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九)

Never Satisfied:




W要L去KTV,倒也不是纯为了玩闹。


他资助的一个电竞项目要搞四周年庆,计划请一些明星站台造势,W之前也和L提过。但想到要和W同台亮相,L不免心有余悸。自己的公众形象刚刚有点扭转,再和W绑在一起搞不好前功尽弃,就一直含糊拖着。


W向来强势,根本没把L的拖延放在心上,这次是要找他说明具体方案。


L站在戏剧学院门口想通了决定接受W这个不着调的朋友,便觉得既是朋友就该尊重。虽不至于以和W相交为荣,也不该以此为耻。


他拉开W那辆全国独家的豪车车门,一屁股坐进去的同时,心里也就不再抗拒和W一同出现在镜头前。


不过是些非议,L想,这一点都不能受,也不配和人做朋友了。


 


W自然不知道L内心的变化,但也渐渐觉出L对他的态度不同起来。


L以前和他相处总带着三分戒备,三分隐忍——W当然知道这态度的由来,事实上这甚至满足了W的部分恶趣味。他享受着自己的撩拨、试探、轻微的越界引起L炸毛又故作镇定的反应,隐约有种猎人玩弄猎物的血腥兴奋。


但是现在L却丢掉了那种戒备。朋友聊天的时候不再小心回避某些话题,也不再对一些玩笑坐立难安,甚至不再找借口婉拒他的一些邀请——如果他不想参加,会直接说“累了”、“没兴趣”、“心情不好”……只是L进了新剧组后,这“心情不好”的次数与日俱增起来。


新戏角色是个经典形象,无数前辈演绎过,L压力颇大。合作多次的导演也一改以往的方式,对他提出各种新要求,弄得L很有些无所适从。更不要提天气炎热、造型受罪、威压吊到他喊救命了。


工作上L自然不敢带有任何不满消极情绪,但是下了戏再让他应酬却也没那个精力。L不再对W敷衍的结果就是W频频吃到“心情不好”的闭门羹。


W不知道自己在L心中地位得到了提升,只觉自己长这么大除了爹妈就没扫过别人“心情不好”的台风尾,此番体验真是既新奇又令人恼火。


然而他对L存了别样心思,一时倒也拿L没有办法。就这样一直熬过了立秋才算有个好消息,令L不再“心情不好”。


 


W这边敲定了周男神出席那个四周年庆表演赛。W把消息告诉L的时候,L差点喜极而泣。他抽抽搭搭地道:“哥,你可救了我了!”


L新戏戏份不紧,就是拍得苦。之前每天拍完只想躺在床上挺尸,现在却生出动力抽空请电竞大神带他练习,以求在偶像面前露脸。


L把将要见偶像当做辛苦工作的唯一慰藉。


W不懂L的偶像情结,只觉这傻逼脑回路清奇。但是W忍受了L个把月的“心情不好”,突然得听软言笑语,恍惚间感受到了那么点掷千金博一笑的味道。


 


L指望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到了日子却依然打得惨不忍睹,以至得到了偶像的特别垂问,搞得倒像曲线救国。


比赛结束后W开玩笑道:这五打三,我也是尽力了。


L当然并非存心卧底,实在是他水平有限,平时都是靠大神们带他装逼带他飞,真要他在一众好手前发光发热,也实在强他所难。


好在他是嘉宾,表演赛又只是凑个乐子做宣传,众人见W都不介意,自然更不介意。


活动举办十分成功,之后的正赛里W投资的战队又拿到了总决赛的门票,晚上庆功,大家都很高兴。等W看到网上那张疯传的L区别对待握手图时,舆论风向已成定局。


信息群里,秘书多次请示是否需要控制舆论。W好胜心强又习惯自我中心,秘书知他必然不喜网上有心人踩一捧一的言论。但是L身份特殊,他也不敢擅作主张。


W看着调侃的“家里人”三字半晌,回道:不用了。


 


散场的时候已是凌晨,不赶行程的人都住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里。


也不知是哪个知情识趣的下属体贴的把L的房间安排在了W隔壁。夜色正浓,灯光暧昧,到了L房门口时,W忍不住起了点色心,看了眼L。


不料L也正在看他。


L喝得有点多。眼神朦胧,脚步虚浮,半边身子倚在门上借力。然而实在是高兴,整张脸上都堆着傻笑,道:“WSC,谢谢你。”


W见过L傻乐呵没见过L高兴。


高兴不是看了一部喜剧畅怀大笑。


高兴是满足,是得偿所愿。


W有点心软又有点酸。


他捏着磁卡道:“傻逼,你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是为了你请的周吧!”


L愣了一下,先是有点茫然,然后又笑了,撇着嘴道:“不是那回事。”他尾音拖得有点长,像是埋怨又像是撒娇。


灯光将他的脸部线条修得极为柔和,眼睛浸在水里一样漾着光。


他看着W。


坦诚、愉悦、信任。


W仿佛看到了赤裸的L。


那不是生理意义上的赤裸,而是心理。


L毫无掩饰的站在他面前。


他是这么柔软,无所防备,仿佛伸手就可以攫住。


W感到心脏在胸腔里狠狠跳动了两下,灵魂都像是为之战栗。



评论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