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三)

Never Satisfied:




W和L第一次在公众视野下的互动引来各方关注,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大家都满意。


吃瓜路满足于八卦心。


M大神满足于直播人气。


L满足于正常互动被人得见,一改前观。


他想,这人生意外的插曲终于算是过去了。


花好月圆。


更有赵先生婚礼一结束即奔赴大西北,投入劳动人民热火朝天的艺术创作中,一慰L独在漫天黄沙中的凄苦。L高兴得肉夹馍都多吃了两个。


W则终日飞来飞去,投入到老爹公司的香港上市和武汉开业中。


 


W从小被教育要会忍耐,要会等待。


W没有学会忍耐,逞口舌之勇是他的特权,否则还要钱干什么。但是W学会等待。他有个朋友学不会。总是想搞明白等待的终点是什么,最终崩溃于无尽的空虚。


有很长一段时间W会在午夜惊醒,也妄图透过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黑夜看清终点。


然而夜像不会终结一样在眼前凝固。


他爬起来抽烟,身边的女伴被吵醒,娇嗔地问你干什么。


W看着女伴无知无愁的面孔,想到他老爹经常说的一句话。


你要先定个小目标。


 


W看到L的那条信息时,一瞬间以为自己的小目标提前实现了。


但是他随即否认了这个荒谬的念头。


L是蠢,但L不是弱智。


手机里各个群早就炸开了锅。全是“啊啊啊啊、“噢噢噢噢”,间夹着“什么情况”、“怎么了”的疑问。


W关了信息提示给L打电话。


那头机械的女音表示对方已关机。


W暴躁起来,回到群里问那傻逼人呢?一瞬间被狐朋狗友的贺电、求证和采访感想淹没。


关键时刻还是时刻监视娱乐圈动态的营销号靠谱,汇报L正在电影院里欣赏他自己的英姿。


L欣赏自己英姿的时候喜欢关机陶醉,号称专心学习检讨。W又问他是和谁去的,这回连营销号都无能为力。


W一边差人去找L助理的电话,一边在房间里踱步等电影结束。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这一刻变得紊乱,W竟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然而时间之公平就在于无论快慢终要过去,助理电话找到的那一刻L的电话也打通了。


W的声音稳如泰山:“傻逼,你被盗号了吗?”


L:“啊?卧槽!!!!”


 


W的小目标确实还没实现。


 


L就盗号问题忙于咨询律师,W作为半个当事人百忙之中拨冗询问进展。


W其实更愿意纠结于名誉问题,而L独关心邮箱信息被公布。


W不耐烦:“不就几个破电影合同吗?你不是也没准备接。”


L郁闷地道:“还有那个KTV的投资计划。”


W嗤笑一声:“放心,那个已经给我毙了。”


L愣了愣:“艹!”


 


这个计划源于他们一次喝酒唱歌。


中国人的很多生意和创意都是在娱乐场所谈出来的。


W当时一边喝着酒一边信口开河地批评他们所在的地方。毛病挑着挑着就挑出了灵感。几个人一合计,似乎也不是不可行。


L对批判不在行,但是手头日渐宽裕,对于投资不由跃跃欲试。当L提出也想参与的时候,W忽然第一次意识到,L确实没有爬床的打算。


他不是要资源,他要合作。


W一时分不清相比从各个渠道联系他,想要他投资500万的男男女女,L是更聪明还是更笨。当然W不会给任何还差500万的计划投资,也不会差L的500万。


但是W想搞L,因此更不能有长远利益牵扯。


 


L怏怏不乐地放下电话。


L曾经分析过W时不时抽风一般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认真问过自己,如果,只是如果,W明确提出交易该怎么办。


他反复进行灵魂拷问,最终确信自己可以抵挡诱惑。


L出生普通家庭,一路平凡但也顺遂,没吃过什么苦。对名利的渴望并不会突破自小接受的道德观设置的警戒线。


五位数字一瓶的酒和三位数字一瓶的酒,口感固然有差,但还不值得为此失去什么。


然而富贵不能淫是一回事,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是另外一回事。


人可以抵挡诱惑,却不一定能承受痛苦。


虽然以L对W的了解,W不屑于,也不至于这么无聊的做出逼他就范的事,但是因为叩问内心深处得到的答案并不让自己满意,L始终不愿和W起正面冲突。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尽量让W有所顾忌,不要过界。


没有什么比利益关系更让人倒胃口。


然而W不干。


 


W暂时不打算理L。


W正在张罗自己的生日派对,广发英雄帖。


回复有去的有没法去的。他交给助理统计人数。


L只回了两个字:拍戏。


W一时间想起许多关于“得失”的古老质朴的格言。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