


你才傻逼。他打字。有种单挑。


 


可是游戏结束了。


 


到了,林新。有人拍了拍他的手臂。


他慢慢直起身体,放下了盖在脸上的手,车窗外是布满的人群,有举着灯牌的粉丝,有围观的路人,浩浩荡荡。灯光晃得他眼前有重影。


他整了整衣服,起身下车,开始新的一场路演。


 


回到宾馆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明天早上9点20分的航班飞下一个地点。


助理帮他收拾好东西,放好了热水。


主办方安排的酒店是万达索菲特,距离得很远就能抬头看到的广场上的万达LOGO,耀眼得很。万达院线占据了国内14%的份额,是这个市场里最大块的肥肉。


跟王聪当了这些年朋友,在娱乐圈里混了这许多年,他也看过无数的人,想要借着别人的势往上爬。


男的女的。


他脱了衣服,在镜子前面裸露出躯体。这是一具纯男性的躯壳,即使不够强壮,但健康,线条分明。


浴霸昏黄明亮的光线均匀地洒下来,照得无可遮蔽。


开个价吧。


这几个字又从铁栅里跑了出来,在他的大脑里横冲直撞,撞得他额角生疼,胸口抽痛。


 


富二代帮过他一个忙,大忙。


在圈子里,总避免不了这种事,有你拒绝得了的人,有你没办法拒绝的人。小明星一贯的仿佛就是装傻,拿着酒杯笑着大气豪迈地敬对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这样的方法拦得下一部分不强求的人。一般谁不愿给谁个面子,玩个你情我愿。


 


他喘息着,这场因为淋雨而突如其来的感冒,太严重,令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低迷,回忆都上了令人打滑的青苔。他闭上眼。镜子里的人,胸膛随着呼吸而起伏。


他上次在KTV的洗手间救了那个姑娘,后来打电话给他道谢,她说我当时真的太害怕了,林新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而他被救了的那个时候只是从床上醒来,头疼欲裂,看人都看成三个。


三个富二代在床边的电脑桌旁玩扫雷。


满屏幕都是摇摇晃晃的会跑的炸弹。


富二代听到声响扭过头来,特别像像红色饮料罐上的那个娃娃。


小明星的眼神晃晃悠悠过了很久才在富二代脸上完全聚焦,发现他一点都不像那个旺旺了。


旺旺好歹是笑着的。


富二代看他眼神算是清醒了,哼了一声,又转回去继续玩游戏。


“昨天……”


“没事,就是点料,不伤身。”富二代一边拿鼠标扫着,一点,炸了,满屏都是开了花的炸弹,他又点了重新开始。


哦。小明星说。


半晌,两人都没说话。


富二代砸砸了鼠标,又输了,replay。


技术真差,小明星裹着毯子在背后看他玩,啧啧嘴。“左边啊,两个2夹一个 1,中心的 1 底下必有雷啊,哎哎哎你到底会不会玩啊。


“你行你上啊。”富二代吧唧一声把鼠标砸桌子上了,鼠标翻了滚。


伴君如伴虎。小明星咂咂嘴,从床上爬起来,“你玩你玩,我去洗个澡。”


 


他洗澡的时候,富二代在外面说了一句什么。


水声哗哗,把富二代的声音盖住了。


小明星抹了一把盖在眼睛上的泡沫,抬手把水龙头关了,为了一句你说啥。


外面又没了声响。


泡沫随着未干的水渍淌下来,又流到了眼睛旁,又刺又痒,小明星听没反应,就把水龙头又打开了。


富二代又说了一句什么。


这次声音大了点。小明星隐约听到了傻逼两个字。


这还不如没听到呢。他想。


 


小明星迈入浴缸,水位因他的进入而上升,温暖水流从脚底开始攀爬到身体的各个部分,从脚踝到膝盖,从腰胯到胸口。


他躺在按摩浴缸里,把开关调整到了舒适。


搁在一旁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来。


他抬手拿起来,手有些湿漉,一抹屏幕,那些字也跟着模糊了起来。


 


小明星回了那条微信。


“王聪,我们不是兄弟吗?”


绿色的对话框很快跳到了对方的屏幕里。


对方的回复也很快。


“我从来不想操兄弟。”





评论

热度(158)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