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空藏/孙唐】紧箍咒 2

苇航:



西游伏妖背景
本来想两章结束的,我高估自己了orz


“师父,要不咱聊聊呗?”
和尚早上醒来打水的时候,冷不丁被忽然出现在身后的猴子吓的差点掉进河里,猴子眼疾手快的把和尚捞了回来。
“师父,别这么心虚嘛。”猴子叼着树枝看着和尚。

我心虚个屁啊,我是被你吓的好吗?
和尚无语的拍掉猴子的手,佯装正经的干笑几声,“悟空啊,今天起这么早?”
“难得师父昨天睡的不错,所以我也就起的早。”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和尚皱眉想了想,咳嗽了两声,做了说教样严肃道:“早起是修行的必备功课,为师平时心想你们一路辛苦,所以才没有过多要求,一直都十分体谅你们,但我们修行之人,却一定要做到自律,为师我本身一向是如此的,但更重要的是你们,既然你已有了这份觉悟,就赶紧去把师弟们都喊醒赶路吧。”

猴子耐着性子听完,翻了个白眼,心说可拉倒吧,平时就你起最迟。

“不急师父,”猴子把金箍棒斜着横在肩上,一只腿踩在和尚面前的石头上挡了他的路,“我看师父这几日心神不定的,来聊会儿?”
和尚这几天最怕听见猴子说“聊会儿”“聊聊”“聊几句”之类的了,聊什么?有什么可聊的?昨天还没聊够?说着和尚就觉得脸上隐隐作痛。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上路吧,路上说,路上说。”
和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猴子也没追,和尚回去把八戒沙僧折腾醒后四个人就像以前一样上路了。

一路无话,气氛相当诡异,连一向喜欢饶舌的八戒都不开口说话,三个徒弟默契的跟在和尚身上一言不发,他转头看一眼都觉得怎么自己徒弟一个看上去比一个的苦大仇深,不知道是发生了啥。和尚身上白毛汗都快起来了。大概就这样走了个把时辰,猴子拄着金箍棒往和尚身边一站,和尚心里终于咯噔一下。

“师父,”猴子把刚刚掰的树枝往嘴里一叼,“现在能聊了吧?”

身后八戒的脸都笑成喇叭花,低声对沙僧兴奋道:“开始了开始了,好戏终于开始了。”
猴子转头瞪八戒一眼,八戒立刻噤声。

“悟空啊,你知道的,为师对你,一向是没有秘密的,我们兄弟还有什么可聊的呢,哈哈哈。”

“既然是兄弟,那更要多聊一聊了,交流交流感情么不是?”
“我们感情这么好,大家有目共睹,”和尚正想在瞎掰几句,余光瞄了眼猴子,见猴子表情好像看上去并不是很好糊弄的样子,于是叹了口气,破罐破摔,“算了,你想聊什么啊?”

“那师父我问你啊,”猴子转过头看着和尚,认真道:“你对之前那个被我打死的蝎子精怎么看?”

“……什么?”和尚本来是内心忐忑的等着猴子又要问他什么,结果猴子一开口都把自己问愣了,蝎子精?几个月前遇见的那个?猴子忽然问这干嘛?

“当然是用眼睛看。”和尚回道。

“哦这样,”猴子想了想,又问:“那前段时间打死的那个杏树精,师父你有什么想法?”
“……”
和尚有点搞不懂猴子的脑回路,这些妖精他当时说打死就打死了,自己虽然也抱怨了几句但也没多说什么,怎么个把月之后开始问自己对他把这些妖精打死了有什么想法?什么情况,难道是……猴子良心发现?

“悟空啊,为师一直都跟你说,降妖伏魔不一定要靠打打杀杀,渡妖向善是要靠感化的,你平时确实是暴力了一点,但是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师父感到十分欣慰。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要过于追究,只要你从今往后……”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猴子懒得听完,直接打断了和尚又问了一句:“那师父对前几日被天宫收走的那只玉兔精有什么想法?”

“那上次路过女儿国时的那位国王呢?师父你有没有再想到她?”

“师父,你肯定还记得两个月前的那只锦毛鼠吧?”

“小善你还记得吧?我再问你一遍啊,你是不是真的对她动了情?”
……

“悟空,你问这些干嘛?”和尚纳闷道。
“没什么,随便问问。”猴子说。

和尚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前因后果,只听见八戒在身后小声与沙僧嘀咕着“这些可都是喜欢师父的女妖精呢,大师兄真是记得门儿清啊。”

什么意思?和尚用余光瞥了猴子一眼,看猴子好像是依然浑不在意的走着,和尚想了想,看向猴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和尚问。

猴子走了几步,笑了笑,正要回答忽然看见和尚的神色,反问了一句:“你生气了?”

和尚问这句的时候倒是确实有点真生气了,不是自己多想,只是他觉得猴子这几日的举动太过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每总是要让自己想到段小姐身上去。即便时隔这么久段小姐三个字已经不足以成为他们师徒间的芥蒂,但依然是和尚的一道不浅伤口,即便结痂,也实在经不起这样反复的撩拨。

猴子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头又疼了,他心知是那和尚想起了段小姐,于是低下头一只手扶上金箍,竭力不让人看出端倪,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我他妈因为你天天受罪还没跟你生气,你还先跟我生气了?

“悟空,你怎么了?”见猴子神色有些不对,和尚伸手过去问道。
“少管我。”猴子打掉和尚的手。

和尚不再说话,猴子也扭过头去没再继续追问,于是两人陷入诡异沉默,且又沉默了一路。

直到晚上,和尚和猴子依然处于“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你不和我说话我也不和你说话”的死循环里。

“看来大师兄是真闹别扭了。”沙僧在睡觉前看了眼和尚和另一头树上的猴子说,“他已经四个时辰没和师父说话了,超过上次两人冷战记录了。”
“真没意思。”期待着看好戏的八戒也觉得十分无聊,“大师兄上次吃醋不是闹可凶吗?”
“上次那是演戏。”沙僧提醒道。
“演戏?”八戒嗤了一声,“那不也是本色出演。”
“小善那次不一样。”,沙僧懒得再看,“这种小打小闹,师父连他的危机管理学都不需要用,明天老大肯定就会像以前一样去给师父认错了。”
“那可不一定。”八戒打了个哈欠。

半夜,和尚睡不着觉,仰面躺着,猴子不见踪影,大概在哪棵树上待着,另外俩徒弟在另一头睡着了,他想起白天猴子问自己的那些话,然后又不可避免的回忆起了段小姐。
他想,自己西行一路遇见了那么多喜欢他的人,为何总觉得个个都很像她。

和尚依稀记得自己前几日总是梦见段小姐,和尚看着月亮,恍惚间像是看到了段小姐在那月亮下跳舞,他朝月色伸出手,那幻影便消失不见了,和尚自嘲的笑了笑,又看了眼自己的朝月亮伸着的手,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一个词叫猴子捞月。
说起猴子……
孙悟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睡树上去了来着?

和尚侧头朝另一边望去,眼前一片树林,每棵树都长得茂盛,枝叶相连,也不知道那猴子是睡在了哪棵上面……
和尚正要仔细看看那几棵树猜测一番,“咚”的一声猴子就从边上一棵树上掉了下来,周围的土都被他震起来了足有两尺多高,把和尚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直接都坐起来了,然后看着猴子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把土,朝自己这边看。
和尚有些尴尬的朝猴子招了招手,干笑了几声,把之前自己和猴子诡异的“冷战”全给忘了。
嗯,从树上掉下来……想想对于一只猴子来说好像挺丢人的,自己千万不能露出嘲笑他的迹象来,于是和尚站起身来,转了转胳膊,无比正常的看着猴子说:“这么巧,悟空,你也还没睡呢?不如听师父给你讲讲佛法吧。”

猴子朝和尚走过去,走近了和尚才看到他满身的火气,和尚心中大惊,想难道猴子从树上掉下来被人看见竟然会这么生气?
但这也不怪我啊?
“悟空!为师知道你可能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但我一直教导过你们,做人呢,是一定要讲道理的……”
“你又想她了是不是?”
“啊?”
“我问你你是不是又想段小姐了!”猴子吼道。
和尚忽然被猴子一吼,愣了一下,然后也一下子被激怒了,段小姐,又是段小姐,自己都已经不再提及了,为什么猴子却总要让他想起。
“是又怎么样!我想谁都不关你的事!”和尚吼回去。
“不关我的事?”猴子怒极反笑,“怎么不关我的事?”
“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快,快,快!醒来了!”八戒把沙僧拍醒。
沙僧睁开眼,还在揉眼睛的时候就模糊看见猴子抓了和尚的领口,一字一顿的恶狠狠说:“我不准你再想她。”

我的乖乖,什么情况。
沙僧瞬间清醒了过来,“大师兄和师父这又是排演什么呢?台词可真是一次比一次羞耻了,大师兄不容易啊。”
“我看这次不像演戏,就算演,大概也是现场发挥。”八戒边津津有味的看着边点评着,“大师兄的演技每每都真情实感到令我动容。”
“大师兄说的“她”是谁啊?”沙僧问。
“还能是谁,段小姐呗。”八戒白了沙僧一眼。
沙僧思索一下,“大师兄不像是走这种无理取闹戏路的啊?”
两人继续不动神色的围观着。

“适可而止吧!你以为你是谁?”和尚把猴子推开,“我不再责怪你杀了段小姐的事,不代表你可以就此随时把这件事挂在嘴边!闹了这么多天,你也够了吧!”
“我不能提她?”猴子自嘲一句,“也对,在你心里,我一个杀人凶手,大概不配再提你的心上人吧。”

“你无理取闹完了没有!不要再提了!”和尚大怒。

“无理取闹?我就是无理取闹了又怎么样!”猴子强忍着头痛,看着和尚的眼睛,指着他,“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不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段小姐?”

两人站的近,猴子眼里有水光,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痛的,和尚心头蓦然一颤,看他这个样子忽然很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发,但是却忍住了。

“是。”
半晌,他听见自己如是回答。

猴子又盯着他看了看,手过了半天才放下来,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大师兄去哪啊?不会要跑路了吧?”沙僧看着问。
“不对,这看着不像演戏啊。”八戒看猴子的表情一个翻身起来,“师父这次玩大了。”
开玩笑,大师兄跑了,以后这和尚谁来管?谁一路打妖怪啊?他就算是只跑几天也够呛啊!

“大师兄!大师兄!”八戒忙跑过去抱住猴子大腿做大哭状道,“大师兄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呀,大师兄,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啊,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在乎吗?师父他只是气话嘛,他还是爱你的啊啊啊啊大师兄……”

“想走就让他走!走了就别回来!”和尚喊。

猴子忽然站住,本来他因为这么多天一直被这头疼折磨的厉害,心里郁闷一时没忍住就朝和尚发了通脾气,见和死秃驴再吵也吵不出个什么,况且要和尚不再想段小姐?呵,一时脱口而出,自己想想也觉得是无理取闹,正打算回树上睡觉了,明天道个歉,就当无事发生。结果八戒搞了这么一出让自己听见了和尚的这句话。

想我走?猴子停下脚步,转身回望过去,和尚侧过身去,不看他。

“你赶我走?就因为我提了她两句你就要我走?”猴子问。
和尚没有回答。

“好,走就走!反正我也没什么需要还你的了,从今往后,你的祸福生死,我绝不多管,我的好坏去留,也都与你无关!我们师徒从此一刀两断,再没半点关系!滚开!”猴子挣开来拉他的八戒沙僧,踩了筋斗云,眨眼便没影了。

沙僧和八戒原地看了半天,确定猴子真的走了,才围到了和尚身边。
“师父,大师兄真走了。”沙僧说。
和尚站在原地,像是被猴子一番话气的不轻。
“唉,事已至此,师父你就别太难过了,不过我就问问,大师兄都走了,咱还取经吗?”八戒见状说。

和尚像是忽然回过神来,各拍了一把八戒和沙僧的脑袋说:“想什么呢你们!还愣在这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把他追回来!”
沙僧和八戒没反应过来:“现在就去?”
“快去!!!”

沙僧和八戒两人走在荒郊野外。
“师父好歹明天再让我们找啊,大师兄现在还在气头上,明天气一消,肯定就后悔了,师父再让我俩去找一下,给他个台阶下,多完美,保准大师兄回来还得给师父认错呢。”八戒边走边说。
“按理来说是这样没错,”沙僧思忖着,“以师父深谙危机管理学的角度来想,确实这样才是最老谋深算的解决办法。”

“难道师父是怕大师兄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八戒问,“别说我刚刚看大师兄那架势还真像。”
“拉倒吧,你看大师兄刚刚说的,什么'我没什么需要还你的了',那金箍他咋还带走了呢?肯定是给自己回来留条路,到时候师父再挽留两句,不就得了。”
“你说的有道理。”八戒看着眼前的景象,“师父倒是说的容易,那猴子一跟头十万八千里,我们又没这本事,现在上哪把人找回来?谁知道他翻哪去了?”

猴子离开后,云里雾里也不知道自己是踩着筋斗云飞到了哪,他落地时脚下是一片绵延桃林,抬眼处瀑布激揣翻腾,声如奔雷,有点花果山的影子,猴子四处看了看,嫌吵,就离开了瀑布往水流另一边走,走到安静一点的地方,找了棵树上去,躺在一截长长的横枝上,树下一汪湖水,潋滟无声,猴子抬头,月色被枝叶遮挡,满目琐碎,看不完整,他偏了头去看那湖心,一轮皎洁圆月,随水波微漾。
和尚最喜欢这样的月亮。
猴子回忆前事种种,确是自己有错在先,可他也还了,他护这和尚西行,为他降妖伏魔,保他一路平安,能做的他都做了,还有什么是他不能还的?一万年他都还得起,为什么那和尚偏得用段小姐来折磨自己?
段小姐段小姐段小姐。
为什么他和那死秃驴之间总是绕不开一个段小姐?

猴子闭上眼睛,眼前浮现起段小姐的模样,他记得那时候在五行山下,那和尚最初分明对那女人避之不及,她把无定飞环亲手套在和尚的无名指上,段小姐喜欢他,无定飞环便随了主人的意思,入肉生根,怎么也取不下来。那时候和尚不还态度坚决的很?宁愿剁了自己的指头也要把它取下来,现在倒是天天追着自己想要回来了,不过现在那和尚是无定飞环的主人了,这环成了自己头上的金箍,也取不下来了。猴子翻个身,想着反正我不可能把头砍下来把这箍还给他。

有什么不对?猴子猛然睁开眼,忽然脑子里一团乱麻,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湖中一片澄澈,月光突兀,再想就要错。

猴子重新朝那湖心看去,隐约看着那水面中倒映着的不是月亮也不是自己,而是那和尚的脸,眸光流转,比水波潋滟。


当真是鬼迷心窍。


猴子躺树枝上伸手去够,总够不到,忽然金箍收紧,头痛欲裂,猴子一翻身便径直从树上向那湖中掉了进去,惊碎一池月光。


果然猴子捞月,痴心妄想。


他沉在水中,忍着痛想,这大概就是痴心妄想的惩罚了。即便是他能跑到十万八千里外,也无济于事。


冷静冷静待会还是回去算了,虽然刚刚狠话说的过瘾,自己回去有些丢人,不过丢人就丢人吧,反正和尚也没少让自己丢人,不差这一回。

“诶不对呀。”走着走着八戒忽然对沙僧道。
“怎么了?”
“我们俩都来找大师兄了,那谁保护师父?”


TBC.


评论

热度(158)

  1. 睦牧~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
  2. 晴光潋滟苇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