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三)

Never Satisfied:

过渡章。


以及再次更改时间线。


————————————————————————————




二十三




雨下了一整夜还没消停。


助理等红灯的时候,看着雨刮器左摇右摆的发呆。


潮湿的空气令人慵懒困倦,她拿过纸杯喝了口咖啡提神。


副驾上放着W的衣物。


改天备个几身放那算了。她想。省得老是一大早被叫醒干这种差事。


助理打了个哈欠。


红灯转换成绿灯。


她轻踩了脚油门,轮胎划过积水,哗啦一声响。


到了地雨下得更大。


她下了车一手撑伞,一手提包,小跑着去摁门铃。几步路,也搞得有些狼狈。


L开的门。


他穿戴整齐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正在打电话。


L接过她手里的袋子,示意她坐,一边把东西送进卧室,一边对电话那头的人道:“你大概还有多少时间到?不着急,下雨,慢慢开。不,不用上来,我东西不多,自己拿下去就行。”


助理头发裤脚都有些湿,没敢往里面走,先抽了纸巾擦拭。


L打完电话,助理正左右看着想找垃圾桶扔废纸巾。


“沙发边上。”L从卧室提溜个箱子出来,道:“不好意思,我赶着回影视城,一大早让你跑这么一趟。我让他多睡会,他……”L顿了顿,改口笑着道:“你让老王给你发加班工资。”


助理踩着垃圾桶的脚踏,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想不过来,就配合地笑道:“新哥你帮我提呗……”


桶盖翻开,里面有不少废弃的纸巾,助理把手中湿透的纸团扔进去,松了脚,桶盖“蓬”一声合上。助理猛地一抬头,脑子里像劈过一道闪电一样照清了所有片段零落的信息。


她看了看沙发。


沙发不像上次那样有人睡过的痕迹。


她看了看L。


L正在最后检查行李。


她看了看通往卧室的过道。


他的老板在里面。


她想起昨天W不让进的屋子。


谁在过道尽头的卧室里。


她想起W让她开过去的车。


停在售楼中心外的马路边。


L趴在接待区的沙发上,透过落地窗看到他们的车,笑了笑。夕阳给他英俊的眉目打上金色的柔光。


怎么会没想到?


怎么想得到!


手机群信息提示闪了一下。


有人起来了,问:老板昨天宿在哪?心情怎么样?


助理加了大大小小许多群。


有的是纯公事的。有的是纯八卦的。有的是公事夹杂八卦的。


没有不谈论老板八卦的下属,更何况很多时候在直接处理老板八卦的他们。


A太蠢了。


B太精了。


C太烦人。


D太厉害。


……


这些话助理都说过。


有的是抱怨。有的是嘲笑。有的是感慨。


他们敢说这些——即使是私底下——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知道,花园的花就算再美,开一季也就败了。


几年前他们也曾议论过L。


在W说了那句过于侮辱的话后。


然而从那之后他们就不再议论L——无论网络上的流言多么甚嚣尘上。


W明确表示L是朋友。


他们不议论老板的朋友。


助理们都挺喜欢L。


L长得好,待人亲切有礼。然而最重要的是,L在的时候W比较好说话。


有时候W暴躁得过了头,助理们会苦中作乐地说,找新哥求救吧。


也不过说说而已。


L并不经常出现在W身边,也没有什么事需要助理们经手。


在他们看来L是W一个有点特殊,但算不上亲密的朋友。


W从卧室里出来,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助理喊了声:“王总。”


她有点茫然。


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


他们一直以为L是棵树,没料到L最终也是一朵花。


他们需要去照料这朵花吗?要以什么等级去照料?


W看到助理,皱了皱眉,道:“你下去等我。”


L的电话又响了,他接起来道:“好的,我马上下来。”


他挂了电话,看着W道:“我要走了。”


W没说话。


助理有些犹豫地道:“新哥,我和你一起下去?”


L回过神,道:“啊,你,你稍等一会……”他对W道:“我助理到了,你们等一会下去吧。”


助理进退两难的看向W。


然而W只看着L。


“呃,再见……”L低声道。


W不发话,助理只好看着L拖着箱子走到门口。


L握着门把手,停顿了一会,突然回身走到W面前,抱住W。


他把头埋进W的颈项里,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缺氧的人要从那汲取救命的空气。


W回抱住L,紧得助理简直怀疑他要把L勒进血肉。


助理见惯了W道别的场面,对于调笑热吻向来视若无睹。这回不知怎么的,竟下意识地转过了身。


雨还在下。


窗户上的水珠连成一片往下滑落。


屋子里开着灯,能看到倒映在窗玻璃上的浅浅的人影。


没有人说话。


不过片刻,拥抱在一起的人影分开,有一个消失在视线里。


门锁“咔嗒”一声轻响。


室内又重归寂静。


只有雨水敲打窗户的声音。


 


助理陷入了困境。


然而她不知道该向谁说。


W没有就L的事对她做出近一步的指示。


没有安排约会、没有订花、没有礼物、没有资金往来,也没有人际关系打点。W没要求额外查看影视投资项目,也没有要求汇报L行程作息。


有几次助理偷偷看到W长久地停在L的微博页面上,对着L的照片发呆。她以为W会突然交代要飞影视城探班,然而这也没有发生。


W甚至都没有对她再提及那个早晨。


她有时候很怀疑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又或者那个拥抱是她咖啡喝多了产生的幻觉。然而她始终未敢回复群里关于老板那天宿在哪的疑问。


她不确定这是一个可以议论的八卦。


助理没有得到来自上级的指示,只好主动开始留意L的信息,以便W哪天突然需要能及时回答——起码她知道W不是那种有耐心等下属再去查资料的老板。


然而W从来没有问过她。


午休时间,同事们讨论着出轨的明星们,最后开始争论“丈夫出轨,妻子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句老话是否正确。


有不同意见地道:“要是真的最后一个知道,说明本来就不关心。你真的关心在乎一个人,连他掉根头发都会清清楚楚,哪还需要从别人那知道消息。X你说是不是?”


助理看着电脑里自己记录的L的信息。


X月X日  L直播打游戏。队友:W。


X月X日  L发微博:今日雅兴,作画一幅。低价五毛,欲购从速。 W回复:没事别总画自己


……


她移动鼠标把自己整理了快一个月的文件点了删除,道:“你说得对。”


 


W没有问过她L的消息,不过是因为W不需要。


 


W筹备的节目正式开录,连轴转的几个城市飞。


助理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一再核对W的行程,以确保所有人事都能到位。


W再一次飞C市前,助理在所有人汇报完工作后,最后一遍与W核对行程。


她对着手提电脑报道:“……18:30-19:30晚餐,已确定电视台的几位领导都会参加,就餐地点您看订哪边?”


W一边发信息一边道:“就当地菜吧。至于哪一家……你先去查一下看他们经常去哪。”


助理记录下来,继续往后报行程。


W突然打断她道:“你找一家有海鲜的。”


助理一愣。


W道:“晚餐。”


助理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她在备注的“当地菜”后又添加上“海鲜”两个字。抬头想要继续,却发现W靠在椅背上把手机扣在胸前,闭着眼睛。


助理迟疑着道:“王总,您要休息一会吗?”


W却道:“L喜欢吃海鲜,你找一家海鲜好的。”


助理从来没听过W这么温柔的语气。


那无可抑制的隐秘的欢喜,还有,柔软的爱意。


助理想,我肯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我不可能听出这么多讯息。


她应了声“是”,在“海鲜”后加上了L的名字。


她想再问得详细些,W已经道:“可以了。行程没问题。你出去吧。”


他站起来到一边抽烟。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落地窗映着W的影子。


助理想到那个雨天的清晨,倒映在沾满雨水的玻璃窗上的身影。


她一直困惑于如果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为什么要让她知道;既让她知道,又为什么不告诉她要做些什么。


现在她明白过来,并不需要她做什么。


这不是一场绯闻八卦。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无可议论处、无可尽力处。


她不过是个意外闯入的见证者。


助理合上电脑,退出W的办公室,留给W空间去独自品尝思念的痛苦,以及即将见面的欢喜。



评论

热度(358)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