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空藏/孙唐】紧箍咒 5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五百年前,那猴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孙悟空和六耳猕猴打的不见人影了的时候,和尚依然在思索这个问题。

大约一刻钟前,那猴子才拿了金箍棒抵在了自己心口,一副气狠了的样子,凶相毕露。


而猴子当时也在想,眼前这个人害的自己几乎痛不欲生,金箍带来的疼痛现在仍未完全消退,太阳穴也因为盛怒而突突直跳,而现在这和尚就在自己棍下,他要杀他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什么惩罚他都不怕,就是再被压个五百年又怎么样,想他堂堂齐天大圣,即便五百年前被压在五行山下,也不过为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承担的业果,闹也曾闹的淋漓尽致过,不似今日,要为别人的七情六欲而忍痛,为什么不杀了他一了百了?
猴子想的怒气填胸,但手就是迟迟落不下来。

猴子闭了闭眼,握着金箍棒的手转了又转,无可奈何。
让他痛又纠结,恨却不忍,乾坤四海之中只此一人。

和尚知道猴子不可能杀他,但一时也忽然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他不明白猴子的怒火从何而来,于是只是看着,猴子的手渐渐移开,金箍棒重重的戳在了地上,然后低着头,神色不明。

一旁本是兴高采烈的六耳猕猴渐渐没了表情,他看了一会,像是嘲讽一般的开口:“下不去手?五百年前你可不是这样。”

猴子的目光终于转到了一边,像是才意识到了周围还有个人,他随意看了眼六耳猕猴,没认出来他是谁,只当是寻常投机取巧来陷害和尚的妖怪,还顶着副自己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爽,于是郁结在心中的怒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点,他提棒朝六耳猕猴挥去,转眼间两人便上天入地打的不可开交,六耳猕猴打碎了一边山头,大块大块的山石崩落,六耳猕猴将碎石挑起朝猴子与和尚的方式砸过来,猴子招架期间顺势把困住沙僧的绳链击断,把和尚扔到了沙僧面前,自己又迎着飞来的石块和六耳猕猴打到另一边去,没一会便双双不见了人影。

和尚站在原地,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之前自己有什么地方惹到了那猴子,虽说之前两人是发生了矛盾,但应该远不至于会让他如此气势汹汹的好像兴师问罪一般的回来。
为什么?
和尚努力的想了一下,从几天前一直回忆到刚刚和猴子吵架的时候。

“我不准你再想她。”
这是当时孙悟空说的话,和尚回忆起猴子的眼神,刹时明了。
何其罪过。和尚低头心里默念了句阿弥陀佛,心却始终静不下来,他想,刚刚六耳猕猴说五百年前的猴子并非现在这样,那那时的他又是什么样子?更凶残更暴虐?更乖张更顽劣?更目中无人更无法无天?
更张扬更潇洒?
大约也更自由。

可说起自由,那猴子现在也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为什么自己总认为他真的不会就一走了之,难道是靠佛的教化?
笑话。

所以是什么困住了他?和尚想,总不可能是那个想摘就摘只能偶尔让他跳个舞的金箍吧。

“师父,要不我们追过去看看?我估计以大师兄的效率,没准等我们过去就结束了。”沙僧建议道。
和尚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四周,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

猴子与六耳猕猴打至无人的断崖,这正合孙悟空的意,他此刻也不想怎么看见和尚,反正那和尚在这样的战斗中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他分心,看不见也好。那六耳猕猴的实力不可谓不强,两人缠斗许久,孙悟空终于不再把眼前的人当成一般的无名小妖,猴子眯着眼睛细细审视了一遍眼前的妖怪,皱了皱眉。
没有原形,他看见的依然是自己的模样。

“怎么,连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也看不出我是谁吗?”六耳猕猴说。
孙悟空道:“我管你是谁,想杀唐僧,是谁都没区别。”
“佛祖叫你保护他你就保护他,你可真听话。”
孙悟空不愿再与他多言,可六耳猕猴却在战斗的间隙中显得有些喋喋不休。

“我不想杀那和尚,我只是想看你受折磨而已。”

“那和尚忘不了段小姐,而段小姐是你杀的,你真以为他就对你毫无芥蒂?”

“为什么不杀了他?等那和尚知道金箍的事,还不知道会怎样折磨你。”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吗?金箍的事,还有段小姐。”六耳猕猴被孙悟空击倒在地上,他伤的不清,刚咳了口血,挣扎着半撑着胳膊坐起,猴子手中的金箍棒就悬在了他的脖颈处。

“为什么?”猴子问。
“哦这大概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大约五百年前……”
“我没空听。”猴子的手作势要落下。
“我认识你。”
猴子气笑,“谁都认识我。”
“那我估计是最普通的那种。”六耳猕猴想了想,“也不对,最起码我们见过面。”
猴子重新眯起眼睛看了看棍下的人。
“我没见过你。”
“你见过的,只是那时候我还很小,大概和现在有些不同。”
“你不会觉得跟我拖延时间能等到有人来救你吧。”猴子说。
六耳猕猴假装叹了口气,“是啊被你发现了,但是不拖一拖又怎么知道呢?你看唐僧跟我拖时间,不就等来了你吗?”
“那真可惜,你等不到了。”猴子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你怎么知道关于金箍的事。”
“或许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能想起我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猴子深呼吸了一下,忍无可忍,他肩膀微动,正要下手,六耳猕猴忽然道:“但你可以叫我六耳猕猴。”
他动作停了一下,稍想了想,没怎么想起来。
“你果然没印象。”六耳猕猴叹气。
“你死了以后就会有了,”猴子歪头,“虽然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了,再见。”
“你杀不了我了。”六耳猕猴笑着用余光看了眼山崖下。
“那试试。”

刚说完猴子的金箍棒就陡然脱手,落在地上仍有余音,猴子猛然抽一口气,手按在头上,差点站不稳。
六耳猕猴笑眯眯的说,“你看,我说对了。”

猴子挣扎着抬起头,看那六耳猕猴刚刚忽然变成了段小姐的模样,而断崖下,和尚与沙僧刚刚赶到。

和尚抬头看他,他咬牙从地上捡起金箍棒,立在面前,才撑住让自己站着。

“真是熟悉的场景啊。”六耳猕猴站起来,“你看月色美吗?”

和尚看见段小姐站在月光下,而猴子也就在她身边,作势要杀了她的样子。
和尚真是一辈子都不想回忆这个画面,可这分明是自己的心结,即便他知道那不过是妖怪的一个幻影也不能阻止自己触景生情,但为什么他隐隐看去,那猴子的神色,像是比他痛苦更甚?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猴子问。
“刚刚就说了,我就是想看你受折磨而已。”

多让人郁闷的回答。刚刚还满心不屑的猴子现在终于开始认真回忆,他究竟什么时候得罪过眼前的人。


TBC.


感谢到现在还有耐心看的人,给你们比心。




希望错字我已经改完了_(:з」∠)_

评论

热度(107)

  1. 睦牧~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
  2. 晴光潋滟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