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 十三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十三




灯又亮起来的瞬间,小明星闭上了眼。


可就那短短的一瞬,光线已经入了他的视线内,刺得他眼前发晕。


他能感受到富二代向他走来,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可是他们的距离,应该是越来越远了。


只是为了打一炮吗?


难道不是吗?或者连打一炮都不如。价值一张空白支票的一炮。




富二代说要买一个跟小明星离得很近的房子,方便一起打机。


小明星说那还不如买个连体别墅,中间打空做一个超大的游戏房,放个十台电脑,出租给富二代的战队,方便来开黑。


他们喝着啤酒,一齐哈哈大笑。两个神经病。


小明星讨厌喝酒,可是跟富二代在一块,聊一些莫名其妙不着边际的话题的时候,冰冻的啤酒总是会带来意外之外的爽快感。


他们还会点上一支烟。


有时候,富二代无聊到自己点了烟了,就不肯把打火机给小明星,左藏右藏,实在藏不过去,最后居然把打火机从阳台扔了出去。小明星眼睁睁看着那个打火机,昂贵的,据说是别人送的,定制版限量的打火机飞了出去,在花园里消失地无影无踪。


不是两个神经病,这就是一个神经病啊。


他犯了烟瘾,哭笑不得,躺在躺椅上又懒得再去拿打火机,只能摸着烟,干叼在嘴里品味道,一边骂富二代垃圾。


富二代突然冲着他努努嘴。


小明星不解得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富二代叼着烟骂了一句,把头凑了过来。


两个人的头轻轻碰到了一处,发丝都压弯了身,富二代让自己烟上点燃了的那头对准了小明星嘴里的那只烟。


火苗燎纸即燃。


相交之处驱出袅袅烟雾,打着卷一齐飘起来。




富二代站在他的面前,他的手摸在小明星的脸上,指腹轻轻地从颧骨抚摩到腮,然后逐渐下滑,在他的颈部停留了两秒,又继续沿着躯体漫游。


跟适才抱着他的,冰冷又主动的小明星完全不同,现在他整个人都因为发烧而泛着病态的微红,嘴唇却苍白着,他紧紧地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不动弹,不反抗,任由富二代探索着他的身体。


偶尔在敏感的地方停留,他也会迟钝地又轻微地颤抖一下,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林新。小明星听见富二代轻轻地说,我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摊在他面前的支票,让他开价。不要支票,就用别的代价弥补。


“那就别参加了。”富二代只会这么说。他永远居高临下地站着,从来不考虑别人的立场。


小明星用了这些年,拼了命的拍戏,想要做一个好演员,可能真的因为富二代的一句话,灰飞烟灭。


他拿着卡的手在发抖,他用另一只手按住了那只手的手腕。


他从来没有这样嘲笑过自己。


嘲笑那个真的把富二代当成朋友的自己。


哪怕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认识了一个有趣的有钱的有意思的首富之子,也算是一件好事,即使后面那些污言碎语,那些莫名其妙的短信跟充气娃娃,也不过是这个人习惯了的任性。


他怎么还会怀念跟富二代做兄弟的日子。


他在那个豪华的总统套房的巨大的浴缸里泡澡,泡了整整两个小时,坐在水里,感受到水温逐渐逐渐变冷,冷得他在温暖的空调中仍然冻得齿关打战。


后来,其实也不太冷了。大概跟他自己的温度也差不了多少吧。




“还做吗?”小明星睁开眼,盯着富二代的双眼,“如果不做,那我走了。”他又咳了一声,胸口像压着一块石头,令他的胃跟着不适,他想要站起来。


富二代一把抱住了他,他们都几乎是裸着的,这样抱着,皮肉都紧密地贴在一块儿,富二代猛地把他压在了沙发上,他们两人的重量完全超过了一般沙发的承受度,他们深陷在柔软的沙发垫之中,手足无处使力。


富二代突然张口咬住了小明星的耳朵,齿关用力,几乎要将他的耳廓咬出血来。


小明星不怕疼。他说过。


富二代信的,只是疼的话,他比谁都能忍。


而他自己,心里难受,难受得只能靠牙齿用力。




他开口说想跟小明星做个交易。他成功了。


富二代的心里烧着一把哑火,炙热的一点一点咬着他的心脏,从边缘开始啃噬。大概,他也从来没想到小明星居然真的会同意。他怎么会同意呢。


小明星明明把他推得那么重,让他磕在桌角的背,到现在都还在痛。


没有人给他上药。


他给小明星这张房卡,只不过是想让他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可以舒服地,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


他那么憔悴,脸都累瘦了一圈。


他却又想要跟他做那个交易了。玩得一手欲擒故纵。


就像是他碰过的那些女人,想要的都是他的钱。


做什么爱做的都是银货两讫。


小明星怎么会同意呢。




“林新,”他终于松开了被他咬得通红的耳朵,又舔了一口,像是尝到了腥甜的味道,他吻着小明星的头发,额角,他的心烧的那么慌,什么抚慰不了他的难受,他开口,问,“林新,你想要什么?”


谈判的时候,只要知道对方的最低底线跟主要目标,就能抓住成功的一半。


小明星到底要什么呢。他想。会不会他什么都不要呢。


也许他想要的就是他王聪呢。


也许呢。


他放慢了亲吻的速度,伸手摸摸小明星的唇,凑上去啄了一口。


小明星轻轻的说了一句。


富二代没有听清,就把耳朵凑了过去。


不防小明星张口就咬。


就像他刚才咬小明星的耳朵一样,咬得还要更重,一口就咬得出血。


然后他唇上沾血,哑着嗓子说,王聪,我CNMB。




小明星终于赢了富二代一局,他歪着脑袋,得意地从两排电脑之间的缝隙里看着富二代。


富二代叼着一支烟,看着他冲着自己傻笑。


咧着嘴,眼睛笑成条缝,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真尼玛丑。




富二代压着小明星的反抗,强硬地把他的手压制在身体的两侧,低下头混乱地吻着他的脖子与胸膛。欲望是解释的最好的方式。


嗯,林新,我TMD不给钱了。他想。


他渴望跟小明星融为一体,耳朵上的疼把他疼醒了。


真尼玛疼。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那么难过。


他只是想与他在一块,他希望小明星也真情实意地想与他在一块儿。


他被小明星咬过的耳朵,被他撞过的背,为他受过的伤,都在疼,疼得他心里的哑火灭得干干净净,哪怕你是为了钱呢,为了我的地位,为了我的脸。


林新,富二代想,我大概是真的喜欢你。




没想到小明星抬腿就给了他一脚,差点没把他给废了。


还好还好小明星正在发烧,实在也没什么气力,这一脚虽然用力全身的力气,也只是让富二代勉强松了手,一个踉跄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富二代不抛弃不放弃,又凑了上去,他想亲亲小明星。哪怕就是亲亲脸。就似当一对真正的爱侣。


他还没靠得足够近,突然他手下的身体猛烈一震,小明星突然颤抖起来。




抖动得那么剧烈,逼得富二代不得不缩了手,而后手忙脚乱地从小明星的身上站起来。他站在沙发边,看着小明星,看他难受得蜷成一个弧度,他的手紧紧地捂住胃,脸色比之前更难看更惨白。


富二代俯下身,刚想说什么。


小明星张口就吐了。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一个晚上,他除了一杯酒,几乎都没有进食。感冒带来的鼻炎加上咳嗽带来的咽炎,还泡了这么久冷水澡,又被富二代折腾了半宿,此刻他的胃液翻滚着,连食道都要被被灼烧出一个洞来。


即使什么都吐不出来,他依然伏在沙发上作呕。




富二代站在小明星的面前,他笔直地,不敢置信地站着。


手逐渐握成了拳。



评论(1)

热度(187)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