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白领堕楼事件 (上)

思想的阁楼:

lingkong:



CP:秦明x林涛   (网剧 法医秦明)








注: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案子,bug也肯定会有,不要太在意~重点是三人组的萌日常呀~








白领堕楼事件(上)








1、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自从一个男人从楼顶直落到林涛身边不足一米处,他就再一次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当时林涛刚从餐厅走出来,正努力克服午后的困意,下一秒就被耳边“嘭”的巨响彻底惊醒,等反应过来衣服上沾的是热乎乎的血和脑浆而不是刚才吃薯条用的番茄酱后,林涛的脸上只剩下凝重,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打通了警队电话。












“这下你该满意了。”秦明坐在人声鼎沸的火锅店,听完形容憔悴的林涛的抱怨,先喝了口茶,然后语气肯定地下了结论。








“我满意什么?”








“第一时间出现在命案现场不是你一直以来的追求吗。”








“……这能一样吗?之后小黑把我拉去做了整整三个小时笔录!”林涛愤愤地说:“好像人是我杀的。”








“这只能说明他公私分明。杀人、伪造现场、自导自演报案的凶手不在少数,两年前就发生过一起,还是你结的案,光结案报告就写了三天,因为字实在太丑,被档案科退回去要求重写了两次。”








“你还记得啊……”








“你的事情我一向记得很清楚。”秦明的声音不轻不重,平铺直叙,很难分清认真和玩笑。








“还不是为了方便损我。”林涛匆匆灌了一大口啤酒,虽然语气还是很硬,脸上却有些泛红。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从两人身边经过,往隔壁那桌上了两道菜,林涛无意间瞟了一眼,胃部顿时像被无形的手猛的捏住又放开,他连忙跳起来,惨白着一张脸往洗手间方向跑去。








秦明起初有些吃惊,但扫一眼隔壁桌上的菜,就明白了。








那是一盘带血丝的猪脑。怎么看都和中午砸在林涛脚边那一滩开了花的人脑组织有点像……








洗完手回来的李大宝见只有秦明一个人直挺挺地坐在原地,立刻一脸警惕地问道:“林涛那小子呢?别又是扔下我们偷偷跑了吧?先说好,这顿我不请啊,我一单身女青年我容易吗……”








“放心吧,他惦记这顿火锅很久了,今天是绝对舍不得溜走的。”








虽说林涛在撮合自己两位朋友这件事上表现得格外起劲,但也没伟大到会为此放弃难得一趟涮火锅的机会。就比如要他在睡通铺时把中间的床位让给秦明或是李大宝,那也是办不到的。








林涛:「我这不是怕你俩干柴烈火,睡一起容易导致不可描述的后果嘛……况且每次来这种荒山野岭,我要是不睡在中间,就一定会被鬼压床,邪门的很……」








秦明:「你怕鬼压床才是重点吧?」








李大宝:「你怎么确定那是鬼不是秦明?」








林涛:「……反正我要睡中间。」








……








想起当时林涛理直气壮胡说八道的样子,李大宝点点头,放下心来。








“那他人呢?”








“去吐了。”








“吐了?”李大宝盯着秦明看了半天,发现他不是在开玩笑,不由佩服:“厉害了秦科长,你做了什么还能把他弄到想吐啊?”








秦明看了眼她手上的菜单,“你到底还要不要点菜?”








“你怎么突然转话题?”








“到底点不点?”








“点点点……有猪脑诶,你们吃猪脑吗?点一份会不会不够?”








“我是不吃这种东西的。”秦明开始用白酒消毒碗筷,眼里忽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不如等林涛回来你问问他。”












三小时后,龙番市公安局。








夜幕已经低垂,局长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刚巧碰到吃完火锅的秦明三人,看样子是回来取车的。








想起中午发生的堕楼事件,他叫住林涛叮嘱了几句,内容无非是督促他尽快推进调查,可也没给太大压力,毕竟这案子意外的可能性居多。他自觉表现得还算有亲和力,但眼见着林涛人就缩到秦明后面去了。








这是什么坏习惯?局长放弃跟他沟通,转而看了看李大宝,于是对秦明暗示道:“这么晚了,不送送人家?”虽然年轻下属们的感情问题不是他应该管的事情,但他打心底觉得晚上让个姑娘家自己回去不是什么好事。








“嗯,我送他回家。”秦明看着并不反对,点个头就离开了,后面紧跟着一个林涛,贴着墙根从他身边溜了过去。至于李大宝,他眼里的“姑娘家”乖巧地向他道别后,钻进一辆老爷车,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姿驶了出去……








目睹整个场面的局长感到年轻人的世界真是充满了各种各样不可理喻的事情:林涛有什么好送的,又不能变成女朋友!一个两个三个都有病。




 




2、








白领堕楼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所有调查取证的结果都已有了指向性。








死者方诚,33岁,独身,A贸易公司主管。死者生前没有任何异常举动,当天从公司离开后便直接开车到事发地点,出现在该公寓顶楼的原因至今不明。出事的小区尚未配备物业管理人员,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出入大楼,停车场的录像中也未发现死者跟任何人接触的记录。








死者并无任何的财物损失,人际关系方面没有疑点,最近手上也没有任何重要的工作。经现场勘查与法医鉴定,警方认为此案为意外事故的可能性较高。但某位身兼刑警队长的目击证人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问题没这么简单。”林涛看起来言辞凿凿。








秦明皱着眉,尸体是他跟李大宝亲手剖的,尸检结果不存在任何疑点,在这种情况下,难得还会有林涛咬住不松口的时候。








“因为我看到了。”林涛的声音压得极低,但语气是极为慎重的:“还有另一个人在现场。”








“另一个人?”








“没错,但我也只看到一个影子。”当时林涛听到响声后,一下子被眼前的场面震住了,等回过神抬头向上望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断开的栏杆边上的一抹蓝色影子。








“也就是说,因为你被吓傻了,没有表现出一名刑警该有的反应素质,所以才让那个人跑了。”








“你何必说得这么直白……”面对李大宝的无情拆穿,林涛毫无悔意:“反正我心里也已经有数了,那是附近中学校服的颜色,我不会看错的。”








前两天林涛在事故地点附近调查的时候正好赶上放学时间,他才反应过来,那正是高中校服的颜色。








“老秦,宝哥,你们要帮我。”








作为目击证人的林涛不方便亲自出面指挥,而警队根据他的证词毫无结果地调查了一段时间,在家属坚持下,终于决定要结案了。长时间工作后的模糊所得并不比完全的空白让人好受,眼下林涛也只有请这两位朋友出手帮忙了。








既然有疑点,不查清楚是绝不能罢手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开始分头行动。








方诚生前的资料并不难找,几乎可以说是顺利到手。虽然业务上牵扯到了一些不能摊在阳光下的事情,可却没有一件能跟他堕亡的那栋大楼联系在一起,都是一般公司的高级职员都会玩的猫腻。方诚的私生活也比较简单,半年前跟女朋友分手后一直保持独身。








不过,却有一点有趣的事情。








秦明看完后,拿出手机,把约好见面的时间发给林涛。








当天傍晚,某宾馆的蜜月套房里,林涛坐在床沿上打量着四周的布置。大概新婚夫妻不需要使用椅子,这是房里唯一可坐的地方。








秦明从窗台边退回来,将一叠资料交到林涛手上。








“嚯,他喜欢去这种地方啊。”林涛翻着资料,照片上五颜六色的招牌,正是夜店典型的装饰方法:“里面是做什么的?”








“这是个私人俱乐部,除了喝酒,还可以在店里跟感兴趣的女孩子隔着魔术镜见面。”








“就是那种偷窥时用的镜子?”林涛继续翻看着照片。








“嗯,简单安全赚钱又快,里面有不少女孩子的家庭环境都不错。”








“如果被发现了,家里是丢不起这个脸的。”林涛摇摇头,合上资料,“那这家宾馆有什么问题?”








蜜月套房不便宜,林涛心里也明白这房不会白开,秦明既然把谈话地点选在这里,总是有些原因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秦明给了一个“重点就在这里”的眼神:“根据方诚的信用卡记录,他三个月前在这间宾馆开过一次房,而他常去的那家俱乐部,”秦明指向窗口,“从这里一眼能看到,就在这家宾馆的斜后方。所以我怀疑他很可能和俱乐部里的女性发生过关系。”








林涛若有所思:“要不要我去调查一下所有工作人员的资料?”








“未必有用。”秦明摇了摇头:“俱乐部里打工性质的人居多,所以流动性很大。”








“不管怎么说,总算有一点线索了。”林涛显得很高兴,坐在床垫上晃动了一下身体,伸了个懒腰








至今为止,一切正常。








窗外天色渐暗,两人从窗口拍了几张俱乐部方位的照片留证后,取了房卡正准备离开,“灾难”却是在瞬间到来的。








那雷声近的似乎就落在林涛的身侧。他能感到地面的震动,房间单薄的四壁似乎全不能抵挡这自然的伟力,林涛有一种自己马上就会灰飞湮灭的错觉。








片刻之后,暴雨倾盆而下。








林涛下意识去看身边的秦明。对方已经不动声色的从门口迅速退回到床边端坐好,要不是紧闭的双眼和发白的指节出卖了他,恐怕别人会以为他只是在想心事。








林涛看到开始冒冷汗的秦明,叹了一口气,关上房门,走到窗台前,将两边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房里的雨声顿时轻了不少。他满意地拍了拍手,接着一屁股坐到秦明身边。








“哎,老秦,我跟你讲个笑话,你可不要哭啊……”








…… 








林涛的自言自语进行了约有30多分钟,雨势渐渐收小,维持在了中等的规模。不知道是这个原因,还是实在不堪忍受林涛的冷笑话锦集,还是两者兼有的缘故,总之秦明不再维持无视外界的状态,将林涛搭在他肩上的手挪开后,又用眼神让他保持安静。








又过了半个小时,秦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书来翻着,气定神闲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没有大碍了,因此林涛很奇怪怎么秦明还不打算离开。








“天气预报说这雨要下到凌晨三点,所以我决定今晚住这里。”秦明说的理所当然。








“……那我呢?”他微弱的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存在。








“要么留下,要么打车回去,你自便。”秦明想的十分全面,指挥的井井有条。








“……”








根本无法自便。这地方有点偏,附近没有地铁车站,林涛过来时坐的是秦明的车。现在外面夜深人静,还下着雨,必然很难打到出租车。








看样子是只能留下了……林涛露出了认命的表情,很是惆怅地坐回到床上。








“你今晚还有别的事?”秦明把他的样子看在眼里,他本来想等林涛自己开口,可是今晚他格外沉得住气,一直没有要说明的迹象。








“老秦,”林涛忽然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明天回到警局后,你千万千万记住,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宝哥。”








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是面对想象力格外丰富的李大宝,无论是为警队形象着想,还是为他俩清白着想,林涛都不愿冒这个风险。








原来是为了这个……“你在我家里过夜的时候还少吗?要有什么,何必跑到这种地方来?况且在她眼里,你和我早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弄清楚林涛在顾虑什么后,秦明毫无同情心地说着大实话。








林涛先是楞了一下,看神情显然不想赞同秦明的说法,但不久后便垂下了头,看起来像是已经自暴自弃的样子。








秦明见他这样,原想安慰几句,在他手伸出去的时候,林涛却已经恢复了情绪。“反正走不了了,就在这里玩一晚吧!”他不仅打起了精神,并且还显得兴致高昂。








秦明心想,这世界上大概没什么事情可以打击得了他。








4、








林涛在房里来回走了两圈,忽然发现墙角一张梳妆台上摆了几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老秦,这是什么?”碍于面子,他没把那句“能不能吃”一起问出来。








秦明瞥了一眼,看样子像是宾馆高级套房配备的赠品,多半是巧克力一类的小点心。








“太好了,那我今天的夜宵就准备吃巧克力。”林涛脸上扬起了笑容。








“当心变胖后追犯人的时候跑不快。”








“没关系,我腿长~”












一小时后,合上书的秦明抬起头,发现床上到处是巧克力的包装纸,他鬼使神差地拿起一张来看了一眼。银光闪耀的包装纸上赫然印着粉色的小字——情趣巧克力。秦明不动声色的翻过有些残破的包装纸看后面断续的说明。








「……挑起她对爱情探索的欲望,令她心荡神驰, 浓郁热切,……」








秦明扬了扬眉毛:“林涛。”








正趴在另半边床上玩手机的当事人迟钝的转过头,诧异的望着秦明:“怎么了?”他的声音很含糊,似乎嘴里正塞满了东西。








“……你还在吃巧克力?”








“这个里面有果仁的味道很不错,老秦你要不要尝一个?啊!已经给我吃光了……等等,我再给你拿另外一种……”








“你看一下这个。”秦明把手里的包装纸递给林涛。








“嗯?”








两分钟后。








“我去!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你吃之前不看看说明书的吗?”








“我哪想得到啊……T T ”








“还记得这种巧克力是单个的还是一盒的吗?”








“应该是一盒的……”顿了一下,林涛有些绝望的傻笑道:“我好象全吃下去了……”








半分钟的静默。








秦明盯着林涛,试探道:“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从刚刚开始就有点热……”








又是半分钟的静默。








林涛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老秦,我先回去了!”








他急匆匆地往门口方向跑,然而没走两步,手臂就被秦明一把抓住了,“你这样子能回去吗?”








林涛的脸绯红着,呼吸有些紊乱了,望着秦明的眼神也迷离起来,像是隔了一层雾蒙蒙的水汽。








秦明也注视着林涛,眼里闪着幽静的光,温柔潜藏的很深,不会泄漏一丝:“林涛,你相不相信我?”








林涛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额头不禁渗出了汗水。“相信啊……”他不由自主地答道,很诚恳的。








秦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交给我。”








半小时后。








“老秦,够了……”








“不行。”








“真的够了……”








“林涛,作为一名警察,你耐力未免太差了。”








“这跟耐力有什么关系?!”








“总之再坚持半个小时。”








“开玩笑,我连五分钟都撑不下去了!秦明你让我起来!”








“……”








从蓄满冷水的浴缸里爬出来的林涛脸色发青,摇摇欲坠。这也难怪,11月的龙番市,已经非常寒冷了……








抱着一床被子在发抖的林涛有气无力地接过秦明倒的热水:“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居然让我整个人趟进冷水里……”








“但这方法确实有效,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就算玛丽莲·梦露在我眼前跳脱衣舞我也不会有反应了……”








“多么完美的结局。比起让你一个人回去,在半路上犯罪,或是引起别人对你犯罪,都要好得多。你现在知道法医有多可靠了吗。”








林涛不满地看着秦明,似乎想说什么反对的话,但一个大大的喷嚏阻住了他的思路。








“吃巧克力吃到感冒,这事迹已经触及到警队形象的底线了,我劝你不要再去突破它。”虽然说着调侃的话,秦明还是替林涛把身上的被子紧了紧,接着关了顶灯,就着自己那半边壁灯看起了书。








这能怪谁啊?!林涛想着,窝成一团,在秦明的翻书声中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回到警局,林涛躲在茶水间把感冒药扔在嘴里,不太健康的就着速溶咖啡吞下,头晕脑涨的他心里想的唯一念头就是:今天千万别碰到宝哥,在这种不适合斗智斗勇的状态下,非常容易说错话而吃亏……








这么想着,他悠哉地拿起杯子,一转身,就看到李大宝站在他面前。








“林涛,我刚才看见老秦在办公室整理收据。”








李大宝一脸兴奋的表情,眼里闪烁着不吉利的光芒,林涛只觉得心往下沉。








“其中一张收据上面写着A宾馆蜜月套房,日期还是昨天。”








林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等死。








“你们为了调查那桩堕楼案,昨天下班后一直在一起,没错吧?”没有回应。但李大宝自顾自地点了点头,肯定道:“衣服都没换,没错了。”








“幸亏宝爷我观察能力拔群,不然白白错过了十集剧情。”说着意味不明的话,也不等林涛做出反应,李大宝已经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阿西吧……这一回看来是跳进福尔马林也洗不清了。








tbc


评论

热度(249)

  1. 睦牧~思想的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