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八)

Never Satisfied:

改动了一点时间线。




十八




W已经有很多年没在意过别人是不是喜欢他了。


这对他不是问题。


有那么多人围着他、赞美他、服从他、讨好他、为他争风吃醋、希望得到他一个眼神、一两句夸赞……当然也有人说,他们做这些,不过是为了他的钱。


可是钱也是他的。


属于他自有的一部分。


和别人的身高、长相、学识也没什么不同——更何况W觉得这些他也都有。


作为一个有钱有才有貌的人,人们喜欢他有什么稀奇,人们不喜欢他又能怎么样。


所以W也从来没考虑L是否喜欢他。


在他没喜欢L之前这不重要;在他喜欢L之后……这也不重要。


感情是一个人的事。


它应该是,也只能是一个人的事。


是自我的感动、自我奉献、自我燃烧、自我沉溺。


 


但是……L喜欢他吗?


 


W给朋友发信息:怎么才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喜欢你?


朋友有些莫名其妙:追到了就是喜欢,追不到就不喜欢呗。


W道:不是,不追。就不追你怎么知道别人是不是喜欢你。


朋友更加不理解:你喜欢她吗?你喜欢干嘛不追?你不喜欢管她喜不喜欢你?


W不耐烦了:你怎么这么没逻辑!你听不懂我的问题吗!


他换了个人继续问。


对方回:你直接问她不就行了。


W道:不能问!就问你怎么纯靠看看出来。


对方道:尼玛,我又不是看相的!怎么看……就她对你示好就是喜欢,不示好就不喜欢!


W追问:怎么个示好法?


对方道:大哥,你问我?这种经验你不是比我丰富多了?


W恼道:他妈的,我不是问你约炮!


W问了一圈。


没一个靠谱的。


W开始自省以后交朋友是不是该设立个智商门槛。


最后被他限制条件严苛的情感问题问懵逼了的某电竞大神表示,这个问题超过了宅男的知识储备,他甩锅地道:“你要不去问问小新?他们演员不是强调要会观察嘛。也许他们有什么特殊的观察技巧。”


W哑然。


 


L穿着戏服带着头套拿手机打游戏候场。


助理洗了水果拿过来。


今天的是樱桃。


L看了一眼,问:“酸吗?”


“不酸。”助理道:“现在的水果哪还有酸的。”


L拈了一颗丢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咬,手机屏上闪过信息提示。


是W。


怎么才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喜欢你?


L愣了一下。


牙齿磕破樱桃的表皮,绛紫色的汁液在口腔里弥漫开。


L嚼着果肉,把核吐出来。


他切到信息界面,输入:你这是喜欢上谁了?


输完后他盯着这几个字看了一会,又按删除键删掉,然后重新切回游戏界面。


助理问:“新哥,你怎么不吃了?”


L道:“酸。”


今晚有场夜戏。


晚饭的时候就开始下雨。雨也不大,就淅淅沥沥的恼人,给工作人员来回搬道具平添了一点麻烦。


L去外面抽烟。


夜雨浇灭了五月将起未起的一点暑意,混合着清冷的空气落在屋檐上,渐渐也凝聚出水滴,沿着瓦铛滴答滴答的落下来,溅在青石地砖上。


潮气顺着头发丝蔓延。


戏棚里灯火通明。


工作人员都有些疲惫,尽量减少说话,彼此用简单的手势表意。


像一出沉默的哑剧。


有人过来通知L准备就绪。


L把烟摁灭了,整一整衣服,迈步走进戏棚。


宽大的衣袖在夜色里扬开。


 


结束了拍摄卸完妆回到宾馆,天色已是将明未明。


L洗了澡倒在床上,又想起W的那条信息。


他拿过手机点开W的头像对着那几个字发了会呆,又把手机丢开,拉过被子蒙住脸。


W从来没说过喜欢他,不过是他自己的意会。


再说就算W喜欢过他,这事也结束了。


他们两个不会有结果,W既已决定和他做朋友,自然也应该再去喜欢其他人。


L把脸埋进枕头里。


明天吧。


他想。


等明天醒了,再告诉W,怎么才能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喜欢他。


 


W一晚上没等到L的回复,颇有些忐忑。


他怕是L识破了他的问题,正在踌躇怎么给自己发好人卡。


这一念头令他忍不住迁怒电竞大神,发信息过去道:“你出的什么烂主意!”


大神被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小新说什么了?”


W忿忿道:“他没回!”


P少正好有事和W吃饭。


见他一直都坐立不宁的看手机,脸色还越来越差,不禁担心地问他怎么了。


W把手机推到一边道:“M出的烂主意!”


P少搞清来龙去脉,终于反应过来:“搞了半天,你是想问老林是不是喜欢你啊?”


W噎了一下,没说话。


P少见他不说话,知道自己猜中了。


他有点犹豫地道:“老王,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W本来就心情不好,见他婆婆妈妈更是烦躁:“该说你就说,不该说你就别说。什么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问我干什么!”


P少被他一顿抢白,脾气也上来了,很冲地道:“我是说你别玩老林,他不是那种人!”


W变了脸色。


P少做人向来谦和,更不愿和W起冲突。但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他顿了一下,放缓了语气道:“这两三年下来,老林也算是我们的朋友了。你开开玩笑,逗逗他没什么……但是,你别玩真的,他玩不起。”


W不说话,眼神阴郁地看着他。


P少有些后悔。但是转念一想,L也算是朋友,要是真闹得撕破了脸,他也不好站在L那边。现在能为L做一点,也就是一点。


他想清楚了,便十分认真地劝道:“你俩的事,就算闹翻了天,你能有什么损失?该赚的钱还是赚,该过什么日子还是过什么日子。他不一样。他名声要是毁了,他那一行就混不下去了。我不希望看到大家朋友都做不了……”


W“哐当”一声撂了刀叉,森然道:“你能为他想到的事,我会为他想不到?”


P少一怔。


他忽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刚张嘴要解释,W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


W烦躁地拿过手机扫了一眼,是L。


你看眼神啊。


P少看到W的神情瞬间柔和下来。


W站起来走到一边打电话。


“怎么这么晚才回我?”


“大哥,我在拍戏啊,夜戏懂不懂。拍了一晚上,到宾馆天都快亮了!”


“你一夜没睡?”W道:“那你现在岂不是很丑?”


他点了视频邀请。


L躺在床上,脸上贴着面膜,手机竖在胸口,两只鼻孔对着镜头,叹着气道:“我容易吗我。”


W道:“你他妈能把手机举起来点吗!又拿鼻孔对着我!”


L把手机举起来。


W看到他的眼睛。


L的眼睛很长,眼尾下垂,有种天生的忧郁深情。


W问:“怎么看眼神?”


L道:“深情的眼神,听过这形容词吗?”


W道:“你做一个来看看。”


L道:“没看到我在敷面膜吗?乱做表情我要长皱纹的好么!我现在只能给你呆滞的眼神。”


W笑骂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放风?”


“后天吧。给广告商做活动。你在S市?”


“现在不在。后天在。上次说的看房的事,你老司机给带带路。”


L笑了一声。又连忙止住。拿手摁了摁面膜,道:“行呗,等我带你。”


 


等W结束了通话,P少已经什么都吃不下了。


他想,我真是个傻逼。



评论

热度(404)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