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孙唐/空藏】紧箍咒 6(完)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前面一小段讲了下六耳猕猴,孙唐无关但剧情需要,不感兴趣拉过就好。

1)
“哦这大概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大约五百年前……”

猴子想着六耳猕猴刚刚被自己打断了的这句话回忆。

五百年前,正是他万妖之王名声在外,风头无两的时候,猴子自己本人自然也狂妄的很,尤其是他从南天门回到花果山后,自己手拿西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从南天门砍到蓬莱西路三天三夜没眨眼的事迹在众妖之中流传甚广,简直是习惯了受天庭压迫的各小妖心中的国民偶像,而那时候民风也一向纯朴,根本不会出现一个问类似于“大圣您三天不眨眼眼睛不酸吗?”“你的武器不是金箍棒吗你打架为什么是用砍的?”这种不识相问题的妖怪,万妖对齐天大圣无不拜服,猴子自己也膨胀的不得了,后来的事便不必多说,猴子又闹了次天宫,目中无人,甚至连佛祖也不放在眼里,最终被压在了五行山下。

猴子又回忆了一遍这段经历依然觉得自己没错且十分憋屈。他努力忽略掉头痛,看了看眼前站着的人。六耳猕猴站在他面前,局势与刚刚颠倒,他现在还是用段小姐的样子,十分碍眼,猴子觉得头更疼了。

回忆也回忆完了,所以他到底是哪根葱?!

猴子郁闷,瞄了一眼和尚,见和尚看着这个假段小姐的目光那叫一个人忧伤迷茫怅然若失,猴子头疼的要吐血,心说这还取个屁经,你再配合一点让六耳猕猴痛快把我捅死拉倒了。

想是这么想,但猴子也不可能真就由着六耳猕猴乱来,他看了他一眼,六耳猕猴又歪头笑了笑,这个动作看着熟悉,也好像普通的很,刚刚六耳猕猴还和自己一模样的时候就老是这样笑,猴子没注意过,但是现在一模一样的神情动作放在段小姐身上就显得很违和了,猴子歪头想了下。

猴子一歪头,六耳也跟着歪头又看了下他,猴子眨了下眼,六耳猕猴也眨了眨。

学我?
这下猴子灵光一闪,可他妈算是想起来了。

五百年前,猴子一战成名后,总有些占据一方的妖怪跑来花果山跟猴子称兄道弟,猴子起初觉得有趣,后来聊的多了就不想聊了,同样的话总是听也是够没意思的,于是他闲来无事就老远找了片桃林躺着,啃完的桃核儿顺手就用来打水漂儿玩。

“好厉害好厉害!”
第三个桃核儿落入水中的时候,猴子听见有人说话,顺声源方向看过去,猴子的左侧传来一阵树叶抖动的微响。
“出来!”猴子冲郁郁葱葱的另一边喊道。
一团小的跟球儿似的小猕猴就从那叶子里滚了出来,悠哉悠哉的抓着树枝转了几个圈圈,跳到了猴子面前。

猴子一看,顿时也没了戒心,又躺了回去啃桃子,见那猕猴一脸兴致盎然的蹲自己旁边,便随口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小猕猴想了想,“我没名字。”
“哦。”
猴子也不在意,继续吃桃。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猕猴问。
猴子哼了一声,并不屑回答这个问题。
小猕猴在他身边绕了半天,看他玄绫金甲,紫冠锦靴,忽然雀跃。
“你是孙悟空吧?”他问。
猴子闭上眼,懒洋洋道,“是啊。”
然后便是一段猴子再熟悉不过的台词,小猕猴一脸兴奋的说着猴子大闹天宫的英姿,他是如何跟天庭对抗,如何跟玉帝叫板,如何让满路神仙都拿他无可奈何。跟花果山里随手一捞满地都是的小猴子没有任何不同,往往结尾都是一句:“大王这么厉害,有大王在,我们还怕什么?”
他听的多了。

可小猕猴说到结尾:“孙悟空这么厉害,齐天大圣谁人敢惹,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当孙悟空!”
他不按套路走,猴子陡然睁开眼。
“喂。”
“怎么了?”
“我才是孙悟空。”
“我知道啊,你现在是孙悟空嘛。”
“什么叫现在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世上都只会有我一个孙悟空!你这小毛猴口气不小,你凭什么当孙悟空?”
“难道孙悟空这三个字只有你叫的,其他人就叫不得了?”
“当然!”
“那我只要跟你一模一样,我就也是孙悟空啦!”
“你……!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猴子觉得自己没事儿跟一小孩斗什么嘴,连自己也跟着幼稚起来了。
“你默认了!”小猕猴道,猴子偏头不再理他,继续啃桃子。

那小猕猴也跳起来摘了个桃子,猴子啃一口,他就跟着啃一口,猴子躺着,他就也在相邻的一截树枝上躺着,猴子把落在脸上的一片叶子吹走,他也跟着吹。

“干什么呢你?”猴子还是忍不住问。
“学你啊。”小猕猴说。
“切。”猴子嗤笑一声,“你还当真觉得跟我像你就能成为孙悟空?”
“为什么不行,我可以和你一模一样啊。”小猕猴道。

猴子躺树枝上歪头看小猕猴,那小猕猴也学了他的样子,歪头看猴子,猴子一笑,他跟着也笑。
确实学的像。

猴子玩心大起,跳起来站在横枝上,那截不粗的树枝颤了颤,猴子用脚尖勾住它转了个圈倒吊在上面,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还拿着桃子。
小猕猴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就是起身不够稳,脚尖有些打颤,手上动作略微僵硬。
猴子看着对面有些晃悠的小猕猴,“这么一看你和我小时候还真有些像。”
“真的?那我长大后也能成孙悟空了?”
“想什么呢。”猴子翻了个白眼,“不过是有些像而已,你怎么回事?怎么就那么想成为别人?”
“因为我崇拜你啊。”小猕猴道,因为这么倒着勾树上有些费体力,说话有些喘。

猴子正要说什么,余光看见天空上乌云一片,他眯眼细看,眼中金光一闪,看到云中依稀是天兵天将朝着花果山的方向去了。

猴子翻身重新跳上树梢,抽出金箍棒握在手里,朝天边远眺。小猕猴也翻身踩在树枝上,摇摇晃晃了好一阵。

“喂,毛猴,我走了。”猴子说。
“你去哪啊?”
“去跟天庭那帮人打架。”猴子把金箍棒斜抗在肩上,阳光透过树林的间隙落下来,在他脸上投下斑驳阴影,小猕猴看着猴子的这个剪影一样的侧面,一个失神,没踩稳,正好就从树杈上掉下去了,等他用尾巴勾住下面一层的树枝,再抬头,猴子就不见了。

就在那天后,猴子因为不满天庭几次三番找茬,重新杀上了灵霄宝殿,跟佛祖叫板,被压下了山下,一待五百年,把这一件小插曲忘了个一干二净。

终于想起来后,猴子扶额,“是你啊,小毛猴。”
六耳猕猴看着猴子,变回了原先的样子,笑道:“你想起我了啊。”
大约是回忆加成,猴子看六耳猕猴也没开始那么不顺眼了,他头还是疼,和尚不知道在底下想什么呢,没完没了,猴子强笑道:“别说,当年没发现,你和我长得还真是挺像的。”
猴子朝前走了两步,又仔细看了看他,“可我没想起来,我们有什么过结?”

“我觉得你不像孙悟空了。”六耳猕猴说。

猴子在心中感慨,哪怕五百年过去,神逻辑也依旧是神逻辑,一点没变,不过是换了种疯法,原先的小毛团也没那么萌了,但还是依旧跟小孩似的。

“所以呢?”猴子问。
“所以我要杀了你,自己当孙悟空。”
六耳猕猴一棒子挥过来,两人又打起来,六耳猕猴翻脸比翻书都快,猴子反应也不慢,但总是被头疼拖累,沙僧看形势不太对跑上来帮忙,被猴子吼了回去让他保护那个秃驴去。

“师父,大师兄不在状态啊,咋整?”沙僧说。
和尚也正奇怪呢,怎么今天猴子打架看起来格外狼狈的样子,只见招架不见还手,几乎是被六耳猕猴压着打,和尚看着猴子身上又挨了几棍子,心疼又着急。

猴子正招架着,想找机会跟六耳猕猴好好说说,因为头疼加上想的事情太多老容易三心二意,打斗上便总见吃亏,六耳猕猴正志在必得的冲孙悟空一棒挥来,孙悟空看着躲闪不及,正要咬牙挨了,忽然自己不受控制的朝左侧一转躲过了。

“孩子,孩子,为何你这么坏。
欺骗,欺骗,为何你做出来……”

“别唱了!”猴子朝和尚喊。
和尚不再唱歌,猴子转头看六耳猕猴,和尚这一出整的虽然让自己躲过了一棍,但也够丢人的,猴子无可奈何的心里叹口气,睁开眼看了看玄奘,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难过。不过猴子还没有再多感慨一番,猛然反应过来现在头倒是一点不疼了。
猴子闭眼活动了下肩膀,提棒走向六耳猕猴。

2)
和尚赶来这山崖下的时候,猴子正是一副气势汹汹要杀了六耳猕猴的样子,而六耳猕猴却不知为什么变成了段小姐的模样,虽然知道是假,但和尚猛然看见,心里也难免抽了一抽。
什么放下执着了无牵挂都是假的,他一介凡人,自始至终都有着满心执着,但凡牵扯到情之一字,从来放不下,因为有情皆苦而万物有情,所以众生痛苦。
但是眼前的那只猴子,分明是天地偶然间孕得的一块顽石,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识众生,不问因果,他为什么痛苦?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和尚每每想到猴子,最后总越想越多,起初他以为是因为段小姐,后来发现不是。

和尚想起前些日子他做的梦来,他是向来记不住梦的,无论晚上梦见什么醒来后总是回忆不起,可偏偏在此时前几天的梦境慢慢的清晰了起来,那梦里也是如现在这般的明月断崖,隔着朦胧雾气,段小姐站在他面前,近在咫尺的距离他却看不清她,段小姐笑着问他,你想不想我?

想,当然想,你看,连做梦也在想你。

段小姐不再说话,只笑着摇头,和尚看着她退后几步,想去伸手拉她,却总够不到,眼睁睁看着雾气渐浓,段小姐的脸越来越模糊,他看见段小姐最后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变心了。”

“对不起。”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忽然失措,四处寻找,他分明觉得自己没有开口,声音却先于他的意识作答。

他自处张望,远处依稀有树影,他朝那树走过去,隐约看着树上有人,努力看了许久,才看见是猴子睡在树上。
雾气渐渐消散,和尚心尖一颤,就此惊醒。
睁开眼后,梦中所见皆如指间细沙般迅速流逝,抓也抓不住,他只看到猴子挂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站在树下没好气的催促自己赶紧赶路,和前几天一样。

他本来就该这么忘记,可凡心就是梦中的风,吹得散迷雾,吹不散执迷不悟。让他有意忘记,又要让他忽然记起。

“你变心了。”
和尚的目光穿过六耳猕猴所化的段小姐看向明月,心中忽然一片澄澈。

对不起。
这一次真的是自己的回答。

和尚重新看向猴子,发现猴子的处境好像并不怎么乐观,一时着急,不想看猴子挨打,就急中生智,唱了两句儿歌让他将将躲过,猴子也不知道是气太机智还是郁闷他拿自己没辙,非但不谢自己,还吼了过来,不过没关系,在此之后孙悟空看起来终于是找回了场子,恢复了他降妖伏魔的正常水平,眉头也不皱了,额头也不扶了,就是活动筋骨的场地太大,转眼就又不知道打哪去了。

“师父,还追过去吗?”
“就在这等吧。”和尚现在并不担心猴子会输了,他想着刚刚猴子朝六耳猕猴走过去,身着金甲玄绫,头戴凤翅紫冠,身后旌旗高立,“齐天大圣”四字随风而展,猎猎作响时的样子,的确是意气风发的很,像他这样的人,果然不适合被任何东西所困。

可他却偏偏困住了他。

3)
猴子故意逼着六耳猕猴让两个人远离了和尚,六耳猕猴摔落在无人的旷野,猴子的金箍棒重新抵在了六耳猕猴的脖颈,周围只有风吹过草丛的簌簌微响,六耳猕猴输的惨烈,一身伤痕,看着猴子的时候却还是在笑。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六耳猕猴闭上眼,“生死由你。”
他闭上眼等了半天,没等来想象中的一个了结,重新睁开眼,看猴子收起了金箍棒立在一边,斜睨了他一眼。
“不杀你,起来吧。”

六耳猕猴坐直,也没站起来,就着这个姿势在原地好整以暇的看着猴子,问他:“真不杀我?”
“我说话算话。”
“可我倒希望你杀了我。”
猴子疑惑,“为什么?”
“你刚刚说的,”六耳猕猴回,“或许我死在你手上你就对我有印象了。”
“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猴子问。
六耳猕猴没回答。
猴子看了看他,没再追问这个问题。他抬头看了看明月,在这样空旷的原野中月色看起来也萧瑟的很,他不喜欢,因为这是和尚的一个心结。
段小姐是他的明月光,越是这样圆月当空的夜晚和尚就越是伤感。
不爽。
猴子心中一股莫名的火气,重重的把金箍棒戳进地里。

“你头不疼了?”六耳猕猴忽然问。
“你怎么知道我会头疼?”猴子看向六耳猕猴。
“我能知千里之外的事情,凡人说话,只要我想,便都听得见,万物因果我皆能明了,自然知道。”六耳猕猴说,“而那和尚,恰好不过是个凡人。”

“你到底什么目的?是想杀了我,还是想杀了我师父?”
六耳猕猴摇头道:“都不是,我想让你杀了他。”
“为什么?”猴子问。
六耳猕猴盯着猴子看了好一会才回答:“我不希望有人困住你,没人困得住齐天大圣。”
猴子听完后笑了笑,若是从前,他听到这样的话肯定要大笑几声应一句那是当然,可现在不同,且不说别的,那一困他便困了他五百年的五行山,他也不过是刚刚得以挣脱。
还是得他人所救。
“那我要不杀呢?你想怎么样?”猴子问。
“那我就成为孙悟空,再杀了那和尚。”六耳猕猴回道,末了,他苦笑一下,“不过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为什么?”猴子继续问。
六耳猕猴眨了眨眼睛,有些像五百年前时一派天真的模样,“如果我说我不想回答,你会改变主意杀了我吗?”
猴子略一皱眉,“我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你啰嗦什么。”
六耳猕猴道:“那我就不告诉你了。”
“那你走吧。”猴子说。

六耳猕猴从地上站起来,在原地站了一会,猴子没有看他,只是看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杀我?觉得我不够格给你杀吗?”六耳猕猴问。
“你就当我念旧情吧。”猴子靠在金箍棒上回道。

“你不杀我,或许我以后还要找那和尚麻烦,下次要是你来的不及时,我杀了他都有可能。”
“你敢。”
“我怎么不敢?”
“无所谓,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猴子转头看一眼六耳猕猴,“下次你再接近他我就杀了你。”

猴子重新转过头去,六耳猕猴在原地看了他很久,最后什么也没说,走了。

猴子在这空旷草地上站了半晚,闭上眼想了很久,才踩了筋斗云回去找和尚。

4)
猴子回去的时候和尚正靠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沙僧守在他旁边,猴子落地时的声响让他们都睁开了眼,和尚看着猴子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他站起身来走两步,正要开口,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八戒忽然从远处慌慌张张的出现,简直跟掐表来的一样。

“哎哟大师兄啊,诶师父也在这,刚刚有妖怪冒充你要吃师父,可把我吓坏了,赶紧就去找你来救我们了,怎么样啊?妖怪已经死了呀?”
沙僧朝八戒翻了个白眼,八戒选择性的把他无视了。他朝猴子与和尚的方向看了两眼,忽然想起刚刚猴子出走的事情,有意揶揄他,就问了一句,“诶大师兄现在还走吗?走之前还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还的啊?”

“是啊,我就是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东西没还给师父,才特意回来了一趟。”猴子说。

和尚,八戒,沙僧都是一愣。和尚看了看猴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就又看猴子指了指自己头上:“这金箍本是你的东西,我还给你。”

和尚久久未动。
“你不是一直想要吗?”猴子站在原地,金箍棒立在身后,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金箍棒上略一低头,对和尚道:“来拿吧。”

“师父……”
八戒沙僧长大了嘴看着和尚,和尚慢慢走向猴子,在猴子面前站定,两人看着都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和尚抬起手来,缓缓伸过去,却又停在了离猴子额头不到一寸的地方,悬而未落。

我给过你机会了。
猴子心想,你现在不拿走,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拿走了。

两人就这样对立了一会,谁都没动,安静的仿佛连心跳声都听得到,直到猴子抬起眼,忽然看见了和尚微微有些抖的手腕,他低头暗自轻笑,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伸手握住了和尚的手腕。

“送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你不用还我。”和尚说。
“我跟师父开玩笑的。”猴子道,“我的东西,我从不会还。”

和尚抽回手后退了两步,咳嗽两声,猴子也当没什么事情一样的放下手,无所谓似的说道:“刚刚都是我不好,师父,你别跟我一般计较。”

和尚抬眼看猴子的神色,没看出什么,转身咳嗽了几声,催促八戒沙僧赶紧休息。


八戒沙僧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跟着和尚走了,八戒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猴子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和尚的背影,若有似无的在笑。

八戒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晚上做了一晚上噩梦。

第二天,四人如寻常般的上路,猴子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就差哼歌了。看的沙僧和八戒整个人都莫名其妙。

和尚瞄几眼猴子,想问他几个问题又不知道从何开口,猴子余光注意到了和尚的小动作,他想了想,提前开口道:“师父,六耳猕猴的事我还忘了没跟你说。”
“啊?说什么?”和尚问。
“因为我的一点疏忽,没把他打死,他跑走前扬言说还会来找你。”猴子说。
“什么?!你结下的梁子为什么要找我报仇?”和尚惊讶道。
猴子挑眉,“谁知道咯。”
“那怎么办?连你也没打过他还让他跑了?完了完了,”和尚愁道,“这妖怪这么厉害,他下次又变成你的样子找来该怎么办?”
猴子痞笑道:“放心放心,我都说是我的疏忽就肯定会负责的是不是?”
“你怎么负责?”
“从现在开始我就寸步不离的守你身边,管他什么妖怪来都不怕,怎么样?”
“你这么好心?再说你平时的职责不本来就这样吗?有区别?上次你私自旷工为师都没跟你计较……”
当然不一样,猴子翻了个白眼。
“行了行了行了,烦死了,以前我那是被迫的,是给佛祖面子才保护你的,现在是我自愿了,你懂不懂?”
“哦,我懂了。”
懂个屁,猴子斜眼看和尚,“那你怎么感谢我?”
“感谢?”和尚疑惑,“你都说你自愿了,我还谢你什么?何况就算你不自愿你也不能跑啊。”
猴子叹气,强撩失败,没得聊了。
和尚看猴子的样子,陡然开窍,“哦哦哦,我明白了,哎呀你早说吗。”
“你明白什么了?”猴子问。
和尚眼睛亮晶晶的,无比真诚的看着猴子:“不就是那金箍吗,送你了送你了,我都说过不问你要了。”

猴子撇过头去不再理和尚,和尚就一直盯着猴子看。
他昨天晚上才想明白他的感情,只是他才不那么容易承认。

“啧,师父又把大师兄当成段小姐了。”看着和尚的眼神,八戒在身后对沙僧小声道。

和尚听见后,没反驳也没接话。
是啊,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会当做是跟段小姐说的,那我说两句真心话也无妨。

“我喜欢你啊。”和尚对猴子说。
八戒沙僧一脸习以为常,没觉得和尚跟平时有什么不同。

可猴子却不同,他听见和尚的话,眨了眨眼,明显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朝和尚看了一眼。

“你不会不信我吧?”和尚一脸真挚的说。

猴子低下头,他昨夜在荒野的时候便已想的明白,他放不下和尚,所以之前任由那金箍怎么折磨自己,他都做不到杀了和尚,既然如此那就索性承认,他就是喜欢他。

这金箍是段小姐留给和尚的咒,和尚想起段小姐他才会头痛,可他现在头却不再疼了,大约是心想事成了一回。

“知道了。”猴子抬头笑道。



END





六耳猕猴用的是原著设定:此猴若立一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与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猕猴也。




评论

热度(164)

  1. 睦牧~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起灵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