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四)

Never Satisfied:

十四




朋友。


L刚被拉进那个游戏群的时候,他想和W做朋友。


L在W家逗猫的时候,他以为他和W是朋友。


W说了那句腥风血雨的话后,L明白W没把他当朋友。


W说以后都不再玩了,L觉得也许可以和W做朋友。


W说投资赚钱的时候,L想W开始把他当朋友。


W说我养你吧,L明白,自己需要和W成为朋友。


W第一次在社交场合顾忌他的身份,L觉得W也可以是个朋友。


L站在母校门口的时候想,是他自己选择W做朋友。


W因他承受调侃而不加反驳的时候,L想他们终于是朋友。


W说你能有一次不推我吗,L想应该为W这个朋友做点什么。


L如坐针毡的在W身侧承受全场异样目光的时候,他终于明白,W从来就没有想跟他做朋友。


可是W说,我们做朋友吧。


 


L头疼欲裂的带着W的这句话飞离温暖的南国。


如果这是一场漫长的战役,那是不是应该算他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然而L品尝不到胜利的喜悦。


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着陆。前轮接触地面的刹那,伴随着巨大的撞击产生了剧烈的晃动。L被晃得心都抖了。


他想W实在太狡猾了。他怎么可以把这场荒谬的追猎以这样煽情的方式结束。


 


仿佛他是爱着他的。


 


S市的冬天冷得让人难以忍受。


那种钻到骨头缝里的湿冷,L在S市生活了多年也没能适应。


他从南方回来后就开始感冒。


感冒不是什么大病,却十分琐碎。


喉咙痛、头痛、发烧、鼻塞、流涕、咳嗽……诸多症状,并不一起发作,也绝不肯一起离开。


L晚上鼻子塞得睡不着,只好坐起来发呆。


人一生病就脆弱起来。外头灯火辉煌,越发衬得室内孤单凄凉。


L擤着鼻涕想起W照顾他的那个晚上。


他有点后悔没再喝多点索性断片完结。


然而W的温柔体贴……L爬起来在房间里兜圈。


太奢侈了。L想。代价高昂。


L半宿没睡,顶着两个黑眼圈和C去看房。


L在S市的社保缴满年限,终于可以不必依靠婚姻关系买房。


C打着方向盘开玩笑:“你怎么不去看W家的项目?不能给你内部价吗?”


L打着哈欠道:“内部价我也买不起。”


C是L的学长,两人也是游戏里熟悉起来的。C是个人精,听出L不打算走W的关系就笑了笑没再说话。


看完了房子C带L去吃饭。


同桌有一位直播平台的老总。他对L道,你要过来帮我,我给你和C一样的价。


中间L和C出去,C问:“怎么样,哥给你争取的条件可以吧?”


L犹豫了一下:“W之前和我提过他搞的直播平台……”


C叼着烟,不以为意地道:“W这样的人,你要拿他走关系,他看不起你;可是你要不拿他走关系,又何必受他的气?”


L没说话。


 


结束后L没让C开车。


C喝了不少酒,L让代驾把C送回去。自己打了辆的。


到了小区门口,L下车走进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天又冷,整个小区都不见人影。


S市今天下了点雪。


这点雪在L这个北方人眼里根本不够看。就薄薄一层,铺在地上像层霜似的。


夜里降温,雪被冻住了,看起来又冷又硬,泛着路灯的微光,有种刀锋的凌冽。


L走到自己楼下,意外看到W的车。


W结束了他铺张浪费的生日派对后,没回S市,直接进了京。一来觐见他爹,二来忙他的几个投资项目。


两人一直没见上面,只在群里说过几次话。


很是客气。


L不知道W来干嘛,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W。


他站在薄雪的微光里傻傻地看着W的车。


W从车上下来。


他穿一件黑色的大衣,演电视一样的疲惫阴郁。


L哑然半晌,只好道:“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


W道:“从机场过来的,临时起意。”


 


他们刚认识那会,W也会这么晚来找他。


车子很突然的开到他家楼下,才问在不在。


有时候是几个人,有时候就W一个。


要是L不在,他们就去别的地方混。要是在,就把他喊下来。他们会去吃碗面,或者小龙虾、大排档什么的。吃完就蹲在路边抽烟聊人生。


准确的说是听W聊人生。


W是个人强势傲慢的人。他习惯于身边的人附和认同。


可是W又是个聪明的人。他分得清真的认同和讨好的认同。


L就想,清醒的活成W可不容易。


这要跟自己较老大的劲了。


 


天又开始下雪。


还是那种下了跟没下一样的细碎的雪沫。


落在人脸上、身上,一下就化了。徒留一点沁人的寒意。


L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W往后退了一步,“也没什么事,你上去吧。”


L叹了口气,问:“你吃过了吗?”


 


L给W下了碗面。


光面。


连个鸡蛋都没有。


L端出来道:“正宗阳春面。”


W嗤笑了一声。


他拿过筷子,吃得稀里呼噜的。


L抽着烟,老实道:“没东西,只好你将就一下了。”


W腾出一只手把他嘴里的烟抽出来摁灭,“感冒还抽什么烟。”


L张了张嘴,“你这个人……”


W又问:“吃药了吗?”


L道:“吃了。”


“怎么还不好?”


L翻了个白眼:“天太冷。”


两人就都想到南方的艳阳。


L尴尬起来。


他起身去厨房收拾锅。


W喝了汤,把空碗拿进厨房。他把碗递给L,想抽根烟又放弃,抱着手靠在操作台上,“你今天见了X总?”


L一怔:“消息传这么快?”


“他们是竞争对手,你说呢?”


L垂下眼看着清水哗哗的冲着锅碗,半晌轻声道:“我没想过去。”


 


L是个随和的人。


随和的人愿意听别人说话,接受别人的建议。


刚开始的时候W会跟L说自己的一些经历。他告诉L他去过的地方看过的人。告诉L怎样做事怎样识人。L都会听得很认真。听到离奇处他会问:真的吗?而如果W说得太夸张了,L就会哈哈大笑起来。


L笑起来很有感染力。


W会想,原来他这么傻的。


可是那时候W不相信L真的这么傻。


如果当时他相信的话,也许他们是可以做朋友的。


然而时过境迁,现在做朋友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不要和L做朋友。


但是他只能和L做朋友。


W也觉出自己的可笑来。


他转身出了厨房,拿起外套,道:“我走了。”


L关了笼头随他走出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看着W打开门,最终只好道:“我答应你的事还是答应的。”


W笑了一下:“那就好。”



评论

热度(268)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