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白领堕楼事件(下)

思想的阁楼:

lingkong:



CP:秦明 x 林涛   (网剧 法医秦明)




白领堕楼事件(下)




5、




夜色苍茫,月亮躲在云层后面没有出来的意思。




晚上的法医科,和白天看来简直是两个地方。走廊上虽然有灯,但光线既暗,又泛着青白,除了增加恐怖气氛外全无他用。 




我居然来了…… 




林涛很没实感的站在法医科的走廊上。半小时前,他接到李大宝的电话,说掌握了堕楼案的重要线索,林涛立刻冒着夜色从家里赶回警局。等走进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后,刚才的热血豪情也已然所剩无多,用比较中听的话来讲,现在的林涛变得理智了。




不管怎么说,也不该一时兴奋就忘记自己最怕什么啊,可为什么我每次都要事到临头才会明白这个道理?这样想着,林涛慢慢朝整栋楼里最阴森的角落挪去。




没有人……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到了离解剖室这么近的地方,竟然没见到半个人影。




老秦和宝哥呢?不在办公室也不在解剖室,难道都已经回家了?还是他们说的什么有重大发现根本就是骗人的?今天是愚人节吗?


林涛呆立半晌,突然大悟。我真傻,既然他们不在,有什么事就等到明天再说吧,我可以回去了!他高兴的转过身,一条惨白的人影正站在他面前。


林涛因为超乎意料的惊吓而倒退了两步。 




“干嘛呢,来了就进去啊,站在门口多挡道儿啊。”




是个熟悉的声音。林涛定一定神仔细看,淡淡灯光下站着一身白色工作服的李大宝,手上握着两把闪着幽幽寒光的手术刀,此刻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对方既然是人,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林涛用力揉了把脸,这么几秒钟,额头已经微微的渗出汗来。


李大宝无视对他人造成的精神伤害,她的目光凝聚在心爱的手术刀上,惨白的脸色和额头的虚汗又算得了什么?她迈着一贯轻快的步伐走进解剖室。身后跟着手脚发软的林涛。


“不错,洗得可真干净啊……”李大宝喃喃自语,把消毒完毕的解剖工具小心的收了起来。


“宝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刀?”旁观着的林涛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不过这不满多半来自刚才被李大宝吓掉半条命,而不是他话里提到的事。 


“我不含情脉脉的看着刀,难道含情脉脉的看着你吗?我又不是秦明。”李大宝抬起头,露出很无谓的表情,和林涛相比,她明显心态要平和愉悦的多。这就是怕鬼和不怕鬼的差别。


“老秦的眼神什么时候‘含情脉脉’过了?他看所有人不都像是在看没进化好的猴子一样吗?”林涛的观察力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迟钝的。


李大宝想了想,点点头,“……说的也是。”


两人默契的对望一眼,伸出手,击掌。愉快地转过身,发现秦明早就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看他们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两个白痴。


+++


从李大宝调查到的线索来看,目标锁定在了居住在出事大楼20层的女高中生张晴晴身上。她家跟顶楼距离较近,不仅来回方便,被看到的几率也非常低。


俱乐部那边找到的记录上,张晴晴用了化名,留下的联系地址是某间旅馆的所在地,显然有意隐瞒打工的事情。而方诚那边也找不出任何跟女高中生交往的线索。林涛苦笑,看来无论什么时候,“面子”都是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张晴晴是从其他城市转来龙番市的,平时不太爱说话,成绩跟不上进度,在学校的朋友不多。调查的时候同学对她的评价都差不多:“念不了高中的话为什么不去专修学校呢?这样死撑着,最后耽误的是她自己。”说话的那个女孩大约16、7岁的年纪,青春的活力让她们闪闪发亮,她们有骄傲的资本,前途未定,也因此变得不可估量。


这种语气林涛是很熟悉的,游走在学渣边缘的警校时期,会这样提起他来的人只多不少。林涛并不介意被轻视,对他来说,这远比被人看重来的轻松。讽刺和责骂到了他这里,也都如石沉大海。当然,如今那些对他来说更是不痛不痒——秦明的嘴要毒得多了。


虽然有了侦破方向,但取证工作一直没有进展,林涛决定再到事发地点去找一次线索。他好不容易应付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管理员格外严格的盘问,登上天台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先一步到达了。


林涛看过照片,天台上的人正是张晴晴。她本人比照片要瘦小一些,手上抱着兔子的样子更显得楚楚可怜,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女孩会跟命案扯上关系。


“我以前也养过兔子,纯黑的,很少见吧?”林涛在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如果他没有看错,眼前女孩的神色跟他从前看过的,卧轨而死的人最后的表情一模一样。


6、


“龙番市这几年出过卧轨事件吗?”林涛描述到这一段的时候,安静了许久的秦明开了口。


“那个,我是在警匪片里看到的……”


“原来方诚是在俱乐部里认识她的,好像是去玩的时候喜欢上她,两人去宾馆开房时,方诚发现对方还是个学生,坚持没有碰她。之后每天就在门口等她下班,两个人已经偷偷交往了好几个月了。”假装没看到秦明的表情,林涛继续说了下去。


“偷偷?”


“她家里不知道她去俱乐部打工的事情,跟方诚这种社会人士在一起,要编出合适的理由不容易,就只好一起瞒着了。”


被人知道去过那种俱乐部的话麻烦不小,方诚大概也承受着相当的压力。林涛想着,摇了摇头。“出事那天张晴晴家里没有人,于是约方诚过来看自己养的宠物。她害怕家里人突然回来,所以说好在天台上见面。”


秦明想了想:“你赶到的时候她正打算殉情?” 


“还是害怕占主要成分吧,张晴晴为意外发生那天自己躲回家里的行为抱着罪恶感。她在学校里没有要好的朋友,又不能对家里人说,这样很容易引发心理问题啊。”对于人性方面的问题,林涛有时侯会比秦明还要敏感一些。


“其实方诚掉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救了。”林涛想起方诚当时的死状,叹了一口气:“后来张晴晴哭得很伤心,她大概是真的非常喜欢方诚。”


“难得有人对她温柔,就将情感寄托在这个人身上了。”秦明微微一点头:“或许接下来就会寄托在安慰过自己的可靠警察身上。”


“我从来都是很可靠的。”林涛面露喜色,他只要碰到好话就会照单全收。


“小心被方诚怨恨。”


林涛正喝进一口啤酒,猛咳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秦明拍着他的背,故作诚恳:“啤酒还是少喝为好。”


“老秦……”林涛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直起身体,眼角还带着泪花:“你是在嫉妒我受高中生欢迎吧?”


“嗯。”秦明点点头:“方诚大概是很嫉妒的。”


“……”




“没想到真的是意外。”林涛的紧张并没有持续多久,既然晚上在秦明家留宿,不用一个人摸黑回去,他就又有了闲聊的心情。“害你们跟着我瞎忙了好几天……改天我请客吧!”


怎么看都是无伤大雅的话题,秦明却忽然抬起头盯着他,“你何必害羞?”


“害羞?”林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我为什么要害羞?”


“如果你没有追查下去,现在张晴晴很可能已经死了。”秦明的表情淡然,话却说得认真。


林涛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沉淀了,但开出口来仍是笑嘻嘻的:“我知道啊,可方诚居然是为了追兔子不小心掉下去的,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嗯,你也要小心。”


“不过那只兔子真的挺可爱的,右边的眼框外围有褐色花纹,好像戴着单边眼镜一样。”林涛显然还沉浸在找到真相后的轻松感中,对兔子的话题兴趣正浓,同时对兔子以外的话题反应迟钝。


“其实我是能理解他的。”林涛叹了口气。
 

“嗯。”
 

“毕竟这只兔子跟他小时候养过的那只长得一样。”


“嗯。”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也会冲过去救它的。”
 

“嗯。”


“我以前也是养过宠物的,现在想起失去它们的时候,还是特别难过……”
 

“死了?”


秦明看他没有打住的意思,无可奈何地接了话,打算早早结束了这个话题。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他继续用单字回答,林涛就会一直说下去,喋喋不休,反反复复。这样看来,林涛根本不是小孩子,小孩子起码还会成长……秦明不禁在心中感叹。


“是死了。”


“不能再养新的吗?” 


“其实是不知道再养什么好了。”林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


“猫,或者狗。”秦明说话的时候尽量节省字数。


“这些都养过了。”


“养过了就不能再养吗?”


“养一样的,不是很对不起之前那一只吗?” 


林涛回答得理直气壮。而秦明觉得应该从大局出发,便从善如流地点了头。在他看来,人要完全了解和说服另外一个人是不可能,也是不必要的。


“小红,小白,小灰,小黄……”


“这是什么?”秦明打断了林涛的回忆。


“宠物的名字。小红是金鱼,我三岁的时候在公园里捞到的;小白是波斯猫,我四岁时的生日礼物;小灰是只兔子,五岁时的生日礼物,看到它以前我一直以为兔子都是白色的呢;小翠是鹦鹉,六岁的生日礼物;小黄是金毛巡回犬哦,七岁的时候开始养的,也是生日礼物……后来他们送我乌龟……”


“是叫小绿吧。”秦明终于再次打断了林涛。


“你怎么知道的?”林涛睁大眼睛:“我记得我没跟你说过。”


“后来为什么不养了?”秦明不动声色地转开了话题。


“我跟它们寿限不同,分开是不可抗的自然规律……”


“慢着,刚刚你说过乌龟?”


“嗯,小绿怎么了?”


“难道乌龟会死也是因为寿限不同?”


“……那是意外事故。”林涛低下了头:“掉到水池里淹死了。”


“乌龟会被淹死?”


“如果我早点知道它的品种是这样的,就不会把它放在池子边上了。”林涛捂住了脸:“我给小红喂的饲料太多了,小白还没满周岁就误食了老鼠药,小黑在书房玩的时候书架倒了,小黄难产,小翠……”




秦明凝视着滔滔不绝的林涛,心想他能平平安安做刑警做到现在,或许真是一件很不容易很奇迹的事情。

 
7、(关于宠物的番外)




意外豪华的餐厅。




秦明很安心的看着菜单。




林涛坐在他对面,视线扫过桌上晃动的烛光,忽然觉得很不舒服,他动了一下身体,左右看了看,清一色的男男女女,于是更不自在了。白领堕楼案结案后的第三天恰好就是林涛的生日,只是他并没有想过秦明会有实质性的表示。


“给我庆祝生日?”林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稳。


“你这个反应,是高兴吗?”秦明放下手里的菜单,仔细地看他两眼。


“不……”林涛下意识说了实话,秦明看起来并不介意,表情依旧淡然。林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蛋糕呢?”


“蛋糕?”


“就是那种形状通常是圆形,可以裱花也可以不裱,可以插蜡烛也可以不插,有渗了糖浆的海绵体垫底,用白色、黄色或巧克力色的奶油包裹住,再以水果块点缀的一种食品……”


“林涛。”


“干嘛?”


“我刚发现你有到省厅去工作的潜质。”


“是不是觉得我概括能力强,表达的又地道?”


“不。我觉得你有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的天赋。”


“……这么说是没有蛋糕了?”


“没有你定义的那种。”无视掉林涛略显失望的表情,秦明利落地拿出一只装礼物的袋子。“不过你那天说的宠物,我想了想,还是有适合你的。”


自从发现林涛连乌龟都养不满一年以后,就没有人再送他动物了,毕竟生日礼物还是要吉利一些才好。林涛自己倒没有考虑运气的问题,只是前面死去的动物耗费了他太多的感情,另外加入警队后,也没空料理宠物,只好把寂寞的心情压抑了下来。


“老秦,这是什么?”


“你连这个都不认识吗?” 


“看起来像是龙虾……”林涛的语气有些迟疑。


“不是像,就是龙虾。”秦明纠正道:“我刚刚在酒店买下来,因为买活龙虾的情况比较罕见,为了价格问题又浪费了一点时间。虽然龙虾离水也不会马上有生命危险,不过还是尽快放到水池里比较好。”


“你送我龙虾做什么?!”林涛终于回过神,跳了起来。


“龙虾的适应能力强,在各种水体都能生存,甚至能在生活污水、轻度工业废水中存活。正常情况下寿命超过一百年……”


“你在说什么?”


秦明看了林涛一眼,似乎不满他打断自己的介绍:“这不是很适合你的宠物吗?拿回去养吧。”


“这种东西养在家里才危险,万一哪天吃龙虾搞错了……”


“那我先替你把它做成标本好了。”秦明一脸淡然,边说边伸手,看起来像是要把礼物袋拿回去,林涛心里一急,劈手就抢了过来。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生命,还是放在我这里比较安全……”林涛说着,小心翼翼的把袋子收了起来。



秦明的东西是不能随便收的。用林涛自己的话来说,孽力反噬的速度比他预计的还要快。


林涛在收下那份生日礼物后的第三天,就被派到临市去执行一项围捕行动,上头的具体指令是要他们在半个月内将最近某个作案猖獗的入室盗窃团伙给一锅端了。于是临走前,林涛把龙虾寄养到了秦明家,并嘱托秦明要好好照顾他的“宝宝”。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个让秦明颇感头痛的昵称又重出江湖了,所幸这次的对象是只龙虾。虽然也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望着不停滋滋吐泡的节肢动物,若是它出了意外,林涛十有八九会让法医科给一只龙虾做尸检,想到这里,秦明很快打消了某些阴暗的念头。


半个月后。傍晚。秦明家。


主人似乎正在忙着准备晚餐,原本打算开了门后头也不回的复位到厨房,毕竟林涛是熟的不能再熟的熟客,完全可以照顾自己。而事实上,打开门后的秦明愣了一下神。


“好香,是鸡汤吗?”李大宝脱下外套,自己找了个地方挂起来。等她坐下的时候,秦明也关上门走了过来。


“林涛还没到吗?之前一个劲在微信上催我。”李大宝拿出手机戳戳点点。


秦明不动声色地站到她边上,问:“林涛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他说前阵子行动组忙了半个多月终于抓到条大鱼,所以要庆祝一下,让我今晚到你家来一起吃个饭……”说到这里,李大宝忽然停顿了一切动作,某种相当不好的预感袭来。她抬起头,果然看到秦明脸上的表情比往日还要冰冷几分。


“该不会……又是……”


秦明简明扼要地点下了头。


在片刻的静默之后,某处素来僻静的住宅里传出女法医的一声怒吼。


“林涛!!!”


这叫声让小区周边许多冷漠的市民都为之侧目。


秦明看着抓起外套准备冲回警局找人算账的李大宝,叹了口气,提醒道:“袭警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李大宝愤愤地扭过头:“怎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护短不成?”两天前的相亲再次失败,李大宝最近的心情一直很恶劣,偏偏林涛还来撞枪口,那就别怪她手术刀下六亲不认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秦明直视着李大宝,目光丝毫也不动摇,虽然表情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李大宝能察觉到那双黑眼睛里带着的狡黠之色。然而最让她吃惊的,还是秦明接下来说的那句话。


“你如果真的想要欺负林涛,那就按我说的去做。”


李大宝张了张嘴,“……行!你经验足你先说!”


“很简单,明天见到林涛的时候,你就这样跟他讲……”


+++


天有不测风云,上一秒还生龙活虎的贪吃蛇,转眼就一头撞死在墙上。林涛从手机游戏上抬起头,傻傻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李大宝。目瞪口呆。 


“你说你们昨晚吃了什么?!”


还在外卖单上孜孜不倦的李大宝抬起头,看着林涛:“龙虾啊。老秦亲自下的厨,味道果然不是外面38块钱一斤的小龙虾能比的。可惜你自己不来,一个人吃泡面,开心吗?”


“他明明跟我说在炖鸡汤的!怎么变成龙虾了啊?!”


“是啊,鸡汤也炖了。我只是想看看他家还有什么可吃的,结果就看中了那只龙虾……”


“你看中了他就给你煮了?那可是,可是我的‘宝宝’啊……!”


“其实也没有煮。”


林涛不信的看着李大宝,李大宝微微一笑:“是油焗的。”
 

“你们太残忍了……我可怜的‘宝宝’……”一瞬之间,林涛的心有如冰冻。


林涛的反应实在好玩,李大宝不得不佩服秦明在欺负林涛这件事上炉火纯青的功力,她差不多是把秦明教给她的话重复了一遍,就有如此成效。


那头的林涛完全沉浸在自怜自哀中,神色凄迷,有气无力地走出办公室。李大宝目光闪动,忽然追了上去,拍了拍林涛的肩膀,道:“好啦,别难过了,我告诉你个事儿……”


林涛扭过头,看着那双诚恳的眼睛,慢吞吞的问:“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还年轻,宝宝这次没了,下次还可以再要……喂!林涛你别走,我话还没说完,你这样很不礼貌啊!”


+++


再没有比日落黄昏之时,怀着辘辘的饥肠,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更为真切易得的幸福了。虽然如此,林涛依然在为自己“早夭的宝宝”生闷气,难得没在饭桌上讲笑话。秦明心知肚明,却不点破,因为乐得清静,甚至多吃了半碗米饭。


饭毕,该看书的看书,该看无声电视的看无声电视。到了夜深人静之时,看累电视的林涛伸了个懒腰,跑去厨房倒了杯水。下一秒,人就冲到了秦明的书桌前。


“老秦!”


正在笔记本上专心写字的秦明抬起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腕表,“5小时27分23秒。恭喜你林涛,你打破了自己保持沉默的最长记录。”


“……我不跟你讨论这个。我问你,为什么我刚才看到鱼缸里有只龙虾?它不是已经惨遭你和宝哥的无情杀害,成为食物链里的一环了吗?”


秦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涛一番,问道:“林涛,你是警察吧?”


“当然。”


“对警察来说,观察力是很重要的。”


“我知道,所以我的观察力一向都很强。你看,我就是观察到‘宝宝’还在,所以来问你的……”


“可是你的宝……”秦明翻了个白眼,“你的龙虾其实一直都在,而你在我家已经待足5个小时,现在才发现它?”


“这是因为……是因为我一直在客厅看电视,而鱼缸在厨房……不去厨房又怎么会注意到它呢?——老秦你别扯开话题!老实说你是不是因为我放了你和宝哥的鸽子,怀恨在心,所以故意耍我?”


“你清楚就好。要是再有下次,我就把它的尸体做成标本,一块一块的寄给你。”


虽然秦明把话说得非常狠绝,但归根到底,林涛是不会因为身边人的冷漠而意志消沉的。 “睡觉时间到了~”林涛说起与之前话题毫不相干的事来,并自动自觉的去壁橱里搬被子。


他的这一行为遭到了秦明的冷目,但林涛毫不在意,铺完被子后依然兴致勃勃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相册里的家养龙虾十连拍。秦明不为所动的坐在另一边翻书。


“老秦,我发现‘宝宝’好像长大一点了,等养到明年这个时候,一定特别威风。”


“你先养活了再说。”


“可是只有一只,也不知道是雌虾还是雄虾,这样很寂寞的啊,也没办法繁衍后代。”


“你先养活了再说。”


“不过就算繁衍出后代,也有一定几率会被宝哥抓走吃掉,注定命运多舛。”


“你先养活了再说。”


“老秦,你是复读机吗?!”


“是你太罗嗦了。”


“哼,我本来想顺其自然,随便养养,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算自己饿死也要好好养活它!”


“别的都不说,你对我送的龙虾那么重视,就不怕李大宝有什么不好的联想?”


没有回应。难不成林涛也已经达到了对这种事情荣辱不惊的境界?秦明略感诧异的侧过脸——


明明一个小时前还在为龙虾的事情而生气,半小时前还斗志昂扬神采奕奕,现在居然靠着自己睡得香甜无比,秦明心想,单纯的人果然是有福的。



end


评论

热度(207)

  1. 睦牧~思想的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