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 十四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十四


 


富二代穿好衣服摔门而去的时候,小明星仍然伏在沙发上,他停止了作呕,垂着头,刘海细细碎碎地落在额前,遮住了他的眼跟眼底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地恢复到坐起来的姿势,侧躺在沙发的靠背上。目光落在天花板上巨大的吊灯上,看了一会儿,被灯光刺得出现了重影,他闭上了眼睛。


让沉重的眼皮挡在了自己与世界前面。


 


富二代觉得自己可能会爆炸。


他的心脏像是被人攥在手里,怎么会有人这么狠心,用手指把别人的心攥得那么紧,紧得要插进去,他听到流经自己心脏的血液被挤压得无法流淌的声音。


他把门关得震天响,根本不想去看身后小明星的表情。


小明星应该舒了一口气吧,不用再勉强陪别人做戏,不用强忍着恶心让自己碰他,可能等会还会洗个澡,再放松地睡一觉,不过十之八九会离开那间专属于富二代的总统套房就是了。


富二代还以为自己会揍他。狠狠地把他揍一顿,打得他叫爸爸。


怎么会有人这么狠心呢。


他扯了扯领口看着电梯里的自己,衬衫扣得乱七八糟,外套也没带,侧脸看了看,耳朵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没有谁比他现在更狼狈了,他从来没让自己这样狼狈过。


他靠在电梯的扶手上,手握拳,砸在电梯的墙壁上,那股气压在他的嗓子眼。


他气得急了,又忍不住在原来的楼层按钮上砸了一拳。


那个圆圆的标志发着亮光,可是电梯仍然是按照原定计划下降着。


一层一层远离那个楼层,远离那个人。


越来越远。


 


他掏出手机,不需要调出通讯录,他也能拨出小明星的号码。


他恶狠狠地点着号码键,看着数字符一个一个往外蹦,然后用力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可是不说点什么,可能他真的会爆炸。


突然电梯里的灯光一闪,整个电梯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富二代不防这一下,手机从手里滑下来,啪一声砸在了地上,他刚想附身去捡,电梯更剧烈地震动了一身,令他整个人跟着一颤。


灯啪一声灭了。


整个电梯停在了原地。


只有他手机的光,在地上幽暗地照出了一片天地。


卧槽,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富二代忍不住一拳砸在电梯壁上,电梯又是一震,他立刻保持了身体的稳定,不敢再随意动弹。


在不能确定电梯故障的真实原因的时候,他刚才的举动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心里骂了一句脏话,慢慢挪过去走到控制面板附近,抬手按下了急救铃。


急救铃好像死了。


毫无反应。


他又按了两三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他对着通话口喂喂喂喊了好几声,然后喊了一句卧槽。


哪个傻逼采购的电梯,TMD哪个傻逼牌子生产的电梯,真是绝了。


他看向了地上自己的手机。


电梯太安静里,一点点声响都显得突兀。


富二代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手机,仍然显示拨出的状态。


页面停留在连接另一个人的期待中。


轻轻的嘟嘟声,有节奏地在沉默的寂静中,等待着。


接电话吧,林新。


富二代慢慢蹲下来,让自己靠在电梯的一边,看着那个电话。


今天整个酒店这么大一个晚会有这么多人参加,这个隐蔽的VIP电梯反而是经过的人最少的地方。


不过,管理员肯定已经发现了电梯故障,他对自己家酒店的安保还是有信心的。


没有人接。那个人连他的电话都不愿意接。


也对,他现在估计看到自己的来电都觉得恶心吧。


这种想法让富二代的呼吸变成沉重起来,他闭了闭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突然,有电话插入进来了。


与他拨出的电话联成了两条线,同时出现在页面上。是安志德,应该是管理室在监控里发现是他关住了上报了总经理室。


他按了挂掉小明星电话并接通了安总的电话。


有气无力地报了情况,并骂了一串脏话。


 


他的后脑勺贴着电梯,冰凉的,电梯里又冷又可怖地宁静。


富二代回忆了这一晚上的事,觉得有点可笑。


他刚进电梯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爆炸,现在不用他爆炸了,电梯代替他炸了。


他对着手机又骂了一句脏话。


通话记录里的那个电话,没人接。


他忍不住又拨了一次,电话又出去了,屏幕亮着,40秒没人接通,自动挂断了。


他又按了一次。


好像这就是他们唯一的连接了。


傻逼,接电话。


他想,如果你接电话,这次我就大方地原谅你了。


我王聪那么大方的人。


 


电梯外有了点沉闷的声响,通话口也传来滋滋的电流音,急救工作已经开始了。


他没有幽闭恐惧症。


不代表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关在这么一个安危不明的地方。


富二代抬起头,看着黑暗里的那个电梯面板,他在身上摸了一把,总觉得自己漏了什么东西。


摸了半天,发现自己把那只小象落在了房间。


小明星会看到那只小象吗,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富二代想。


小明星会注意到那只小象,这个可能性令他心里像有一只小猫爪子在挠,疼不算很疼又很烦躁,他想立刻回到那个房间去,在小明星发现那只小象之前,把它拿走,藏起来。


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他刚想站起来,却感受到电梯猛得向下一沉。


卧槽。


他的手紧紧攥住了电梯的扶手,闭眼双腿略弯,尽量在下降中保持身体稳定。


还好只下降了有限的一段距离。


安全部的这些人搞什么!


又没了动静,富二代又卧槽了一声,平稳了下呼吸,长长呼出一口气。


手机突然在手里震动起来,他抬手就接起来。


“我QNMD,你们这帮人是打算弄死我是吗!”他气急败坏地吼道,电话那端却异样的安静,安静得只有呼吸声。


富二代觉得有点诡异,把手机拿到面前扫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令他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他急忙又把手机挪到了耳边。


电话那端,似乎在犹豫要说什么。


富二代也没有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眼眶发热,有股气憋在嗓子口。


“……王聪,他们已经在安排救援了很快。”小明星的声音终于从话筒的那端传来,听起来带着点鼻音,又令人很安心。“你别担心。”


“我知道。”富二代说,废话,当然必须安排救援,我爹就我一个儿子,万一我从27楼摔下去,他这个年纪也很难再生一个了。


他想想,又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了,电话里的小明星也没说话。


太TM尴尬了,富二代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又好像摸到了自己脸上居然有诡异的笑容。虽然小明星也看不到。


他还是想骂自己一句神经病。


“你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憋了半天,富二代终于憋出了一句,他讲出口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生气,他打了这么多个,一直都不接,是怎么样现在打回来是被工作人员强迫的吗?


他突然开始质问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电话那端的小明星一愣,然后解释,他今晚手机一直都不在身边。


“你……走了以后,我才让助理送过来的。”他压低了声音,好像走到了远离人群的地方。“我刚出来就碰到安总。”


富二代想,果然还真TM是安志德让他打的。


他舔了舔唇,说:“我不管,我都要吓死了。”他好像被自己的话逗笑了,他微微仰起头,靠在电梯壁上,“你居然连我的电话都不接。”


仿佛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


他没有吻过他的唇,没有碰触过他的身体,没有因为他的微颤而情动,没有紧紧地抱过他。


怎么会什么都没发生过。


富二代的嘴唇翕动,他说,“林新,我刚才在想,我……”


他心里的小猫收了爪子,要爬出胸口。


 


可是手机突然没了反应。


屏幕黑了。


 


喵喵喵喵????


富二代拿着还有百分之40就自动关机的果7目瞪口呆。





评论

热度(123)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