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大同居时代

乐樵:

阴阳师/跳跳哥哥x妖狐


有茨木x酒吞打酱油




留意一下CP!是阴阳师的同人,不是全职。摸个鱼写个短篇娱乐亲友,虽然我没有跳跳哥哥,也没有脸狐(哭)。不想搞子LO了。一篇完结。


连做胃镜的时候都在肝,然而我还是没有SSR,每天都在建设津巴布韦。非常难过。萌个CP还一如既往地冷,更难过了,哎。






大同居时代




这个时代,僵尸生存艰难。


当然比一般的僵尸更加艰难的是,他还要养看着省心实际上并不省心的弟弟和看着不省心实际上更不省心的妹妹。


跳跳哥哥叹了一口气,送别了背着狗窝在不远处的高档妖怪住宅区还有独栋并且豪气地给了基友住的犬神,紧了紧自己背上沉得十分反人类——反僵尸的棺材,在犬神盯着他沉重得仿佛背着整个世界的脚步的费解目光中,慢吞吞地往前走。


他当然是买不起独栋的。而比买不起房子更惨烈的是,他们原本的蜗居在前阵子不幸被首无误打误中开了个洞,那货大概是因为没有头,眼神不好使,老把阴间裂缝开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基本上他每次吃饱了撑的要爬出来玩,都有妖怪民宅不同程度受损。


这也就算了,跳跳哥哥自认是一个任劳任怨的五好青年,拎着被首无的任意门裂缝切下来的胳膊找弟弟缝回去之后,赶在妹妹回来之前,通宵把房子空了一面的外墙重新补好了。


结果人倒霉起来——僵尸倒霉起来,大概也有水逆这么一说。跳跳哥哥带着弟弟一道坐在修缮一新的大门口,迎接出去疯玩了一整晚的妹妹时,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妹妹肚子上的口子,所幸他们是僵尸,肠子不至于一边走一边淌一地。


跳跳弟弟一看就炸了,虽然炸裂的方向不太对。他指着他哥破口大骂,说你能不能靠谱一点,也带着丫头靠谱一点,让我省点心,劳资每天去打狩猎战,拿回来那点血汗钱都不够给你俩买针线。


“辣鸡。”跳跳弟弟生气地总结。


然而事情到这里竟然还没结束。


压垮跳跳哥哥的最后一根稻草,仍然是阴魂不散的阴间裂缝。更有甚者,这回试图挤出来的甚至不是首无。大天狗本来扑扇着翅膀要往森林深处飞,他要开裂缝倒不是秘密,这人天生长得好,在妖怪论坛里人气特别高,放个屁都有一群小姑娘嗷嗷叫着分享坐标,然而大天狗本人不为所动,对长得很像小姑娘的小姑娘和长得并不像小姑娘的小姑娘一概没什么兴趣,于是坊间传言这货是个走旱路的,开裂缝是要把他常年异地恋的对象从底下拉上来家暴鞭尸。


跳跳哥哥其实很不解,走旱路怎么了?毕竟他自己身为僵尸,必然是只能走旱路的,走水路就沉底了——有理有据合情合理。所以也不怪跳跳妹妹时不时要跟她小哥哥咬耳朵,说自家大哥必然是个清纯好不做作的奇葩。


而当迎风飞翔的大天狗一不留神给台风吹得脸朝下迫降在了跳跳一家的大门口,阴间裂缝再一次搞垮了跳跳哥哥的劳动成果之后,清纯的跳跳哥哥被迫变成了清贫的跳跳哥哥。


跳跳哥哥决定搬家,远离这个风险特别大的伤心之地,开始新的生活——顺道摆脱老是大半夜不睡觉在他们家隔壁打架打得嗷嗷叫的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


于是跳跳哥哥麻利地收拾好了行囊,把一脸妈的智障的弟弟和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妹妹统统塞进了棺材里,把摔得鼻青脸肿的大天狗和打架打得衣冠不整的茨木和酒吞全部抛在了后面的废墟里,就这么踏上了新的征程。


当然,跳跳哥哥还打着不为人知的小算盘——希望脱离一大群基佬的包围,给弟妹找个可人的嫂子。


 


和每一个进城务工的妖怪一样,跳跳哥哥先七拐八拐找到了妖怪综合办,打算租个离影视城近一点的房子,最重要的是,房子质量和隔音效果都要好。


鉴于住在人间界的妖怪基数不算太大,按照每五十个妖怪配备一个HR的原则,每个城市只有一个综合办负责一切五花八门的事情。当然在他们这里,综合办出外勤的频率很高——这取决于茨木和大天狗拆房子的频率,如果白狼修行回来,拆房子的队伍里还要加一个首无。


在这些上了黑名单的拆迁办分子里,综合办的工作人员最喜欢首无,最不喜欢大天狗,毕竟综合办的禁闭室空间有限,平时还要当储藏室和更衣室用,把首无关起来只需要一个储物柜,把大天狗关起来得考虑他的翼展,他一来,络新妇就拒绝值班,她的高跟鞋没地方放。至于茨木和酒吞,虽然每次犯事都要组团,不过鉴于茨木总是十分为综合办考虑,老喜欢跟酒吞挤在一个禁闭室里,综合办对他俩的评价还不算太差。就是夜里有点吵。


跳跳哥哥险些也上了综合办的黑名单。他的家当和弟妹过于沉重,综合办地方逼仄,先是棺材险些把大门给撞塌,等他一脚踩进去,又结结实实把人家的瓷砖踩出来一道裂痕。所幸值班的是络新妇,瞧着蛛网似的裂痕很是亲切,没跟他计较。


然而她听完了跳跳一家的来意,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最近大家都往城里跑,我们这儿房子越发紧张了,影视城那地儿抢手得很,单租的早没了,要不然你们考虑下跟别人合租?”


跳跳哥哥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大家都是妖怪嘛,住在那一片搞不好以后还是同事,刚要答应下来,就听见门外一声巨响,跳跳哥哥一头雾水跟着额头蹦出青筋的络新妇一道冲出去,只见一只直立行走戴着面具的白毛狐狸正慢条斯理地把刚刚劈开了棺材的扇子折起来,捋了捋头发,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对着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跳跳妹妹说,“美丽的少女啊,缘分天定,我们又见面了。”


一时间在场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跳跳妹妹还没睡醒,迷糊间根本没看见面前这货自认为英俊非凡的面孔,视野里只剩下毛绒绒时不时晃一下的大尾巴。跳跳妹妹十分惊喜,嗷得一声扑了上去,一伸手,没轻没重撸下了一捧轻飘飘的白毛。


狐狸给拽得原地蹦了起来,斯文败类的形象荡然无存,倒像是一只炸了猫还在追自个儿尾巴的猫。


跳跳妹妹挂在人家尾巴上不放,“又是你呀,大尾巴叔叔。”


狐狸肉眼可见地风中凌乱了,“小生哪里像叔叔了!等等你先放开小生的尾巴,小生要秃了!”


络新妇也很惊喜,“哎呀你们认识呀,那太好了,”她指着抓狂的狐狸对跳跳哥哥说,“这就是我刚刚跟你提的合租的那位,妖狐。”


跳跳哥哥本来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妹子怎么会认识这么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妖艳贱货,结果下一刻他妹子就说,“你昨天那一下捅得我肠子都要流出来啦,小哥哥缝了好久呢!”


跳跳哥哥:“色狐狸!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而他也许并不如他自己认为的那样是一个合格的妹控,毕竟在他想明白其中关节准备发怒之前,女红技能升得比攻击技能还快的跳跳弟弟连话都懒得说,已经飞快地出了拳,成功命中该死的狐狸软绵绵的肚子。


被打一拳不可怕,毕竟妖狐他既然姓妖艳贱货的妖,隔三差五被打一顿没什么好稀奇的。然而被僵尸打一拳就有点蛋疼了,毕竟那是僵尸,硬邦邦的雷霆之势让妖狐憋屈地吐了口血。


“辣鸡,”跳跳弟弟冷漠地说,“污浊的辣鸡。”


跳跳哥哥:“???”


络新妇津津有味地看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到一道蛛丝回办公室,拎出来一把钥匙塞给跳跳哥哥,“看到你们感情这么好我就放心了,要好好相处做相亲相爱的室友哦!”


跳跳哥哥:“???”


络新妇看完热闹转身就走,留下跳跳一家和妖狐大眼瞪面具。


跳跳妹妹抱着妖狐的尾巴完全不在状况里,招呼她哥说,“叔叔的尾巴手感真好,哥哥你要摸摸看吗?”


跳跳哥哥狐疑地朝简直生无可恋奄奄一息的狐狸走过去,一摸之下惊为天人,“咦,是不错。”


跳跳弟弟:“……”


小伙子看起来想连他不在状况里的亲哥一道揍,反正他有群攻DOT。


亲哥迅速叛变,问弟弟说,“你要摸摸看嘛?”


妖狐终于慢半拍地想明白了络新妇刚刚那意思,看着女妖婀娜的背影垂死挣扎,“小生不要跟他们住啊!你们够了,放开小生的尾巴!信不信小生突突你们!”


 


最终不事生产吃着低保的贫困户妖狐还是没能凭借他自认为天下无敌的颜值说服络新妇改变主意,被迫瑟瑟发抖地和跳跳一家做了室友。


他认为络新妇没有被他吸引进而爱上他最后被他杀掉的原因是他还戴着面具,他依稀记得自己不戴面具的样子帅得可以上天,然而这该死的面具并不能摘下来——如果有小姑娘因为摘他面具被他捅死了,他就要被终身刑拘了,妖狐觉得这个事实很残忍很不公平,让他从此失去了赖以为生的颜值。


偏偏跳跳哥哥还要教育他,“年轻人要有点追求有点理想,怎么能天天混吃等死呢!”


妖狐尾巴上挂着人家的妹子,很委屈,“小生也想干活好吗,问题是人家不让带面具啊,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跳跳哥哥之前长期住在森林里,不太听得懂人类社会的谚语,有点莫名其妙,“我本来就不腰疼啊。”


妖狐简直气笑了,挑衅地说,“要么你把妹妹嫁给小生,小生成亲了就好顺理成章摘面具了,你们家又杀不死,这不就能洗心革面重新做狐了嘛。”


跳跳哥哥一言不发,解下棺材,在妖狐期望能突突突突突突突然而却只有突突的懵逼中把他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跳跳哥哥揍完妖狐,背起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棺材,想着死狐狸毛绒绒的手感,恋恋不舍地去影视城上班了。


他们这种本色出演的群演收入颇丰,碰上拍丧尸围城的专业剧组,不仅当日结清冥币,还提供修补服务,下了戏把主角们捅出来的口子全部缝好,让他回家不至于再遭他弟的白眼。


这天跳跳哥哥拍戏碰到了海坊主,海坊主拍戏也很吃香,毕竟《龙宫一日游》、《我老公的定海♂神针》都是最近的大IP影视剧,水产群演非常紧缺。两个人下了戏去喝酒,许久未见一时高兴地上了头,海坊主灌完最后一杯,醉得人事不知,现出了大鲶鱼的原形,跳跳哥哥也没好到哪里去,总算还记得要给综合办打电话,让他们派水产运输车来把海坊主送回家,结果摇摇晃晃站起来,一扭头看见酒馆角落里,妖狐正搂着个漂亮妹子笑闹。


跳跳哥哥看看那头领着低保却挥霍无度的妖狐,再看看脚边离水缺氧也坚持拍戏的海坊主,觉得前者实在没个人样——狐样,于是更加摇摇晃晃地朝妖狐走过去,不由分说拨开蠢蠢欲动要掀他面具的小姑娘,把死狐狸提了起来。


妖狐:“???”


跳跳哥哥喝醉了之后更加伟光正了,痛心疾首地说,“你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


妖狐还不知道自己死到临头,试图怼他,“那小生怎么办?你又不肯把妹妹嫁给小生。”


跳跳哥哥用自己本来就僵硬喝醉了更加僵硬的脑子想了好一会儿,在酒馆工作人员娴熟地给常客海坊主泼水抢救的哗啦水声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猝不及防掀了妖狐的面具。


妖狐并不能控制自己,等反应过来,扇子已经把面前的僵尸青年捅了个对穿。


妖狐缩缩脖子,认为自己又要被暴揍一顿,视死如归一般准备拼一拼脸突突他。


跳跳哥哥低头看了看插进自己心口的扇子,慢吞吞握着狐狸温热的手腕子,把扇子扯出来,又摸了摸对方蓬松的尾巴,挺高兴地说,“那你跟我成亲吧。”




Fin.

评论

热度(236)

  1. 睦牧~乐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