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五)

Never Satisfied:

十五




L年前又见了W一次。


在一个聚会上。


身边的人不知道他俩的事,一如既往的开玩笑。


W突然翻了脸。


气氛一下冷得尴尬。


W出去抽烟。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L身上,有关系好的倒是有几分替L担心,低声问他是不是又得罪了W。


L说你们瞎猜什么呢,多大的人了还开这种玩笑。人家要不要做人了要不要找女朋友了。


L就被人唾弃了说W找什么女朋友,他还要再怎么找女朋友。


W的脾气向来阴晴难料,这里面一多半人还领着他的工资,都不想去招惹他,就怂恿L去化解天子之怒。


L虽不想面对W,心里却又有些担心他,半推半就的从了。


W看到L出来,脸色先缓了一半,等听到L张口第一句就是“你脾气怎么这么差呢”,气得差点想拿烟头烫他。


这是一家私房菜,店面不大,车子就停在路边。W把烟在廊下的垃圾桶上狠狠碾灭,一拉衣服往自己的车走去。


L连忙追过去。


他坐进副驾,伸手就把W的车钥匙拔了。


W愣了一下,骂道:“你他妈有病吧,LGX!”


L攥着钥匙道:“你不能开车,你喝了酒。”


W气得笑。


他伸手去抢钥匙,咬着牙道:“滚下去。”


L往后退避开他的手。


W脾气上来,猛地扑上去揪住L的衣领,挥拳就想揍他。L往后一仰,脑袋磕在车窗上,“砰”的一声响。


这一下磕得结结实实,L痛得眼泪直接出来了。


他忍住没叫,攥着钥匙倒抽了口气。


W挥起的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落在L脑后,用力揉了两下。


L的头发很软,没有任何发油发胶。


他平时出门的时候不化妆,也不弄头发。穿着普通的牌子,去普通的地方,吃很普通的东西。就像这城市里许许多多的普通年轻人。


但他偏偏不是普通的年轻人。


他是个演员。


是个明星。


是个公众人物。


路灯的光散漫的落进车里,在L的睫毛上投出一个小小的光圈,W看到L眨了下眼,眼泪就从睫毛上掉了下来。


W叹了口气,他把额头抵在L的肩上,哑着声道:“我有时候真他妈想直接强了你算了。”


 


W小时候问过带他的阿姨,为什么我不能每天都和妈妈在一起?


阿姨受过培训,很温和地给他解释他的父母是多么重要和忙碌的人。最后十分心灵鸡汤地告诉他,“他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要珍惜你的幸福生活。”


等W长大到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家庭环境和手中掌握的财富后,他觉得自己给自己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凡不能要的,就不要去想;凡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W一直认为L是他想要的。


他不在乎自己的想要会给L带来什么,也不在乎要是他不想要了等着L的又是什么。


他自以为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着,却在快要抵达终点的时候一抬头发现L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他不能要的了。


他想顺从自己的欲念把L变回他想要的,但是感情却在阻止他。


它牵扯着他的手脚,拿捏着他的心脏,它威胁他折磨他,在他歹念横生的时候扼住他的咽喉。


感情横亘在他和L之间,保护着L。


他想真他妈的荒唐。


可是感情因L而生,便不由他控制。


 


W摸了摸L的脸。


L的脸湿漉漉的,有点凉。


W放开他,坐回位子上,又点了支烟。


L抹了把脸,看着车窗外饭店的招牌发呆。


招牌上缠着的灯带一格接一格的闪过去,循环着,永无止境。


L有种被困住的窒息。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被什么困住。


是W?


还是他自己?


他觉得困倦,又觉得疲惫。


 


L进了娱乐圈后难得有一个不用在影视城度过的新年,原本想在S市多呆两天,思前想后,还是收拾收拾行李赶在年前飞回了老家。


到了家才觉得放松下来。


睡起来饭已经做好,坐没坐相会被呵斥,还会被使来唤去的打扫卫生买东西。


L觉得像回到了小时候。


饿了等开饭,放学了就回家,最大的苦恼也不过是喜欢的女生不理他。


世界就这么大。


这么大也够了。


父母擎天,他可以在里面撒着欢的跑。


现在的世界是大了。


可是他哪也跑不了。


他不能改变身份。


W也不能改变身份。


 


他和W直播打游戏。


W盯着他打。


L看着电脑里的那个小人死了又死。


他想现实要是像游戏这么简单就好了。


W可以打死他。


他可以再复活。


谁也不欠谁。


可是他只有一条命。W也只有一条命。


太珍贵了。


他们都玩不起。


 


L卡得掉了线。


W在那头问,L呢?L是不是去哭了?


L想,哭有什么用呢。


他哭不回认识W的第一天。


如果回到那一天,朋友再问他要不要一起打游戏,他一定说不要。


不要。


不要了。


可是怎么可能不要呢?


人都是向光的。


他们追着光走,趋之若鹜。


L重新上线。


他和W组队。


游戏里的那个小人一颠一颠的跟着W走。


他对W说,我帮你抓它。


W说,老实讲,我并不是很需要。


L扭头就走了。


他去打大龙。W又过来帮他打。


W说,菜逼。


 


L说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了。


W说,好,你休息一下。他犹豫了一下,又说,你等会想再玩的话发消息给我。


L说好。


他没有再上。


他睡了好长好长的一个觉。


梦里面他和W在打游戏。


世界那么静。


 


L生日前一天下了很大的雪。


真正北方的雪。


天地间一片苍茫。


L的生日很妙,情人节前一天。


以前的人肉麻,都说他是情人的礼物;后来世风变了,他就变成了二逼。


难得生日赶在年里,亲戚朋友都在,大家就吵嚷着要给他过生日。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他反而变成了最闲的那个。


他只好出去遛狗。


狗是他在影视城捡的。


刚捡的时候胆怯瘦弱,现在肥胖懒惰。


他揉着狗脖子教训狗:“你这样懒惰怎么行,要是有一天我不要你了……”


狗不开心了,抬爪子糊在L脸上。


L抱着它,叹了口气:“我也就是说说,你这脾气也是不能好了。”


他不会不要狗,但是W可以不要他。


W要是不要他,他也不能抬手糊W的脸。


他能怎么办呢?


W要他怎么办呢?


他坐在楼下公园的木马上,看着狗在雪地里撒欢。


W给他发了条信息:生日快乐。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由着性子乱来。他尊重他。


他爱他。


他竟然爱他。


有朋友带着东西过来,看他坐在雪地里发呆,上来推他:“你干嘛呢?”


L回过神,道:“回到本初。”


朋友笑道:“你丫冻傻了吧。”


L让朋友给他拍了张照片。


他发到网上。


他很快乐。


他被困住了。



评论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