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七)

Never Satisfied:

十七




W睁开眼睛看到一只空酒瓶。


酒瓶倒在地板上,瓶口反射着太阳的光,闪闪发亮。


他呆呆的看了一会,想,这样看着,玻璃和钻石好像也没什么区别。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大脑“咔”的一声响,脑细胞被刺激得一跳,不情不愿地一个接一个开始运转。


然后就是头疼。


他想伸手揉一揉,身体随着抬起的手臂也苏醒了过来。


全身都疼!


W发出一声呻吟。


“醒啦?”


他听到有人说话。


东北大碴子味。


W猛地翻身坐起。


L站在晨光里,穿着件印着狗头的T恤,带着隔热手套捧着个粥锅。


W倒了回去,看着天花板上的光斑。


记忆、意识悉数回笼。


全身的血液都流畅了。


他张了张嘴,嘶哑着迸出一句:


“你妈的,真让我睡沙发!”


 


沙发再好也只是个沙发。睡两三个小时还行,睡了一夜浑身都僵了。


W身娇肉贵,在外念书的时候都没吃过这种苦。


加上宿醉,他觉得浑身都疼,哪哪都不舒服。


他一想到L睡在床上把他一个人扔这心里就涌上一股悲愤,忍不住喋喋不休地抱怨:“你他妈的睡床,让我睡沙发……”


L憋着笑把锅放到桌子上,道:“沙发怎么啦?哎哟我们片场椅子上都能睡!看你娇气的!”他叉着腰催促W:“快去刷牙吃饭。”


W这才闻到香味。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着L又从厨房里端出煎蛋、水饺,还有两个小菜。


像个梦。


W用力揉了揉脸。


阳光照在地板上,能看到空气里细微的灰尘。


一个普通的春日早晨。


他掀开毯子站起来,在餐桌边兜了一圈,问:“你做的?”


L有点得瑟地道:“你还指望田螺姑娘啊?”


他洗了澡头发没完全吹干,带着一点鲜润的湿意,在晨光里清新得像一棵雨后的杉树。


……而自己像一棵被酒泡过的酸菜。


W看了看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拧着眉走到沙发边俯身摸到自己的手机,一边给助理发信息,一边道:“我不要田螺姑娘。”


L被W一本正经的语气弄得一愣,他把碗筷摆到桌上道:“想要也没有啊。”


 


W很少在陌生的地方留宿。


一来不安全,二来也没必要。


助理看着手机信息里的地址,有点诧异。


心想自己才公休一个礼拜,老板就已经拓展出新的世界地图啦。


她在群里把小区名称发出去,问,老板新买了房?住的是哪一位?


战友们纷纷表示不知情,心里都颇为忐忑。


W的隐私不是他一个人的隐私。


出了事情,大家都是要掉饭碗的。


助理拿着W的衣物,心怀好奇地按响了门铃。


老板亲自来开门,穿着起码大了两个号的T恤,印在正中硕大的狗头差点亮瞎了助理的眼。


助理忍着眼痛把老板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


宿醉,不是纵欲。


身体不适,但心情不错。


这位有点手段啊。


W接过东西正要赶助理走,想了想,又侧身把她放了进去,指了指客厅的一地狼藉道:“收拾一下。”


助理踏进老板金屋,听到一把男声道:“不用不用,一会我来。”


这声音助理还是熟悉的。


扭头一看果然是老板的绯闻男友。


绯闻男友正坐在餐桌边喝粥,素颜也俊得赏心悦目,对着她和颜悦色地道:“吃过了没?没吃一起来吃点。”


空气里的味道干净得没有任何淫靡气息。


沙发上的毯子也表明没有案件发生。


助理心里还是爆出了一声“卧槽”。


她不动声色地,甜甜地道:“我吃过了,谢谢新哥。”


“啊,那你坐会吧。”L道:“不用收拾,不用理他。”


W换了衣服出来,推了了一下L的脑袋,“我的员工你让不要理我,要不你来发工资。”


L撇了撇嘴,“那到了我家就是我的客人,我可没脸让客人做事。”


助理脑子里划着重点,嘴上也没耽搁:“没事没事,就顺手弄一下,不费事。”


W道:“行了,一边坐着吧。电脑带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助理眼珠子转了一圈,道:“电脑在车里,我去拿。”


她去车里拿电脑,发了一条信息到群里:随时待命。


W坐下继续吃饭,一边问L:“你今天什么安排?”


L想了想道:“收拾东西,马上要进组了。晚上和一个制片吃饭。其他没了。”他顿了一下,问:“你呢?”


问完了L才觉得这气氛有点怪。


他和W一起吃早餐,询问彼此一天的行程。


L站起来,掩饰地收拾碗筷。


W把粥喝了,道:“下午要飞,不浪费时间了,借你的地用用。”


 


W借了L的书房办公。


L把自己的助理也喊了过来,一起收拾行李,交代要添补的东西。


小姑娘进门看到W,吓了一跳,问老板这什么情况。


L道:“不干你事。不用管他们。”


两组人互不干涉的在同一个屋子里干活。


W开视频会议听汇报,有时候抬起头,会透过书房的玻璃门看到L穿了件套头衫,迈着两条长腿,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收拾东西。


阳光那么好。


照得一切都松蓬蓬的发亮。


W有点分不清自己在哪。


他想,管他在哪呢。


这样也挺好的。


他和L一起吃早餐。互问一天行程。他们在同一个屋子里做事。他抬起头就能看到L。


L正好转头和W的目光隔着玻璃门相遇。


W冲他笑了一下。


L不明所以的也笑了一下,转过头继续干活。


W收回视线,十分温和地道:“这个数据不对,重新做。”


本来冷汗都要冒出的下属冷汗又憋了回去,他惶惑地用视线询问同事:老板今天怎么了?


助理以掌握一切的语气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希望每天都在新哥家上班。


 


中午休息,助理叫了餐。


W上楼喊L吃饭。


房门开着,L正蹲在地上理衣服。


床上放着那个硕大的熊猫玩偶。


W道:“我吃完就走了,一周后回来。你这次进组要多久?”


L站起来道:“说是要三四个月。”


W想摸一摸L的脸,又想抱一抱他。


他早上和L用的同款沐浴露,L会不会闻起来和他一个味道。


但是现在他没有喝醉,L也没有喝醉。


W把手插进裤兜,靠着门框道:“中间总可以出来的吧。”


L没响,过了一会低着头“嗯”了一声。


W想,这样也挺好的。


他喜欢L,L喜欢他。


他们可以就这么过。


得不到L也没关系。


只要L在他身边。


只要他想的时候能看到L。


……


W看着L柔软垂下的刘海,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迄今为止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


 


L喜欢他……吗?



评论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