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葱芯】要钱还是要命 十二

马甲名称加载中: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十二


一辆车驶入了停车场C区,嚣张的远光灯打在小明星的脸上,刺眼的灯光令他眼前一片白芒,头脑发昏。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抬手遮了一下眼睛。


车子的主人也注意到了他,放慢了车速,开到他旁边的时候停下了,啪一声关了灯。


小明星放下手,瞥了一眼那车,新款的阿斯顿马丁,不知又是哪家的败家子。


他转身迈入楼梯间。


“林新。”


熟悉的声音,令他浑身一震,僵硬得不知道该不该回头,该不该继续向前迈。




车门在身后开启,小明星急促地深呼吸了两下,才扯出一个笑容回过头来。


富二代就站在车门边,站在他的身后,与他的距离不到2米。


“你怎么在这儿?”富二代没什么笑容,被停车场冷色调的灯光一打,看上去脸色难看得很。


我当然应该在这儿,我可是今晚的主创人员之一。倒是你,怎么会在这儿。小明星在心里吐槽。


“江总他们都在等你。”他抬手指了指楼上的发布会现场,尽量保持着与以往一样的态度,“快点儿上去呗。”


富二代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按在了小明星的额头上。


小明星不防他突然来这么一下,有些尴尬,又不能真的转身就跑,只能偏了头,脱离了他的魔爪。


反而更尴尬了。


富二代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会,收了回去。


“这么晚了还没结束?”他问。


“还有酒会。”小明星说。“我……”


“别参加了。”富二代打断了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卡,递给小明星。


小明星愣住了,大概脑中的浆糊顿时像是被煮沸了,咕噜噜冒着气泡,没办法思考。他看着富二代将卡塞到了自己的手中。


黑色的。万达索菲特的特殊房卡。


“我还有事,你先去休息吧。”富二代说完就坐回了车里关了门,阿斯顿马丁一声长嘶,转弯往专属车位开去。


小明星拿着卡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才慢慢走了。




富二代确实是有事才来的北京,熊猫TV的洽谈方案出了点问题。


如果不是这家公司的事儿,他也不会跑得这么急。其他公司都是自己的,亏损了出了问题都无所谓,熊猫是投资人的,万一有点什么幺蛾子,面子上过不去。


他感到握方向盘的手心有些湿,应该是小明星额头上的冷汗。


小明星的脸色太难看了,灰白的,唇色都发暗。


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呢?拍戏的时候也是这样,没日没夜,导演怎么排就怎么拍,从不反抗,每日通宵赶戏,拍了照片脸都是肿的。


明明是自己的工作室,还能把自己压榨得这么惨,也是绝了。


他停好了车,给小明星发了一条微信。


那是他专属的包房,在他床头柜的第二层有医药箱,里面有些常用药。


他想,他们最近与医药箱真有缘。


一次接一次受伤。


现在他的感冒刚好,小明星又感冒了。


万一他们接吻,不知道他有没有抗体,会不会又被传染。富二代想。




等到处理完事情,差不多已经凌晨2点,富二代有些烦躁了,踹了脚边的垃圾桶。


“再给你们五分钟,再做不完明天全给我滚。”


估计小明星已经休息了,他自己的总统套房的床是他自己定制的,很舒服,应该能睡得很好。


手下战战兢兢地把最后的报表给他,富二代扫了一眼数据,丢还给他。


回去的时候他还特地去车里拿了那只小象,小象这几天一直放在他车里,跟着他进进出出。可以跟小明星那个凑一对,小明星应该会喜欢。


小明星过去总是抱着玩偶睡觉,这么个傻大个,还要抱着玩具才能睡着,真是蠢得可以。


走到门前,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房卡在小明星手里,小明星估计睡了,就打了个电话让经理上来给他开门。


电话还没拨出去,门就开了。




小明星穿着浴袍站在门口,屋内没开灯一片漆黑,他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垂在额间,水珠顺着他的下颌滑下来,从锁骨下钻入衣襟。


富二代舔了下唇,收了手机,走进门去。“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门在身后关上了,富二代捏了捏手里的小象,转身要开口说话,却突然被人一把抱住了。


小明星突然抱住了他,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清,富二代只能感受到来自于这具身体的力量,以及冰凉的贴在他耳畔的湿发。


林新。


富二代的心跳捶得厉害,感觉自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好像13岁的时候第一次吻喜欢的女孩子。


他虽然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却很享受这样被小明星抱住的感觉,他抬手抚摩着小明星的背,感受他的躯体。


其实小明星也喜欢他吧。富二代想。


我对他这么好,他爱慕我也是应该的。


他偏过头想要吻小明星的脸,唇触及到的皮肤冰得发凉。


“林新,你怎么这么凉。”他问。


他的尾音被堵在嘴里,小明星吻了他,主动地奉送上了自己的唇,带着水汽的,带着暖意的吻。


富二代按住了他的后颈,不满足于双唇的交缠,化被动为主动,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浴袍之下,小明星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这个发现击溃了富二代最后一点理智。他骂了一句脏话,手在小明星的臀上狠狠掐了一把,凭着直觉一边舔吻着小明星的下颌与锁骨,一边将他在黑暗中带到沙发上。


进门不远就是沙发,那个沙发他自己选的,特别大特别松软,坐上去人就陷进去一半,跟床也相差不大。


小明星的主动在倒入沙发后失去了踪影,他仿佛就失去了气力躺在那面上,只有喘息声证明他的存在。富二代用吻松开了浴袍原本就宽松的衣襟,系带早已不知所踪。


他的吻细细碎碎落在小明星的耳廓上,偶尔碰到发梢的水珠,凉凉的,湿润了他的唇。


他想过好多次。


从他第一次喊出小明星的名字开始。想要这样欺负他,逗弄他,让他的眼角染满不为人知的情动,让他开口求自己饶命。


饶了谁的命。


富二代拉着小明星的手到自己的胸前,指引他为自己解开衬衫的扣子。


衬衫的扣子那么多,不如一件浴袍实用。


小明星的手指也是冰凉凉的,不知道冻了多久,富二代吻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压抑而急促的呼吸。


扣子真的太多了,富二代有些不耐烦,他抓起小明星的手指,送到嘴边咬了一口,不太轻,指尖带着一点他常用的薄荷沐浴露的香味。


想将他从手指到身体,整个人拆吃入腹。


“林新。”他叫着小明星的名字,他的吻逐渐下落,膝盖用力分开了小明星的腿。




如果一切停止在这儿,那么今晚,不算是个太差的夜晚对不对。


啪一声。


灯亮了。


富二代站在门边,他的手拍在开关上。


小明星依然躺在那儿,他的手横在眼前,挡着脸,身体因为灯光一瞬间的刺激而瑟缩了一下。


进入的时候,小明星的身体果然开始变得火热,甚至变得滚烫。


身体却是一种不正常的热,从彻骨的冰凉变成烧人的灼热。


这种热度没能延续富二代的热情,反而令他有些不安。他伸手摸了一把小明星的脸,想安抚他,却摸到了一片安静的湿漉。


他的心顿时凉了大半。




小明星的身体仍旧一动不动地躺着,苍白,又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上面还 隐约有些适才造成的暧 昧痕迹。


富二代的手握成了拳头,一拳砸在开关上。


灯,霎时又灭了。


“林新,你什么意思?”


一切归于黑暗当中,气氛却再无一点之前的旖旎。


冰凉的,服从于黑夜。


“你让我来这里……不就是想跟我打一炮吗?”小明星说,他的声音哑得听不清晰,他似乎忍了很久,终于干咳了一声,然后悉悉索索地,应该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从那张卡塞到他手中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忍。


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再抑制地咳嗽起来。




小明星的话提醒了富二代。


他发现自己差点忘了,从头到尾他只是想跟小明星做一个交易。


为了满足自己的交易,他宁愿放弃小明星这个朋友。他甚至备好了一张空白支票。


他得到过,大概就不会再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纠结当中。他曾经说过,不会再让自己的感情放在别人的手里被人抉择。


与其被伤害,不如先去做那个把握主动权的人。




他退了一步,踩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他带来了一个蓝紫色的小象,跟小明星的那个一模一样。


柔软又可爱,有长长的鼻子。



评论

热度(162)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