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五)

Never Satisfied:




转眼就是新年,W飞来飞去到处应酬。好容易得了点空闲照例要去国外放松一下。问L要不要一起。


L古装片拍多了,文绉绉地回了句:“心向往之,身不能至。”


L年初四才被放回家,亲朋好友还没应酬完,又赶在回剧组前先进了趟京。


某大导有部新戏要开机,正在挑演员。


不料一下飞机就被狗仔盯上,L又厌烦又好笑,索性发到社交平台上挑明。


W看到L的动态,发消息过去问在京能呆多久。


L说只是见一下导演,还要连夜滚回剧组继续白马银枪。


工作上的事L不瞒W,W消息比他灵通。


W遗憾地道:“我俩前后脚。”


L回了个(笑哭)的表情。


 


L的戏一部接着一部,在W看来没完没了,简直像是一辈子都不会结束。


这让W焦躁。


他见不到L。


W自己忙碌,故而习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现在L呼不来又挥不去,令他无所适从。


然而拍戏是L的工作,工作不结束是常态,结束才糟糕。


W不是L的工作。


 


除非W是L的工作。


 


W被自己的新念头困扰。


理智一再告诫他这个傻逼决定有多后患无穷;欲望却在不断鼓吹为何不能随心所欲。


W坐在电脑前一根接一根抽烟,意识到自己进退维谷。


这令他难以接受。


他向来自视甚高,却不知因有所求,必有所困。


 


L在奔赴影视城的苍茫夜色中收到W的信息:给我空出一段时间来。


L睡眼惺忪的发了个问号脸。


W回了他铿锵有力的四个字:


“投资!赚钱!”


L霎时清醒过来。


他靠在椅背上反复看着这四个字。


车窗外天色渐明。


 


既然说到投资赚钱,那当然就不是坐在银行大堂里填五分钟表格买个理财;也不是听某理财公司业务员花一小时讲解收益来源。


高收益背后的自然是高风险。W有五个亿可以亏,L可没有。


W当然不会忽悠L那两个血汗钱,可是也不愿意让他赚得那么轻松。


带他玩是一回事,怎么玩,L还是要自己搞清楚。


 


投资也是一份工作,是工作就要花时间。


整块的时间L没有,碎片还是可以挤一挤。


L尽量挤出时间到W在S市的一处豪宅报到。这屋子L来过一次。如果时间可以倒流,L估计会一巴掌拍死那天晚上发照片的自己。


往事不堪回首。


然而这屋子集工作娱乐于一体。


W的几套班子经常拿这当临时据点开会,资料设备一应俱全。更有狐朋狗友时常逗留不去,美食好酒不断。大家各忙各的,互不干扰,偶尔凑在一起去喝酒宵夜,或者不可描述,实在比L一个人呆在家里枯对数据效率要高。


L文科出身,对于图表数据并不在行。W虽存了旖旎心思,却也没时间没兴趣陪小学生再读,他给L找了专业人士传道授业解惑。但是虽然L挤出了时间投入新事业,W却没空守在大宅里等L临幸。


又一次错过,W走在机场的VIP通道里冲秘书发脾气:“你怎么一天到晚跟着我?”


秘书呼冤:“老板我这可是出差啊!”


W在飞机上想着哪天L也能陪他出一趟差,不由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梦,醒来只觉前路漫漫。


秘书在工作群里认真和同僚讨论,是否有必要请哪位小姐飞一趟,毕竟老板看着欲求不满。


 


只有偶尔一起开个会,W在一堆歪瓜裂枣里看着L摆出的求知若渴脸,方觉心意稍平。


至少还能看见。


而且真的好看。


 


投资回报率之低,令W不得不反省自己。

评论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