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二)

Never Satisfied:

并没有肉……求系统放过我= =


补充一下:改了一点时间线。


————————————————————————






二十二




W到了晚上才知道他和L看房被拍了。


他当时正枕着L的大腿,一边处理工作上的事,一边张着嘴等L喂水果。


客厅电视里播着L的那部古装剧。


L是属于会回看自己表演以自省总结的那一类演员。然而平时太忙,电影还好,上映的时候抽出两三个小时就行。到了电视连续剧这种,只有时间凑得上,才能看那么一两集。


两人看完房,都觉得哪里都不想去,索性就近去了L家。


W接到工作上的电话,只好继续霸占L的书房办公。L长期在外,冰箱没储备,就叫了外卖。连甜品带水果一起。也没敢多叫,明天一早就要走。


外卖到了L喊W出来吃饭,客厅里开着当背景音的电视放完了新闻正好进入黄金剧场。W看到L的脸,站着看了两眼,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道:“现在的电视剧都什么玩意!”


L一边摆碗筷一边道:“收视群体又不是你。”


W教训道:“艺术创作不是为了献媚于某个群体而存在的。”


L笑道:“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谈艺术?”


W上前一步从后面勒住L,道:“我是万恶的资本家,我也是艺术的欣赏者。粗制滥造媚俗就不要全怪资本。”


那么怪谁?


怪欣赏者没水平?怪创作者能力太低?还是怪资本贪婪逐利?


L身为这光怪陆离的圈子的一员,也不知道该怪谁。也不知道是否有资格去怪谁。


他报考戏剧学院的初衷并非为了艺术,他敬业的初衷也不是为了艺术。但是在他最不幸陷入薄凉险恶的人际关系的时候,反而又幸运的遇到了一些追求艺术的人。


他们年过半百仍对人生充满好奇、他们近乎无理的追求实现脑海中的奇思妙想、他们在乎细节,要求苛刻,不肯在作品上潦草行事。


当然他们也敷衍现实,也妥协,也不一定就创作出了多么经典而无可取代的作品。但是他们还是有艺术。


L不知道自己能为他们的艺术做点什么。


他并非孤傲激烈的性子,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为艺术牺牲的心;也并非才气纵横天生戏魂,甚至连功底都不算特别扎实。他有时候也后悔念书的时候没有更用功些,但是往事不可追,也只能继续学习进步,尽量做好自己,不给别人的艺术添堵。


再进一步,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艺术的一部分。


他叹了口气,抓起W勒在他胸口的手咬了一口。


W吃痛,甩着手道:“妈的,你属狗的?说不过就咬人!”


L笑了一声。


W也忍不住笑了。


L的绰号就是林狗,不属狗也属狗了。


 


吃完饭L洗了水果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水果一边看剧学习。


W本来想回书房。


L能从表演角度看剧,W做不到。满耳只觉天雷滚滚。但是L明天就要走。W又舍不得这点相处时间。


最终W横在沙发上枕着L的大腿打电话发语音。


L嫌他吵,一直推他的脑袋。


W就抓着L的手啃。


L怨道:“现在谁是狗!”他拿水果塞W的嘴。


W枕着L翘着腿发着信息嚼着水果,耳朵里是唧唧哝哝不着调的偶像剧对白。


外面这回真的开始下雨。


雨水打在窗玻璃上,劈啪作响。


 


交代清了工作上的事,W正要丢开手机搂着L温存,看到助理发来条信息:


老板,你和新哥又上热搜了。


W点开一看,是他和L看房的时候被拍了。


还不是狗仔拍的,是路人。


L虽不是当红偶像,到底也是银幕上频频露过脸的;W近来也越来越多的暴露在公众视线内。而拜W自己之前搞的事所赐,他和L一起出现的话题度更高于他们各自单独出现。


从W自己的角度来说,他并不在意这种八卦。他甚至很乐于看到自己的名字和L绑定在一起。


他喜欢看到人们调侃L是他的。


但是L。


W抬头看了看L,L严肃专注的脸在灯光下眉目锋利如刀剑。


他伸手摸了摸L的脸颊。


L歪了下头,把脸贴在W的手掌上,瞬间又像只待顺毛的大型犬。


“LGX。”W叫了一声。


“嗯?”L一心两用的回应。


屏幕上的白衣将军正在浴血奋战。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


盖世英雄冠九州;


长坂坡救阿斗,


杀得曹兵个个愁。


 


W很久以前被迫陪父辈听的京剧唱段。


咿咿呀呀,在亭台楼阁间蜿蜒流转。


L进组前,他曾告诉L,你这破剧恐怕要被坑。


L说,可是我演赵子龙啊。


他演儿时心目中的英雄。


作为一个演员来说,L是幸运的。他珍惜他的幸运,也对此心存感激。


L是要做个演员的。


虽然在W看来他天赋一般,演技一般,但L还是要做个演员的。


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在一起。


 


电视屏幕上开始放演职人员名单。


L伸了个懒腰,把W推到一边,伸开被W枕得发麻的长腿。他把腿架在沙发背上,靠着沙发扶手拿过手机想玩会游戏。


W坐起来,摸了摸L光裸的小腿。


如果他能包养L就好了。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圈子里,这种事所有人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会窃窃私语、含沙射影、意有所指。


但是他们不敢声张。


L觉得痒,哼唧着踢了W一脚。


W捉住L的脚踝,把他的腿折起,低头亲吻他的膝盖。


等到L声名大噪——如果有那么一天——他就放开L。他可以看着聚光灯下的L,想,这个人曾经是我的。


但凡有点深度的故事,是不是都该这么写。


W沿着L的膝盖往上亲吻。


L被他情色的吻撩得呼吸有些乱,意识到W不是在闹着玩。


鉴于前一夜苦乐参半的体验,L并不想这么快就来第二次。但是想到明天一早就要分开,再次见面又不知要到什么时候,L心里又有些发软。


他存着依恋的心思,丢开手机,揪了把W的头发,低声道:“你等会,轻一点……”


W顿了一下。


可是他不是包养L。


他是和L在一起。


他是想和L在一起。


W含住L的时候,L惊得支起了身子。


他推了一下W的肩,喘息着道:“WSC……”


W被L突然起身的动作顶到喉咙深处,干呕了一声。他皱着眉把L推倒,哑着声道:“你老实点。”


他重新含住L。


L拿胳膊压住眼睛。


他想W真是太犯规了。


L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混乱中很快达到高潮。W退得慢了点,被呛了一下。他吐掉嘴里的东西,拍了下L的脸,骂道:“你他妈也不提前说一声。”


L脸上一片湿润。


W拉开L的胳膊,看着L通红的眼睛,愣了一下,道:“老子的技术有那么烂吗?”


L拽下W吻他。


他在换气的间隙喘息着道:“WSC你他妈的……”


你他妈的什么呢?


L也不知道。


他想,要不就下地狱算了。



评论

热度(308)

  1.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