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五)

Never Satisfied:

所有的情节都是为故事服务,与现实毫无关系。也并不代表我对现实的揣测或理解。


以及,依然错乱的时间线。


——————————————————————


L主演的电影即将上映,剧组在C市录完宣传节目后,又马不停蹄地奔赴全国各地开始路演。


这部电影还是前年拍的,拖延了这些时候才上映,其中艰难之处L虽没有参与,多少也有所了解。


W看完成片给L打电话,道:“恐怕不妙。”


难得W没有刻薄,L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


W道:“你这离尽人事也差太远了。”


L想到年轻的导演在影视城给他介绍项目的那个下午。是个阴天,到处都灰蒙蒙的。他们蹲在演员休息的帐篷外抽烟。脚边放着一只箱子,里面是道具服装的美术设计图、两个多月的选景图、还有200来份调研表。


早几年L可能会激愤地说Youcan you up!现在却也明白,没有做好的事,即使付出了再多的努力,也还是没有做好。


他笑了一声,道:“是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就是要累您老亏钱了。”


这部电影的发行方是W家的影业。


当时定的男一号出了问题,导演很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搭上L。一直观望的资方直到男女主的演员都把合同签了,才进场。


看好的当然不是导演,也不是这个故事。


然而这个决定是职业经理人做的。无论他做这个决定是出于合理的商业考量,还是存了怎样的私心,都和W无关。


那时候W确实想搞L。可是还不至于要借家里搞L。


W调笑道:“跟我没关系,跟你公公去请罪吧。”


L愣了一下,随即面红耳赤地道:“胡说什么!”


他放下电话,心里半是欢喜半是苍凉。


然而随着电影的上映,W成了他明面上避不开的话题。


每个人都想一窥他和W的关系。


WD影城更是火上浇油的将所有官方账号换成L的头像,引来大批营销号跟进调侃,一时之间甚嚣尘上。


制片方也没有料到这样的阵势,明面上闭口不提,眼神还是多了几分闪烁。


一个年纪轻轻的男演员,和首富之子扯上关系,能是什么关系?


即使是朋友,也不过是通天梯。


剧组就明里暗里的,希望L能和W互动一把再添个火。


L十分客气地拒了,心里很有些烦W家的影业多事。但人家是出钱的老大,想怎么宣传,L并没有发言权。


其实这件事WD影业也始料未及。


L这部电影成为WD影业暑期主推,到并不是为了L,实在是和上层复杂人事变动有关。开始几家官方账号更换头像也只是正常的配合新电影上映的例行公事。


但无奈W和L之前发生的事太引人关注,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要引人遐想。宣传部门从中嗅到热度,才索性大范围配合更换头像。


WD影业迅速上了热搜。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然就要知会W一声了。


毕竟是拿着自家公子的八卦做宣传,而且涉及L,助理就在例会上做了汇报。


W本来不管这些事,他对L的那部电影既不看好,也无兴趣,并没有要搀和的意思。但是宣传部门的请示做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W放下文件问:“你刚才说网上怎么说?”


助理愣了一下,道:“呃……来自‘王’的爱……还有‘这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与会人员当个热闹,纷纷看天看地憋笑。


W道:“那就都换了。”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他。


W道:“全部都换上。”


散了会,众人窃窃私语的出去了。


W觉出一些无聊来。


这当然不是他打下的江山也不是来自他的爱。


WD不是他的。他的爱也没有这样肤浅。可是除了这样的肤浅,还能怎么表达,还能怎么告诉别人?


那些隐秘的爱意,只能埋在这些浮夸的大动作中。


L会喜欢吗?


L当然不喜欢。


两人索性避而不谈。


 


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W的节目录了好几期,褒贬不一。倒是每期嘉宾很搞了些噱头。


L是一早定好的,但是档期排不上只好一拖再拖。


W和L通视频道:“老子为了配合你容易吗?分分钟上千万好么!”


L哈哈大笑。


时间定不下来,W觉得烦躁;等终于定下来了,又生出了数着天数过日子的焦躁。


他对L道:“让我看看你丑了没?”


L道:“靠脸吃饭的好么,你跟我谈美丑!”


W低声道:“我要验货的,你小心说话。”


L面孔就有点发烫。


两人都没有那么多时间对着镜头聊视频,也不过匆匆几句话就要挂掉。


L依然带着头套,穿着一层又一层的戏服,日复一日在影视城的仿古建筑中穿梭。


他出道即是古装,这么多年电视电影也基本都是古装,一年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这影视城中度过。


他穿过一重又一重的宫门,风吹帘动,宽袖轻舞,时空错乱。


W的影子就有点远了。


他想,我是遇到了W呢,还是其实没遇到过。


 


这个人  极其实在  却像个虚构角色


 


L的新片作为暑期档与WD对手影业打擂台的片子,排片在各大院线出现了赤裸裸的两极分化。


一番混战之后,两家各自惨淡收场。


然而路人因为头像事件,只顾着调侃L和W的关系,加上影片质量确实不过关,这一两年建立的好口碑,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一下又退了回去。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L明白自己现在不过是一把枪。可是枪不够好,便失了意义。他这两年事业上颇为顺利,猛然遇到这样一个挫折,虽已做好心理准备仍然难掩失望。只好全心投入新的工作中,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W那点隐秘的爱意,被各方势力纷纷扰扰的争斗所掩盖,终于落得了无意义。




W本不想再提这事,落幕了也就算了,未料到却是惊动了圣驾。


首富过境,召W一见。


 接到通知的时候W颇为诧异,问秘书圣意为何。


秘书也茫然不知。


地点安排在机场附近的餐厅,一个小时之后要飞。不像有什么要郑重交代的事,可是没事也实在不必见。


W从小在国外长大,敬重父亲,但是不亲近。父子两人一年也见不到三五回,还要算上商业场合的同场。


他进了包厢,见只有首富一个人,知道确实是有话要说。


可是要说什么呢?


首富让上菜。


吃的是西餐,算是迁就W的意思。


其实W不爱西餐。


早两年W爱装逼,天天在社区账号上晒名餐厅。后来做回自己,单爱路边摊。


路边摊比米其林好吃吗?


当然也不是。


L说,热闹。酸甜辛辣味重,一通搅合唏哩呼噜吞下去,人间烟火。


W切着牛排,忍不住露出点笑意。


首富看着W的表情道:“你最近看起来精神好了很多。”


W一愣,道:“爸,这话该我说吧。”


首富就笑了笑,把这话当做赞美收了。他放下刀叉道:“你有心管WD的事,我也很高兴。”


W诧异道:“我没有啊。”随即醒悟过来,道:“跟我没有关系。”他轻佻地笑了一声,“我也就管在网上送送爆米花。”


首富轻轻摆了摆手道:“你送爆米花,也是在替WD做广告,他们都说你很聪明。这两年你的成绩很好,说实话我很欣慰。就是舆论上给我惹点麻烦,我也不在乎。”


W有点不耐烦:“爸你有什么直说吧。”


首富叹了口气道:“你就是有一点,沉不住气,被人一激就跳脚。”


W道:“我不在乎。”

首富道:“那是你没有吃过亏。当然,明亏暗亏,你没有损失,便不算吃亏。但是,”他顿了一下,语气有些严厉地道:“人家呢?”


评论

热度(296)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