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四)

Never Satisfied:

时间线还是错乱的。


以及,你俩等我写完再去结婚……(喂)




————————————————————




二十四




L一走进摄影棚,立刻吸引了数道目光。


他身高腿长,剑眉星目,向来就容易成为焦点。


然而这些本能的欣赏的目光在认出他后,立刻化为了惊讶。众人眼神交递,在小范围内形成一股骚动的暗流。


助理低声附耳对W道:“新哥来了。”


W看着监视器,没动。


助理犹豫了一下,悄悄走到L身边,道:“新哥,你这边坐。”


L看到她,想到那天早上,面孔微微发烫。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就看看。你们忙。”他往暗处又挪了挪。


助理见他不想引人注目,只好道:“那你稍等,快结束了。”她退回W身边,回头又看了看L。


L靠着墙,双手环胸看着聚光灯下十来个小姑娘装疯卖傻蹦蹦跳跳。


 


从L的角度可以看到W的后脑勺。


L想,他脑袋怎么那么圆的。


如果W回头,他就可以看到W的五官。弯的眉毛、溜圆的眼睛、饱满的嘴唇……也是个囫囵的圆。L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他已经快两个月没看到W了。


虽然有视频,到底是隔着一层的。再高的像素也没有温度。


有时候他也会想W会不会突然出现,就像那些骗小姑娘的浪漫电影。然而也只是想一想。


W出现了他能怎么办呢?冲上去拥抱他吗?


只有能打END的电影才敢这么做。


可是人生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打END。


L是数着日子在舆论中熬过的人。


他不能再熬一遍。


然而如果W真的出现了——在他想他想得特别厉害的那些时刻——如果他真的出现了,他大概真的会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拥抱他。


所以W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就像现在W还是不要回头的好。


 


手机在他裤兜里震动,助理打来电话:“新哥你人呢?”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回复:“来啦来啦。”


 


W站起来宣布当天拍摄结束。


众人立刻噼里啪啦的鼓掌。


工作人员上来为W卸除耳麦,W的视线在摄影棚里溜了一圈。


没找到人,W的脸色不由阴沉下来。问助理要过手机发消息。


好友兼主持Y还在无知无觉地问:“小新呢?刚才他是不是来过?”


W没回答,转身往外走。


随行人员以为他要回休息室,连忙都跟了上去。


一群人呼啦啦跟着W穿过走廊,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提醒W的助理,“王总的休息室在那边……”


助理一摆手。


W站在一间休息室前敲了敲门,几乎没等回应就把门推开了。


正在和L对节目脚本的工作人员被门口乌泱泱的人群吓了一跳。


L也有些愕然。


W没说话,倒是Y很高兴地喊了声:“哎,小新!”


L站起来打招呼。


W问:“你这边什么时候结束?”


话虽问的L,脸却冲着节目组工作人员。


小姑娘莫名感到压迫,有些磕巴地道:“马、马上结束了……”


W终于看了眼L道:“等会吃饭做我的车去,有事跟你说。”


L“哦”了一声。


W又带着人哗啦啦地撤了。


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


就这么一句话,有什么好兴师动众的刻意跑一趟;若说是特意来和朋友打声招呼吧,这招呼又未免太不够亲切了。


只有跟拍W的娱乐记者看到L挺高兴,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变调,问L是不是特意来探W的班。


L顺着他的话讲,眼神左闪右避地把他应付了。


晚上的饭局是一早就讲好的。


L原本打算自己过去,在那和W碰面。


可是人心怎么会满足?


千方百计也要多看一眼,多相处一会。


W坐在车里紧紧扣着L的手。


紧得L的骨节都发痛。


十指连心。


L有点受不住地道:“有烟吗?”


W松开他的手。


助理从副驾翻出烟递给L。


L接过点燃。他摁下车窗。盛夏的晚风带着暑意呼啦一下吹了进来。L撑在车窗上狠狠抽了一口,借着喷出的烟雾用手掌擦了下眼睛。


 


L录过好几次台里的节目,和上下几位领导主持人都吃过饭。大家看到他和W一起过来,就有人开玩笑地道:“小新要来做嘉宾吗?小新不做嘉宾这个节目我们不要的。”


L哈哈笑道:“那也得W请我呀。”


数道目光就都看向W。


有的是纯粹八卦,有的是带着评估的窥测。


W用很傲慢地语气道:“我的节目他能不来?”


大家一起捧场地哈哈笑起来,仿佛W说了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笑过之后却没人再谈这个节目,仿佛也只不过是个笑话。


W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不紧不慢地展开餐巾。


众人闭口不谈公事,只聊闲话,从人文地理到太空探索。这种饭局上总有几个帮衬逗趣的,十分擅长发掘话题,倒也不愁冷场。加上W身份特殊,十个里到有八个顺着他说话,虽然W对这些人一个都不熟,一时竟也其乐融融。


服务员连上了几道海鲜,就有人讨好地道这家的海鲜很好,都是从广东运过来的。本地市面上不大吃得到。接着开始讨论哪里的海鲜好,怎么吃好等等。


却有人不知是私怨还是终于看不惯,略带挑衅地道本地人大多还是喜欢吃河鲜,河鲜肉质鲜美嫩滑云云。


空气里似有若无地起了点火药味。


主请的人一脸祥和地和另一侧的人说着不相干的话。


W恍若未闻地夹菜吃。


Y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笑眯眯地道:说起河鲜本地有道名菜口味蛇一直未敢尝试,十分好奇。


于是话题又开始转到各地独特的菜式。


W侧着头问L:“你怕蛇吗?”


L很是多吃了几筷新上的清蒸石斑,才道:“怕鸟。”


W笑了一声。


主请的人转过头来,对W十分亲切地道:“我刚和老汪说,你们年轻人现在做事都很有想法,有冲劲。”


 


因为后面还要开会,一顿饭吃得并不长,也没怎么喝酒。


结束后要参加后续会议的,都被请到了酒店的休息室。L和几位还要回台里录节目的主持人,W另开了房间让他们稍作整理。


L在浴室洗了把脸,一抬头从镜子里看到W正靠在门框上看着他,吓了一跳。


W上前从身后抱住L。


L覆上W扣在他腰上的手,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助理马上要来,你……”他顿了一下,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你别乱来”,还是“你快一点”。


W贴着L裸露的颈项,嗤嗤笑道:“你想什么呢!”


L面红过耳。


W把L在怀里转了个身。


L腰抵着洗手台,终于和W面对面。


弯的眉毛、溜圆的眼睛、饱满的嘴唇。


“哎,”L低声笑道:“你长得真像颗汤圆……”


W狠狠咬了下他的嘴唇。


L吃痛,揪了下W的头发。W放缓力道,安抚地舔了舔L被咬痛的地方。L闭着嘴不让他进入。


W抬头看L。


L也看着他,眼眶泛红。


W吻了吻L的眼睛。


“你不要老是哭……”W哑着声道:“你这样子我会觉得自己在欺负你。可是我不会放开你LGX。我自己做的事从来不后悔。你要是后悔……那也晚了。”


L闭上眼睛贴着W的额头,道:“我没后悔。”


 


我没有后悔。


我只是害怕。


怕你对我越好,我越像个胆小的混蛋。


又怕你对我越好,我越接受不了有一天你对我不好。


 


门铃叮叮咚咚的响起来。


L推开W,转身开了笼头,重新拿冷水拍了拍脸。


他走出浴室去开门。


W坐在沙发上抽烟。


助理站在门口道:“新哥,上节目的衣服给你拿来了。”


他打开房门让助理进来。


 


我也不想只能从一间房间走进另外一间房间的偷一点时间。


我比你还更贪心。


 


助理看到W,有点惊讶:“王、王总……”


W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L对助理道:“你等我一下。”


他拿过衣服进卧室换。


W摁灭了烟起身,他推开卧室的门道:“我走了。”


L扣扣子的手顿了一下,道:“好。”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