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一)

Never Satisfied:

就……祝两位老板发财……




十一


L深夜到的酒店,感觉还没睡上三个钟头,就被门铃声吵醒了。


P少站在门口,道:“快点、快点,今天要一雪前耻。”


L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睡眼惺忪的道:“什么?”


P少一路推着L去浴室:“快去洗漱、吃饭、战斗!”


L被他推进去,又探出头,“这到底是干嘛?”


P少正帮他把窗帘拉开。


南国海滨的阳光像一片海水似的涌进房间。L被刺得一闭眼。他缩回脑袋,听到P少说:“哟,你这房间风景比我的好!”


“跟你换?”L刷着牙含糊不清地道。


“可别!老王一番心意!”


P少属于喜欢开他和W玩笑的那伙人。早些时候颇让L坐立难安。但是L现在心下坦然,听着也就不过是个玩笑。


他吐了漱口水,笑道:“瞧你这酸劲。”又想起来问:“老王呢?”


P少也笑一声:“指挥千军万马呢。”


 


L昨天到得晚,就和W通了语音,也没见着面。心里想着今天是W的正日子,见了面要说声“生日快乐”。及见到W,却是在酒店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里有不少人,桌上堆满了像是代表不同战队的各色运动衫,地上放着许多做游戏用的道具。


L上过几次户外综艺,大部分玩意还能认得。他一路看过来啧啧称奇,对P少道:“你们玩得够小清新的啊。”


P少把一套红色的运动衫递给L,“你和我们一队,我昨天就要求了。”


这时候W走进来。


他穿着一身黑,拍了拍手道:“兄弟姐妹们,今天继续加油!”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闹哄哄有请示工作的、有打招呼的、有攀关系的、有求关注的……W 被人群挟裹着往外走,L也不知道W有没有看到他。但是那声“生日快乐”却一下像是无处可说了。


他换好衣服和P少到了酒店的沙滩,这才发现外头的人比屋里还多。


数不清的年轻男女穿着各自队伍的衣服,三五一群的站在一起聊天。


一时之间L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的运动会。


然而这些年轻的面孔看到他却不是特别友好。无数带着揣测和窥探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向他,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又回避开。


活动对L来说都很简单,不过是综艺节目里常玩的一些项目。他有经验懂诀窍,便做得比其他人好些。


P少的那个队前一天还是倒数,有了L后竟然一路冲到了亚军。


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


难免几句泛酸的话落在L耳朵里。


L很少参加W的娱乐。常见的人也就是W身边亲近的几个,还有些工作上的伙伴。


一部分是他确实不喜欢,一部分是顾忌自己艺人的身份,怕W哪天真的穷极无聊搞出酒池肉林来。


L这次来是做了心理准备的。然而他一整天也没见着W几次。W忙碌的往来于各个比赛项目中,许多别有所求的人为着取悦他而卖力。


W是他们唯一的裁判和观赏者。


要是再配根权杖,就该坐在王座上了。


这样想的时候,L就觉得自己这次来得没什么意思。


他特意调开时间,怀着郑重其事的心来,最后却是在各种有色的眼光中和基本都不认识的男男女女玩着幼稚的游戏。


简直像是又录了一天综艺,还不赚钱。


L心里苦笑,只好告诉自己,W有权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生日,他也就当是社交一日游了。


 


到了晚上,人越发多起来。


L在人群中看到H姓影帝,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L刚结束的这部戏,还有早些时候合作的一部,演的角色都是接的影帝的棒,心里颇觉有几分缘分。影帝又是个情商极高的,W过来的时候,两人已聊得十分高兴。


W和影帝也有些生意往来,两人打了个招呼。影帝又说了几句祝福恭维的话。司仪在麦克风里请大家就坐,晚上的表演要开始了。


L扭着头要找P少。


W看在眼里,问:“你找谁呢?”


L道:“P少啊,我们那个队坐哪了?”


W就有几分不高兴地道:“你不要管他,你跟我坐。”


这话一说,边上人的目光就都汇聚了过来。


W身后的那个女孩,先前一直十分端庄矜持的站着,这时也忍不住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L。


L顿时就难堪起来。


他敷衍道:“我跟H老师一起吧。我还有事和H老师说呢。”


W道:“H老师当然跟我们一起。我好难得请来的。”


影帝无辜躺枪,只好装作未觉有异地“哈哈”了两声。


 


L陪影帝喝了不少酒。


倒也不是影帝存心灌他。影帝自己海量,看L喝得痛快,便以为他也海量,根本没当回事。


W觉出不对劲,按着L的手臂道:“少喝点。”


音乐声震耳欲聋,L看到W左手边的姑娘探出半个脑袋,滴溜溜一双大眼,在两人之间溜了一圈。


L挣脱了W的手,道:“不是高兴么。”


他和W碰了下杯,仰头一口干了。


他们坐在第一排,身后还有成千上百的眼睛。


W把他放在这里。


他避开一双又有什么用。


L起身去洗手间。


P少也在。看到他挺高兴,“W会玩。”


L拿水泼了泼脸道,“你也有条件和他一样玩。”


P少笑:“我?我玩不来。”他靠在洗手台上,抽了张纸递给L:“倒是难得你肯陪他玩。说实话,你来我挺惊讶的。我还跟W打了赌呢,我说你哪请得动L啊。”


哪里需要请呢?


自投罗网。




老王一番心意。




L把纸按在脸上,“还说不会玩?玩得花样也太多了。”



评论

热度(250)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