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明涛】《人Gay千里》吐槽小短篇

枣糕废鱼:

梗概:人Gay起来,真是一日千里
声明:短篇,ooc属于我,设定没有薛定谔的宝宝,算是半AU吧。
梗来自和基友聊天,她说了句“人Gay起来,真是一日千里”戳中了我清纯不做作的笑点。于是就有了这么个短篇。


林涛拉着行李箱敲开了秦明的家门,秦明穿着睡衣给他开了门,放他进来。
因为楼上突然水管爆裂,林涛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大的公寓变成了水族馆,他抢救了几件贵重物品和衣服,打了物业电话后坐在楼梯口发愁。
愁了大概十分钟之后,他想到了个人。


秦明家很大,林涛不是第一次来,来一次感慨一次,“嘿,秦明,你这儿真大。”
秦明从桌子上抬头白了他一眼。
林涛不理会这个白眼,拾掇着秦明分给他的一块生活居住区——以沙发和电视为中心的直径三米的圆。
林涛知道守规矩,现在是人在屋檐下,对于好心分自己房子住的秦明,林涛暗戳戳在心里树了个大拇指,好兄弟,仗义。
然后决定,以后一定要更加多多关心这个不近人情的冰疙瘩以报答他不收房租之恩。


林涛和秦明是大学同学,现在又是同事,也是林涛盖章认证的好朋友好兄弟。
但是到秦明家住的林涛还是很紧张,毕竟秦明是那么一个优雅而高冷的人,他喝现磨咖啡,穿手工西装,他家有一面林涛连名字都读不顺的书。
林涛当然认为他是秦明的朋友,而且,很有可能是唯一的朋友——他可不觉得秦明这个臭脾气除了他之外谁还能忍得了。但是作为朋友他们又不是那么的朋友——很多事情并不像女孩子们一样互相分享——男人的友谊总是很奇怪的。


第一个晚上林涛意外地失眠了,他要至少很长一段时间的和秦明住在一起了,秦明平时生活中会上厕所吗?
他好像很少看到秦明上厕所。
秦明需要上厕所吗?
林涛翻了个身看着床上平静微微起伏的被子——秦明会和他分享一些私生活的秘密吗?
哦,不,林涛摇摇头,这听上去太Gay了。
刑警从来不Gay,刑警不会需要分享男人间的秘密。


第二天是秦明把林涛叫起床的,很晚才睡的林涛躲在被子里哼哼唧唧不想起。
“你再不起我就连你带着被子丢出去。”冷冷瞥下一句话后秦明的脚步声就走远了。
天哪他不会真的把我丢出去吧,迷迷糊糊的林涛想着,秦明应该不会这么绝情,再说他怎么丢得动自己呢,等等,还真不好说。
林涛脑子里出现了秦明把尸体丢上解剖台的样子——一具成年男尸,看上去块比他大了不止一倍。
林涛打了个冷战从被窝里爬出来,然后闻到了香气——秦明做了早点,两份。
林涛的眼睛亮了起来。
秦明没有把他丢出去,秦明给他做了早饭。
秦明真是个大好人。


是秦明开车送他们到局里的,他俩并肩进来的时候局里人集体抬头看了一下他们,然后各自低头忙活自己的。
今天的龙番市没有碎尸没有谋杀甚至没有交通事故,林涛大大方方坐在秦明的办公室,和他侃大山。
“今天还真是清闲。”林涛说。
“希望天天都能这么清闲,最好我们都失业。”秦明低头翻卷宗。
“那我要去当个片警…有时候我还真想当个片警,劝劝架,唠唠嗑,生活恬静美好。”
林涛翘着二郎腿,轻轻戳了戳秦明的胳膊,“那样你应该跟我一起,当个社区医生,看看发烧拉肚子什么的。”
“我是个法医,不看活人。”
“基础原理不都是相通的嘛。”


大宝是在这时候进来的,“天哪,林涛,能不能晚点再和你的小男友调情,楼下有人找。”
林涛站起来,挠挠脑袋,“秦明不是我的男朋友。”
“哦,对,地球也不是围着太阳转的。”大宝翻了个白眼,“少废话吧。”


中午饭他还是来找秦明吃的——带着每天一个的苹果,他揽着秦明的肩膀给他讲笑话。
晚上林涛收拾了东西,急匆匆地跑出去——秦明还在等他,他可不想错过免费的顺风车。
“嘿嘿嘿,慢着点,小伙子,约会也不能太心急。”痕检科的胡科长差点被林涛撞了一下,“秦明还在门口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涛匆匆道了歉,在跑出去的时候想着那里有些不对劲。
我不是去约会,我只是搭秦明的顺风车去他家而已——当然我们会在路上找个餐馆吃饭,今天下班早我们或许还会看个电影。
但这不是约会,林涛在心里补充着,秦明又不Gay,自己也一样。
坐上副驾驶扣上安全带之后林涛瞅了瞅秦明,他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
看吧,林涛笑着摇了摇头,秦明怎么会是Gay呢,尽管他打着发胶大夏天也穿着三件套,平日里整整齐齐衣服一尘不染,但他可一点都不Gay。


晚上他们一起分享了一部老电影,林涛窝在秦明旁边吃爆米花,很文艺的那种电影,但是秦明还是指出了一些知识错误。
“如果她真的爱他的话,这样做也可以理解。”林涛说着,怀里的爆米花掉了一些在秦明睡衣上。
林涛看了看爆米花突然很担心秦明会骂他,但是秦明并没有,只是拿掉了衣服上的爆米花,然后环过林涛的肩膀去捞林涛怀里的零食吃。
天哪,秦明在和自己一起吃奶油食品,看吧,又一个他是直的证明,林涛满意地想,只有直男才会窝在沙发上抓爆米花吃。


第二天他们还是一起吃了早饭,然后一起去局里上班,林涛开心地和大家打招呼,秦明跟着他在旁边微微点头。
“天哪,你们秀恩爱就不能收敛一些吗?”
大宝在楼梯口遇到了他们,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煎饼。
“你俩同居了?”大宝嗅了嗅,“怎么这才同居。你们害我输掉了赌注。”
“你怎么知道的?”林涛揉揉鼻子。
“你俩用了同一款沐浴露洗发露和须后水,得了吧,你现在满身都是秦明味。”
说完的大宝立刻跑开了,林涛才意识过来有些不对,他对着李大宝跑走的方向,“嗨,我们那不叫同居,我只是借宿在秦明家而已!”


最近这些人总觉得他和秦明是一对,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难道他们看不出来他们两个都笔直笔直的吗?
哦,或许秦明没那么直,他可能稍微有些gay——他想起来今天早上看到秦明在洗手间抹精华水的样子——用他的话说,工作原因他的作息极其不规律,要不然你以为他怎么维持住这张不长痘的脸的。
林涛想了想,确实没什么反驳的,但这也不能否认抹精华水很Gay。


大宝没有理会林涛的辩驳,和另一伙实习的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我们还没赌完呢,只是同居,还没上床!”


林涛看看秦明,秦明没什么表情。
晚上趴在桌子旁和秦明一起整理卷宗的林涛咬着笔杆,看着秦明,他的皮肤果然白皙又细腻——看来精华水和眼霜是有用的。
他应该趁着和秦明同居的日子让他推荐几款才好。
呸,什么同居,都是大宝的错,借宿,对借宿,等他的公寓修好了他还是要回去的。
回到那个又小又冷清的公寓,没有可口的早饭和陪着看电影的人。
林涛突然有点难过。
他叹了口气。
“怎么了。”秦明问他。
“我在想你。”林涛用嘴唇和鼻子夹着笔,“她们总说我们是一对。”
秦明抿了抿嘴唇,“你觉得呢?”
“真是的,我们又不是Gay。虽然你穿三件套,但她们也不能说你是Gay。”
秦明叹了口气,“你对Gay很反感吗?”
“反感?不,并不,谁都没权利去管人去喜欢另一个人,只要不犯法就行,只是,我们又不是,对吧。”林涛看着秦明,“或许我们该试试情侣间做的事儿,如果我们没有反应,就证明我们都不是Gay。”
“这样?”秦明拉住了他的手。
林涛握着秦明的手,努力地感受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他又不是第一回拉秦明的手。
感觉就是理所应当的,林涛摇了摇头。
“你没什么感觉?”
“对的。”
“我也是。”
“或许这证明我们都不Gay。”
林涛思索着,仍旧拉着秦明的手,如果楼下小黑拉着他隔壁桌小许的手,他一定会觉得他们Gay爆了,但是他拉着秦明的手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觉得——毕竟那是秦明,拉他的手,关心他,和他在一起都像是理所当然生命中的一部分,平常事。
而且秦明还挺可爱,对吧。他会抹精华水,但是这不能改变他很可爱的事实。
“嘿,我最近觉得皮肤有点干,或许你能推荐款面霜之类的东西给我。”林涛原来从来没考虑过这个,但看到秦明这么做之后,他觉得这样好像还不错。
他可不能仗着自己底子好就不注意,天天风吹日晒的,这老了可怎么办啊。


然后他们出差去办了几天案子,案子发生在一个小地方,他们两个挤在一个小宾馆的一张床上,没有足够的房间,队里都没有征询他们的意见就把他们俩安排到了一张床上。
“他们一点都不尊重我们。”林涛看着房间中的一张床叹了口气,“都已经是大床房了,竟然还不分给我们一个有热水的。”秦明没说话,自顾自地开始整理东西,拿出卷宗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们又不是一对。”林涛还在嘟嘟囔囔,顺便拿起秦明的杯子喝了一口。
秦明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他们为什么会认为我们是一对?”
秦明好看的黑眼珠看着他,林涛拿着杯子的手停住了,然后很努力地思考着,秦明看着他。
林涛看着秦明的眼睛,好像从中看出了某种呼之欲出的答案。
林涛想知道答案是什么。
“为什么?”
秦明叹了口气,“那是因为…”
敲门声响了起来,“林队!秦科长!有重大发现!”
两个人跑了出去。


他们忙活了很久才把这个案子忙完,把凶手抓进监狱。
林涛写完结案报告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打了个哈欠,顶着黑眼圈,但他感觉有个问题在心里挥之不去。
当时秦明的答案到底是什么,他觉得自己知道,好像又没有猜出来。
这么想着,他已经走进了秦明的办公室,他知道他没走——他总是知道。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秦明抬眼看他。
“那天我在宾馆里问你的问题。”
秦明叹了口气,“他们认为我们是一对不是因为他们的认知有问题——不可能这么多刑警学院毕业的人同时逻辑判断有问题。”
所以,错不在大家。林涛愣着听秦明讲下去——
“他们认为我们是一对是因为我们表现的像一对,而且我们潜意识里希望他们觉得我们是一对。”
好吧,现在林涛明白了,情感上再傻他也明白这是怎么一会事儿了。
他想到了他从认识秦明开始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小事。
那些关心那些在意那些节日那些礼物那些共同度过的时光。
林涛红了一下脸,“所以,我们的测试还要继续吗?”
秦明走过来站到他面前。
“这次你想试什么?”
“我不知道,或许…接吻怎么样?”


亲爱的内心日记
  告诉你个消息,我发现我是个Gay,而且还Gay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大概从认识秦明开始就Gay了,怎么说呢,认识到自己是Gay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我们又不娘,生活和原来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还和秦明在一起,只是现在我们会接吻了,秦明吻技真好。而且我们会为了加班吃泡面还不长痘而抹同款面霜,不过这些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任何人!
  这样想想,我家发了大水(现在已经修好了,不过我把房子退掉了,和秦明住在了一起,这样每天我都可以吃早饭和搭顺风车),我在秦明那儿住了半个月就变成了Gay——
人Gay起来,真是一日千里啊。


ps.替我记一下,局里的小姑娘们赌我们什么时候会滚上床,我们帮了大宝赢了一把,她现在还欠我们一顿饭。

评论

热度(298)

  1. 睦牧~枣糕废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