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峰巡】无声问候

有闲新:


-


01


周巡想,他得出去找点吃的。


倒不是说他的办公室里没有余粮,而是他难得的一次忙里偷闲,便在论坛上看到了关于自己的吐槽。


那是一个主题叫做【如何看待上司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混蛋】的吐槽贴,周巡本来心不在焉地滑动着鼠标,看着那一条条满含血泪的控诉,内心麻木甚至感觉有些好笑,直到他认出了周舒桐的ID。


对于八卦,周巡绝对不是一个敏感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他甚至一点都不聪明。但他就是认定那个叫做‘周小白菜’的家伙就是此刻被他强行留下加班的周舒桐,而那个被控诉的,首字母缩写为ZX的上司,就是他本人。


周巡看了眼时间,‘周小白菜’的发帖时间是半个小时前,正是他出去飙着嗓门要求手底下那群家伙加班的时候。


周巡仔仔细细把周舒桐的吐槽看了三遍,而后捏着眉心关掉了页面,忍住把周舒桐叫进来骂一顿的冲动强行做了五六次深呼吸。


接着,因为愤怒和心头的不适,他饿了。


02


周舒桐把周巡形容成了一个到处发脾气咬人喷火的恐龙,几百字的吐槽中一句好话都没带。对此,周巡并不觉得委屈。他在周舒桐的世界里似乎一直都是风风火火地来,又风风火火地去,平日交流,除了和关宏峰有关的,就是带了过激感情的训斥。小姑娘有点怨言他也认,但他真不像吐槽贴里说的,有多讨厌周舒桐。


不然他就不会在最开始的时候,把刚毕业的她拉进队了。


周巡拉开办公室的门,侧目看到走廊有人后在门后顿了顿,直到人走干净才出门。


他们现在在跟一个案子,上面催的急,时限二十四小时,但线索少得可怜。按理说周巡不应该在这种高压环境下走神的,他的神经早该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必要的时候,连吃饭睡觉都能省了,就别提开小差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但往往,侵袭进他看似无坚不摧的身体里的,就是这么屁大点的小事,跟个小线头一样,不带什么过分的吸引力,却就是让人浑身不舒服,总想伸手去拉。


而这一拉,就要扯出一团乱麻。


周巡压轻步子,绕过档案室,慢吞吞走出支队大门。


早上的时候他收到了关宏峰的短信,对方提醒他晚上要降温,让他注意添衣服。添衣服这点是周巡自己理解的,关宏峰的短信就四个字——晚上降温。连标点符号都不带。


就好像是随手发过来的一样。


周巡回了个“得嘞”之后就把那条短信扔到了脑后,现在被冷风这么一吹,倒是想起来了。


他站在路灯下跺了跺脚,搓了两下手把手机拿出来,给关宏峰去了条短信——


“嘿,还真降温了,特冷。”


等了十分钟,关宏峰没回,周巡便收起手机,哈着白气往街上走去。


03


“来您给挑个大个儿的——哎,多少钱?”周巡停在路边一红薯摊前买烤红薯,听到报价后抬眼看向小贩,忍了忍把话头压下,掏出二十块递了过去。


红薯并没有多大个儿,周巡知道这么一块根本超不过十块钱,但他还是按小贩说的,花了十八块买了。


为什么呢。


因为卖红薯的是个白发老太,看模样得有七八十了。


“早点儿回家啊!这都多晚了!”周巡接过红薯,像是怕老人家听不清一样,扯着嗓子喊道。


老太太眯着眼摆了下手,含糊不清地对周巡说道:“趁热吃,这红薯,甜!”


周巡应了一声,两手捧着红薯走了。他没提醒老太太找零,老太太也当真给忘了。


这要是十五年前,周巡肯定不干。


但现在,谁都不容易,就不斤斤计较了,更别说他还落了个红薯。周巡捧着红薯溜达到了附近的广场,在一避风口坐下,掰了一半红薯递给歪在一旁盯着他的流浪汉。


“尝尝吗?卖红薯的说,特甜。”


流浪汉迟疑着接过红薯,咬了一口之后给周巡空出了一半垫在身底下的硬纸板。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流浪汉咬着粘在红薯皮上的红薯,问道,“跟老婆吵架了?”


周巡咀嚼的动作一顿,而后扯着嘴角笑了下。


“哎,没什么大不了的,”半拉红薯让流浪汉热情了很多,“你低个头,认个错,女人嘛,哄哄就回来了。”


“那要是我没错呢?”


“甭管谁的错,你出来了,就是你的错。”流浪汉吃干净了最后一点红薯,掏出怀里的矿泉水瓶拧开喝了一小口水。“你说是不是?”


周巡觉得好笑,他看向流浪汉,“那你是怎么……也是被赶出来了?”


“别提了,公司破产,老婆跟人跑了,借钱借的根本没地儿去。”流浪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事业可不跟女人一样,哄也哄不回来。”


“那你这好手好脚的,就不再找点活?”


“一开始还真看不上别的活,好歹之前当过老板,心里过不去。”流浪汉蹭了下鼻子,“但你也见着了,我现在这样,连颜面都丢光了,还提什么心里的坎儿。”说完,流浪汉抽出了身后的纸板子给周巡看,“我明天就去蹲生意。”


周巡见着上面的字就笑了,他抬手拍拍流浪汉的肩膀。“祝你好运。”他说,“不行的话,我明晚还给你买烤红薯。”


“那我估计吃不着了。”流浪汉摆摆手,“从头开始,伸手这种事就不干了。”


“那你拿什么付我这半个红薯钱?”周巡开起玩笑。


结果流浪汉就把怀里的水甩给了他。


04


关宏峰还是没回短信,周巡靠在路灯边,又发出去了一条——


“我花二十买了个烤红薯,是不是被坑了啊?”


发完周巡才注意到短信下的时间,凌晨四点,关宏峰估计早睡了。


周巡又看了眼刚出支队时发的短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外面晃荡了一个多小时后呼出口气,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抬腿往支队走去。


街上没车,路上周巡搓了搓冻麻的脸,掏出手机,鬼使神差地找到了之前在办公室看到的论坛,直接划到了最底下。


‘周小白菜’占了最新的楼层,时间是三分钟前。周巡扯了下嘴角,心想回去一定要揪着这小姑娘的耳朵让她好好学学务正业这三个字要怎么写。但转念一想,不务正业直接跑出来的就是他自己,还有什么资格管别人,本稍微好点的心情又蒙了一层霜。


就像他周遭的空气一样。


周巡停下脚步去看周舒桐发的贴子的内容,却意外发现,这贴子的内容虽然还跟他有关,却不是吐槽了——


“简直困成狗,也不知道ZX是怎么做到几乎不睡觉的……刚刚去倒热水的时候看到了饮水机边的泡面,同事说是ZX给买的,虽然垃圾食品吃多了不好,但还是挺高兴的。虽然他还是个混蛋没错,成天凶巴巴的跟谁在他屁股后头点火一样,但,我知道他人不错。”


周巡皱着眉头刷新了页面,周舒桐的这个贴子就不见了。


“这丫头,困懵了吧……”周巡嘟囔了一句,要收手机的时候收到了关宏峰的短信。


05


“周队!案子有进展了!”


周巡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没一会儿周舒桐就兴冲冲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两人对看了近三秒后,周舒桐尴尬地咳了两声,退出去敲了两下门。


“进都进来了,干什么?玩呢?!”周巡黑着脸吼她,然后叹了口气,扯了两张纸巾递了过去,“擦擦嘴,偷吃什么了这是?嘴圆圈油汪汪的。”


周舒桐一张脸立马红了,她接过纸迅速擦干净嘴巴后,抬头干脆利索地向周巡汇报了最新情况。


周巡听着,暗自把“小丫头跟关宏峰学得不错”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行,你回去让昨晚加班的几个回去休息,剩下的我来做。”周巡接过周舒桐整理的报告,低头说道。


周舒桐一时没反应过来,周巡便抬头瞪着眼把刚刚的话又吼了一遍。


“哦……好的,周队!”


周舒桐吓得不轻,转身时差点撞上门框。


“对你们温柔这脑子立马就不干事了……”周巡摇摇头,翻开报告两行字看完闭了闭眼,拉开手边抽屉拿了眼药水出来滴了两滴。


他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不累不困。


但现在队里没有关宏峰了,他只能自己撑着。


自己破案,自己奶孩子。


自己偷摸想着关宏峰。


06


“二十四小时,一个案子。”周巡撑着脑袋给关宏峰发短信,“没你我照样。”


这次关宏峰回复很快——


“你睡觉了吗?”


周巡歪了下头,回复——


“没呢,哪有时间……你说我买那红薯是被坑了,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多少钱都不合适。”


“那我连买个烤红薯都不行了?”


“可以,但别被坑。”


“我这明明跟你学的。”


“学什么不好。”


周巡笑笑,揉揉眼反扣了手机。


现在是关宏宇身份的关宏峰已经不能在支队出现了,无形的思念便成了一直缠着周巡的线头。可他毫无办法,这次他不能用卷宗拴着关宏峰了,他只剩下了自己。


好在,这个筹码对关宏峰来说,还足够。


他们为了同一个目标,各干各的,不见面,只用短信来问候。


07


“周队。”高亚楠推开周巡的办公室走进来,看到趴在桌上睡熟的人后立马噤了声。


她看了眼手上的围巾,又看了眼埋头睡着的周巡,颇为无奈地扯了下嘴角,把围巾给周巡搁在了桌边。


周巡这一觉不长,醒来后朦胧着双眼看到桌上的围巾,大脑立马就清醒了。


他知道围巾是高亚楠送过来的,但潜意识里,他假装让自己相信,在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关宏峰来过。


手机震动了一下,周巡翻开,一条新信息,来自关宏峰——


“今晚降温。”


周巡笑笑,把围巾围在脖子上,仔细缠了两圈。


“我戴围巾了。”


他回复道。


END.

评论

热度(127)

  1. 睦牧~有闲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