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七)

Never Satisfied:




L进了大导的剧组,先去Q市,后又转到京城,忙得马不停蹄,偶尔打几次游戏,和W也没碰上。


W没有联系,L就默认他接受了自己的态度,心里顿觉轻松不少。但另一方面又有些担心影响到合作投资的事,不免惆怅,只能寄希望于W公私分明。


新戏是个大制作,每天拍摄现场都是浩浩荡荡上千人,各种新兴技术轮番上阵。L戏份不重,存着学习的心,只要有通告,便几乎整天泡在片场观摩。眼见不同位置不同部门不同国家的人沟通协商、明争暗斗而又终归互助合作,看多了,就觉出自己的渺小来。


一部电影的形成,需要千千万万个步骤,每个人都只能完成自己的一部分而已。


人生大抵也如此。L想,自己唯一能控制的,不过是做好自己。


 


W进京那天L戏份结束得早,导演要带他们几个青年演员赴一个局。


京城是达官贵人聚集之地,L为自己往后事业着想,也不得不增加了许多应酬,因此便没有推脱。


L他们几个到得早,正和一个老总聊着天,W随自家公司的高管进来了。


那老总聊得正高兴,眉飞色舞地空口给他们几个青年演员画饼,听到声响扭头看到W,那原本漂移不定的目光就落到L身上停了停。


W和L的事这几年时不时闹得满城风雨,各个圈子难免诸多猜测。然而由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这种猜测的外在表现,最终都冲着L去了。


有不在乎的、有不屑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想借着L拉关系的,也有想卖L人情的……不一而足。


那老总倒也不是真对L有什么成见,然而这本能的目光停留还是刺了一下L。


有人引路,W便随着公司高管朝L所在的这个小群体走过来。


 


W也没想到在这里看到L。


他因工作关系向来到处乱飞,京城是一个相对密集的落脚点。这次原本想办完事后再约L见面,没料到先在社交场合见到了。


W带L去过一些自己朋友的局,但都是自己人,比较轻松随意。这种道貌岸然的场合见到L还是第二次。


L站在人群中是有些显眼的。


W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场景。


如果不是那个误会,W想,事情是不是就不会这样荒腔走板了?


L的拒绝并不在W的意料外。


然而晚了。


 


W随着引荐一一握了下手,到L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明着暗着的都扫了过来。


W感到L的掌心一片冰凉。


他抬头看了L一眼,见L眼里先是惶惑、接着委屈、最后又漏出一丝狠意。电光石火间,W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看出了这么多的情绪。他略一犹豫,放开了L的手,笑着道:“你也在,我还想着要问你明天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呢。”


L也笑着问:“什么时候到的?呆几天?”


“刚下飞机,明晚还要飞。忙得跟狗一样。”


说完这几句显得熟悉又不过于亲密的话,W示意一会再聊,就转向了其他人。


一屋子千年的狐狸,一时竟也拿不准他俩的关系,但是显然没戏看,也就兴致缺缺地收回了探究的目光。


L松了口气。


他没想到把话说开了后,W这样明白事理,心里不由十分高兴,再一次对W生出了点亲近之意。


 


酒过三巡,L离席去洗手间。


他资历浅,这种场合难免要被多灌一些。出来的时候看到W等在门口,L念着他早先的友善,就冲他笑了一下。


L真心笑的时候整张脸都皱成一团,见牙不见眼。


傻逼兮兮的,W有些嫌弃地想。他摸出烟递了根给L。L接过。两人都有烟瘾,就走到窗口去抽烟。


W打了火,L凑过来。他刚洗了把脸,有细小的水珠还沾染在额头上,随着他低头的动作滑落下来,划过被酒精熏得微红的眼皮,落在长长的睫毛上,随着跳动的火光一闪,消失在幽深的眼里。


L眨了下眼。


W喉头一紧,往后退了一步,收回手。


L未觉有异,直起身,喷出一口烟雾。


“傻逼,”W哑着嗓子道:“喝那么实在。”


L“嘿嘿”笑了一声,望向W的表情带着点亲昵的讨好:“你今天怎么在这?你不是不搞娱乐圈这块吗?”


“搞啊,为什么不搞?”W看着指尖袅袅升起的青烟,一手轻轻抚摸着扣在手心的打火机上的花纹,他感觉到自己内心疯狂增长的渴望,就像一个红眼的赌徒,不断加注,不到翻本不肯离席:“你搞不搞?”

评论

热度(266)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