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八)

Never Satisfied:




W这人属于丈八烛台,照得见别人,照不到自己。


这本来没什么,世人几乎都如此。但W的问题在于别人被他照见了,他就忍不住要说出来。


娱乐圈的水,偏偏还特别不经照。


这本来也没什么。


W高兴骂谁就骂谁,他犯不着小心翼翼。


然而这不是L的行为准则。


L是生日许愿都恨不得“世界和平”的人,最烦无端生事。


他和W打游戏,看W和对方嘴炮,忍不住私信W:“娱乐圈不是你这样搞的。”


W不爱听教训,一边操作着游戏角色砍人,一边嘲讽地道:“你们虚伪惯了,听不得真话?”


L跟在他身后一颠一颠地走,耐着性子道:“你既然决定搞娱乐圈,那以后说不定要合作。圈子这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干嘛不和气生财?”


W不屑地道:“怕什么!谁还会跟钱过不去?有钱可赚的时候自然乖乖就过来了。”他放了个大招,又意犹未尽地道:“都像你左一个生日快乐,右一个生日快乐,也没见有什么用。”


L被他堵了几句,有点不高兴:“你自己也会说,分手后讲对方的都是最渣的。我又何必失风度。”说完一扭头钻草丛里去了。


没想到敌方也正埋伏在那,狭路相逢,L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在语音里高呼大神相救。


大神应道“来了来了”,赶到的时候正看到W挡在L前英勇就义了。


W一边倒地一边还在问L:“你和那老婆娘搞过?也亏你下得了口!”


L一个空q在W倒地的尸首上炸开,灿若烟霞。


“……”大神默默扶额。


L躲在大神身后亦步亦趋,“尼玛我是指合作!好聚好散懂不懂!”


W躺在地上等复活。


天高云淡,劲草随着风刷刷地从游戏人物的脸上刮过。


“那你以后也不会骂我?”


L抱着大神的大腿白抢了个人头,莫名其妙地问:“我为什么要骂你?”


W没回。


他操纵角色站起来。


残阳如血。


他捏紧拳头。


屏幕上突然跳出“胜利”字样。


W推开键盘,点了支烟。


L又发过来一个问号。


大神在语音里问:“校长,还来吗?”


W道:“不来了。”


 


他忽然想,宁愿L到时候骂他。


恨入骨髓,痛彻心扉,一世不忘。


 


L见W拒不受教,只好回头自己在社交网络上发扬团结友爱的精神。


 


天开始热起来,L终于拍完了那部耗时耗力的古偶,迎来了两年多来的第一个小长假。离下一部戏进组还有两个多月,虽然有档早就谈好的综艺要录,时间上比之前还是轻松了不少。


L抽空回了趟学校。


走在校园里,看到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L才意识到已经放暑假了。


有人认出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倒也没上来打扰。


L这两年已经远离了偶像明星的路线,走在路上也仿佛只是普通的帅小伙。


他见了自己的老师,聊了一会,撒娇道:“感觉自己还是个学生。”


教授心里高兴,脸上还是板着:“在表演这条路上,你当然还只是个学生。”


L连忙道:“是是。”


他陪教授吃了晚饭才告辞。


夏天日长,天还没完全黑透。天边晚霞绮丽,似一匹纱笼,随风舞开。


W电话打了过来:“在哪?”


L晃悠悠的走在林荫道上,“在学校呢。”


“学校?”


“母校。看看老师。”


“你到是乖学生。”W嗤嗤笑了一声,“等着,我过来接你。我们去KTV。”


“别别!”L连忙道:“你那车招摇的,明天就得在学校传开了。”


L以前念书的时候,一到晚上,学校门口就停满了豪车。


有学生家里的,当然也有不是的。


L那时候也想过,至于吗?


后来入了行见得多了,明白很多事身不由己。贪恋痴嗔,总有原由。唯一能说的,不过是自己没做过。


因没做过,便可理直气壮的面对W。


“我不去了,我明天早班机回家。”


“回家?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就回家啊。”


“卧槽!”W不可思议地道:“你他妈真还当自己是学生啊?放暑假回家?”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空自然回家看爹妈。常回家看看,没听过啊?”


W沉默了一下,“没听过。”


L一怔。


他忽然意识到W的身份。意识到W父亲的身份。


一直以来他只觉W的身份压得人透不过气,却没想过这些对于W来说意味着什么。


首富大概,也并不常呆在家里吧……L想到他看过的狗血豪门恩怨剧,孤独寂寞冷的富家公子哥,有些不好意思的期期艾艾地道:“你,你也别太难过……”


W过了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哭笑不得地骂道:“你脑子进水吧!我每个月准时准点觐见我爹,我难过个毛啊!”


天色暗下来。


路灯在枝繁叶茂的梧桐树的缝隙里,一盏接一盏亮起。


因着放假的缘故,校门口的车稀稀拉拉的。


有盛装的男女生走过去,拉开线条流畅的车门,雪琢般的面孔,在暧昧的光线里一闪,隐没于黑暗。


这世上有很多很多种人。


有很多很多的选择。


但是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


L忽然明白,很多时候他不明白W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那样做,是因为他是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


然而他不是W。


他与W出生不同,性格不同,成长环境不同。他不能从自己的立场要求W变成贴合他需要的一个人。


W就是W。


他可以选择跟W做朋友,也可以不跟W做朋友。


但W只会是W。


 


“你什么时候到啊?”L道:“时间太久了我可不等。”



评论

热度(267)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