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空藏/孙唐】紧箍咒 4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太久没更,思路有些接不上,一小章过渡一下,很无聊,别抱期待。
不知道几章能完,写哪算哪吧。T T



明月当头,眼前的段小姐一身素白,眼中噙了笑,看着玄奘。

“还说不是大师兄,不是大师兄师父能把他看成段小姐?”
八戒看着眼前的场景感慨道。
“也是啊……难道是师父多心了?”沙僧说完,觉得有些不对,仔细想了想,“不对啊,师父能把大师兄看成段小姐,不代表我们看大师兄也是段小姐啊!”

“你说的对啊……”八戒如梦初醒,又看了眼和尚身边坐着的段小姐,“这妖怪果然厉害……这变化出的段小姐也能以假乱真,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把大师兄找回来。”
“我呢?”
“师父处境这么危险!”八戒跑的飞快,也没回头,“你当然得在这看着了。”

“情人离去 永远不再回来,无言无言叹息爱不在,虽然花会零落,但会重开,恍如隔世的爱,白云外……”
眼前假的段小姐哼着刚刚和尚没唱完的歌,哼了两句,忽然停住,然后笑着看他:“想不想我?”
笑也是当年的模样。

“想你。”
和尚知道这是假的,但却不能控制自己分神,他不知道眼前的妖怪究竟想做什么,他费了这么大功夫,就为了听自己讲个故事唱个歌?图什么?总不可能是这妖怪他暗恋我吧?

和尚打了个冷战,从刚刚关于段小姐的回忆里走出来,略微和身边的人拉开了点距离,心里咆哮着猴子怎么还不回来。

和尚不知道下一句接什么,就继续唱着那首歌,满脑子想着孙悟空什么时候来,唱着唱着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忽然看那妖怪眼神微妙,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和尚反应了一下,回过神来,忙说:“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串词了,好像唱到儿歌上去了,你别在意啊……”

和尚话没说完,觉得不对,那妖怪眯了眯眼睛,刚刚装的那副天真的样子全然不见踪迹。
完了,和尚心想,终于演不下去了。

按理来说,这妖怪现在是在演那猴子,而自己演的应该是假装不知道妖怪在演猴子,结果自己刚刚唱错歌词,真正的猴子听那歌是要跳舞的,结果眼前这猴子没跳,好了穿帮了演不下去了,现在要砸场子了。

不是我说,舞技都没练你演什么猴子?!这点敬业精神都没有?和尚郁闷的想,其实你不必在意穿帮,我们大家明明对自己的角色都心知肚明,我作为一个演员职业素质很高,真的可以当无事发生继续演的……
和尚心存侥幸的看了眼眼前的妖怪。

但明显那妖怪不这么想,他此刻依然是段小姐的模样,但气质却跟刚刚截然不同,看上去也是懒得装了,和尚站起来缓缓后退,暗自观察着从哪边能跑,妖怪也慢慢朝着他走,两人步步逼近,和尚出了一头的冷汗。
“我真是不明白你是凭什么困住了那只猴子。”妖怪说。
摊牌了摊牌了,看来想好好演戏是已经不能了。

“这位……”和尚想了想,不知道以现在的样子该叫眼前的人先生还是姑娘,“有话好好说,你想听什么故事我还是可以继续给你讲的……做人呢哦不对,做妖呢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冲动是很不好的……”

那妖怪又变回了猴子的样子,看着和尚的样子笑了笑,“不必了,我估计时间也够了,孙悟空应该也被你折磨够了,等我解决了你正好去找他,估计到时候他还要谢我呢……”
“啊?”和尚一头雾水。

那妖怪不理会,握了根长棍在手中,和尚低头一看,这金箍棒看起来也挺逼真,这妖怪为了演个猴子道具什么的也做的够用心,但怎么就不肯好好学学跳舞呢?

妖怪朝着和尚又走了几步,和尚后退的时候不慎跌倒在地,妖怪正要一棍子打下来,和尚大喊一声:“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妖怪略一停顿,扬了扬下巴,示意和尚快点。

“那个……你看,我既然今天要命丧你手,你怎么也不能是用我徒弟的模样把我打死吧?这样我心理阴影多大呀,不如这样,你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如何?你杀了我好歹也让我知道你是谁啊?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和尚一边拖延时间,一边看八戒沙僧,八戒估摸着去找猴子了,沙僧刚冲他比了个从背后偷袭的手势就被眼前的妖怪吊树上去了。和尚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这妖怪的实力看来与猴子相当,猴子你再不回来为师就真要挂了!

“我无名无姓,是四大灵猴之一的六耳猕猴,本就是这副模样。”六耳猕猴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和尚迅速思考一下,看了看六耳猕猴的脸,想着他必须要想出一个一开口就能让六耳猕猴激动的点来,这样才能让六耳猕猴多跟他说点什么,才能拖住时间。
机会只有一次,到底要问什么?
一定不能是直接激怒他的,但是又得让他觉得意难平想要解释,或者是必须澄清之类的误会……所以要问什么?和尚焦头烂额,眼看着六耳猕猴快没耐心了,手中的棍子马上要落到自己身上,和尚看着眼前的那张熟悉的脸,急中生智,忙喊了一句:

“你故意整成和我徒弟一模一样,是不是因为崇拜他啊?”

六耳猕猴的手将将停住,神情几分复杂,像是哑口无言,却又有几分气急败坏。
和尚看了看在自己胸口前悬而未落的长兵,又顺着往上瞥了眼六耳猕猴神色,心中长舒一口气。

看来问对了。

“我崇拜他?笑话!”六耳猕猴大笑,“若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的孙悟空,或许我还有几分佩服,但是现在?他哪里还配得上叫做齐天大圣!不过是被困了五百年,出来就一点血性都没了,真是可笑。”

“啊,听起来你们认识很久了?”和尚问。

六耳猕猴陷入思考,和尚内心窃笑计划通。

“哎呀,你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听说那猴子五百年前还是很威风的,花果山十三太保嘛……”

“你闭嘴!”六耳猕猴打断了和尚,“都是因为你!”

和尚看着他身后乖乖闭嘴,六耳猕猴眯着眼睛看了看他,问:“你在看什么?”

“看你背后。”

六耳猕猴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来看着和尚,“你想拖延时间?没用的,就算孙悟空来了也无所谓,你怎么就确定他是来救你,而不是来杀你的呢?”

“我不是在拖延时间,我是真的在看你背后啊。”

六耳猕猴笑,还未开口,从远处飞来的一道金影就险先砸中他的脑袋,他听见声响一偏头闪到一边险险躲过,金箍棒戳进他刚刚站着的那个地方,地面一震。

和尚内心泪流满面,悟空啊悟空,我的乖乖,你可算来了。

猴子低头从远处走过来,等和尚看得清他的时候,猴子抬起头,和尚有些惊讶。

孙悟空带着满身戾气,通红着一双眼,一副盛怒的模样,面目狰狞,气势汹汹,比起身边的六耳猕猴,反而更像是想要来杀了和尚的妖怪。
他走到两人面前,没说话,也没有看一边的六耳猕猴,只盯着和尚看。

和尚睁大了眼睛,有些不解,猴子拿起了面前的金箍棒,却没有挥向身侧的妖怪,而是顺势就抵在了和尚的心口。

和尚余光看见六耳猕猴在笑。

“你看,现在想杀你的真是你徒弟了,看来你的心理阴影得更深了。”



TBC.



评论

热度(89)

  1. 睦牧~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