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空藏/孙唐】紧箍咒 1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很狗血的梗

“喂,你有没有觉得大师兄最近有点奇怪啊?”趁着猴子拉着和尚去撒尿的时候,沙僧悄悄的问八戒。

“怎么了?”八戒扑着粉,“不就是脾气更臭了点,性格更暴躁了点,打妖怪更积极了点,底线更低了点吗?很奇怪?你是第一天认识他?”
“不是啊,我是说他睡觉啊,大师兄最近每天都开始睡树上去了,睡树上就算了,还经常掉下去。”
“人嘛,睡着了难免想入非非,一时不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八戒老神在在。
“可大师兄不是猴子吗?”沙僧追问,“猴子会从树上掉下来?”
“嗯,你说的有几分道理,要不等他回来了你问问?”
“我?我可不敢问。”
“那你说什么?煮你的粥吧。”

玄奘最近觉得他的大徒弟有点奇怪。
比如现在,猴子非拉了他来这树林子里撒尿,结果来了他也不动,两人站这了他也不说话,就是盯着自己上看下看,一脸严肃,还神秘莫测,搞的和尚心里毛毛的,难道这猴子最近对自己有什么不满?和尚心说,唉,真是队伍难带。

“那个……悟空啊,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啊,师父我虽然平时对你们严格了一点,可我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啊,你有什么话大可以告诉我啊,我可是……”
“师父我问你啊。”猴子打断和尚。
“啊?”
“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在想段小姐?”
“……啥?”和尚猝不及防被问住。

“哎呀大家都是兄弟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出来又不会怎么样,”猴子颇熟稔的揽过和尚的肩膀,“就当是随便聊两句,别当真嘛师父,嗯?”
“不是,悟空,好好的问这个干嘛?”
“我好奇啊,你知道的,因为段小姐一事,我自认亏欠于你,”猴子看着和尚,拍了拍和尚肩膀,“你不要有压力,我就问问,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这两天每天晚上都会想到段小姐?”

你觉得亏欠,怎么还成我有压力了?和尚一头雾水,但又被看的心虚,心下也奇怪的很,段小姐三个字猴子一般不会提及,现在却如此追问,肯定大有问题。
他向前走了几步,“怎么可能,为师是出家人,出家人讲究六根清净,我……”
“你可拉倒吧师父,你转过来,转过来。”猴子掰着和尚的肩膀把他又转过来,“看着我,我问你啊,你真的不想?”

和尚正要回答,猴子歪头一笑,金箍上的一抹光陡然划过和尚的眼睛,和尚微愣一下。

“真的不想我?”段小姐挑着自己的一绺头发眨巴着眼睛问。
“想你,我一直很想你,这几天我总是梦见你,可我……咦,你怎么了?”

和尚见眼前的人忽然表情扭曲了起来,像是痛狠了的模样,一只手扶着头蹲在了地上,一只手握成了拳,咬牙切齿的艰难道:“这就对了。”

“啊?你没事吧?我说想你我是认真的,你不是不信我吧?”
“闭嘴!扑街!”猴子站起来就是一耳光甩到和尚脸上,“死秃驴!看看老子是谁!”

和尚回过神捂着脸站在原地,想了半天,只看见猴子直接就往前走了,一只手扶在脑袋边,还转头吼了一句:“走了!”
表情凶的要死,还莫名其妙瞪了自己一眼。
有病啊他?!

“你们有没有觉得……你们大师兄最近好像有点奇怪?”
走在路上,和尚趁猴子好像在思考人生没注意路,就慢慢慢慢挪到了八戒和沙僧身边,小声的问。
“奇怪?哪里奇怪?我觉得大师兄挺正常的啊。”八戒大声棒读道,把和尚差点气了一跟头,索性那猴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转头,这才松了口气。
“八戒啊,”和尚摸了把八戒的头,苦口婆心道,“师父上次跟你说认识很多杀猪的,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和尚挪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和猴子并排走着,时不时的还要往身边瞄一眼。
难道是因为记恨之前晚上睡觉被摸头,所以现在打击报复?
和尚思索着,想到那猴子最近好像都不在地上睡觉了,天天一到傍晚就要到树上待着,还一天比一天爬得高,生怕自己找他似的,每天早上都搞的灰头土脸的也不知道干了什么,肯定是因为之前睡觉自己多摸了他几把的原因,让那猴子觉得被占了便宜,所以现在想反撩回来。
一定是的。
但这撩的也太暴躁了吧!
和尚越想越郁闷。

而猴子此刻的心情大概比和尚还要郁闷个一百倍,因为他前几天发现了一件不得了事,刚刚又去证实了一件更不得了的事。

第一件事是他头上的金箍忽然摘不下了,第二件事是那和尚只要一想起段小姐这金箍就要搞的自己头痛。

刚开始他取不下这金箍时还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打算还给和尚,取不下来正好还省的那和尚老是念叨。可是前几天睡觉的时候,和尚老毛病犯了半夜手又悄悄摸到了自己的脑袋,一句“好久不见”让猴子顿时头疼的差点当场打滚。
那时猴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当是偶然,可而后的每天晚上只要和尚睡他身边,头就总是痛的他睡不安稳,他便以为是那和尚在身边导致的,后面就索性睡在了树上,可即便如此,金箍半夜给他带来的剧痛也足以让他直接从树上栽下去。

刚刚他终于找了个机会试验了一下,只要是那和尚想起段小姐,这金箍就要折磨自己。
两件事加一块,把猴子憋闷的不行,他心烦意乱的边走边想,这事不能让师父和八戒沙僧知道,徒留把柄在那和尚手中。

又到了傍晚,猴子一人坐在一边对着火堆,余光打量到和尚在偷看自己,于是没好气的凶了一句:“看什么看!”白了一眼和尚后,又找了棵树跳上去闭目养神,隐隐听见那和尚像是在问:“你们知不知道一般猴子的叛逆期是在多少岁啊?”猴子没心情管,随他们聊什么。

难得今天睡的还算安稳,想来大概是和尚睡的安稳,一夜无梦,猴子这些天被折腾的不轻,好容易将将睡着,就感觉到有人在下面摇树,还一遍遍小声喊着:“大师兄~大师兄~”
猴子不想理,可八戒不依不饶,喊了老半天,摇的树叶沙沙落了一地,猴子闭上眼睛,努力无视,忍了又忍。

“大师兄,大师兄,我知道你没睡,来我们聊会呗大师兄?哎呀——!”
猪八戒正喊着,眼前一晃,头上就挨了一拳头,定睛看猴子站在了自己面前,凶神恶煞的说:“有屁快放。”
妈的今天月亮这么大,万一把和尚吵醒了,他一个触景生情,自己还睡不睡?!

“大半夜的,难得那和尚睡的早,你这死猪,又瞎折腾什么?”
“哎哟大师兄你最近脾气很暴躁啊。”
“说正事,再磨叽信不信我打死你。”
“大师兄你最近很反常呀,人家只是关心你嘛。”
“我正常的不得了,还有事没事?别逼我动手。”猴子握起了拳头。
“真的?我还以为大师兄是和我一样发现师父居然移情别恋,所以郁闷呢。”八戒理了理帽子,一脸八卦。
“死秃驴移情别恋,关我屁事,”猴子脱口而出,正要走又忽然站住,“等等,你说什么?移什么情别什么恋?”
“咿,大师兄你不知道呀?”八戒眼睛滴溜溜的转一圈,又转到猴子身上,“师父最近经常做梦。”
“这我知道。”
“啧,大师兄你前几天不还睡师父旁边嘛?难道不知道师父在说梦话的时候除了那些千篇一律的我想你了啊,抱紧我啊啥的,还说过一句对不起?”八戒道,“也难怪,大师兄你最近这底线低的,都到了宁愿自残也不吵醒师父的地步了,大概是没在意。”
八戒一脸“你看我聪明吧?”的表情看着猴子,猴子皱眉想了想,气的咬牙。


这就是老子头疼的原因?合着你移情别恋要我买单!


“知道了,滚去睡觉吧,别再来烦我。”猴子重新跳上了树。

“你去问大师兄了?他说什么?”沙僧看着刚走回来一脸窃笑的八戒问。
“你别管,这回有好戏看了,”八戒偷看几眼睡着的和尚,“大师兄嫉妒起来是闹着玩的?管你认识几个杀猪的。哼。”

TBC.

评论

热度(183)

  1. 睦牧~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