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八)

Never Satisfied:

一切出于服务剧情需要……


——————————————————————


二十八




L觉得W不太对劲。


当然W病了。


L下午到了C市,才听Y说W病了。


影视城那边凌晨就开始下雨,L怕飞机延误,最后改了高铁,强撑着起了个大早。


他在高铁站给W发消息,W没回。他估计W忙没看见,又和节目组联系告知改了交通方式。


L为了空出这么一天行程赶了好几天戏,昨晚又被W吵醒,十分困倦,在高铁上睡了个昏天暗地。


高铁沿着铁路线一路往西,穿过江西大地进入湖南界内。


快到的时候L做了个梦。梦里面他和W正要出门。也不知道是要去干嘛,就觉着是要出门。他一直在看表。


W却在那数钱。


数了一遍又一遍。


L又不耐烦又好笑,就嘲笑他:老王,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穷酸了。


W抬头看着他道:怕你不够用。


L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身的汗。


车厢里冷气开得足,助理怕他冻着,给他严严实实裹了条毯子。


他扯开毯子,看着外头泼天盖地的阳光,深深吐了口气。


L疑心是这个梦让他看W觉得有点奇怪。


然而回想梦里面的场景,又实在荒诞无稽。


W钱包里只有卡,出门吃个路边摊都要别人付账,他哪里会数钱。至于自己,L想了想最近的账务状况,也自觉并没有什么困难之处。


难道是……说了要养W,压力太大?


他有点好笑地想。


他还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W,不是开玩笑的那种,而是认真的告诉W那些他想说的话。


只是他们的行程太赶,今天可能不是合适的时机。


L出了车站,节目组派的车已经等在那了。


陪同来的是个副导演,上车问了好,就开始和L交代流程。要他一到酒店就去换装,给女选手们送惊喜。


L以为自己就是做个评委,没料到还有其他项目。


他开玩笑道:别给人家搞成惊吓啊。


结果是他低估了那帮小姑娘。


L第一次做评委。他向来不习惯评判别人,起先还很有些惶恐。然而没料到这些选手们到像是在开玩笑,几乎没有人认真准备。见惯了娱乐圈眉梢眼角的较量,L从没想到还有这样天真赤裸的机心。看着一张张娇蛮无知的面孔,一时竟也无语。他不明白W这么多期节目下来,到底挑选了些什么。


L录过真人秀,从早到晚的奔跑。这种坐在摄影棚里动动嘴的,应该算是轻松活。但这节目却录得人无比疲惫,又还无比漫长。


这当然也可能是造成他觉得W不对劲的一个原因。


中间他和W溜出去喘口气。


他想抽烟,抽出来刚要点,想到W在咳嗽,又揉了扔进垃圾桶。


W笑了笑,道:“你抽呗。”


W整个晚上都显得特别温柔,和他往常攻击性十足的样子不同。


L靠着盥洗台,疑惑地打量W,问:“难受得厉害?”


W道:“还好。”


 


下午L给选手们送完了惊喜要回休息室换衣服对流程,Y正在门口跟人说话。看到他,有点紧张地拉着他胳膊道:“校长病了,晚上你多担待。”


L一愣,想说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话到嘴边改成了:“怎么?”


“热伤风吧。”Y也不是太清楚,“昨晚好像喝醉了,折腾了一夜,今早就感冒了。”


L想原来昨晚吵醒他是因为喝醉了,怪不得觉得有点不对。


喝醉这种事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L也没多想。


Y伸手推开门,L走进去,不出所料的一屋子人。


W正坐在沙发上拧着眉,神情恹恹的听工作人员讲话。


屋子里气压有点低。


Y提高了点声音道:“校长,小新来了。”


W望过来。


不耐烦的神色一瞬间柔和下来。


L的心也跟着他的表情发软,然而隔了那许多人,他满腔的话都说不出,只好道:“病了?吃药。”


有人撇过脸去偷笑。


气氛就轻松起来。


 


L左右看了看没人,抬手迅速探了一下W的额头。


他刚要收回手,被W一把握住。


W掌心很热。


L皱眉。


W攥着他的手,上前一步,拉低L的脑袋,抵着他的额头低声道:“你会不会试温度。”


L贴着W的额头,感到W灼热的鼻息拂在他的嘴唇上。


他伸手抚着W发烫的脸颊,半闭着眼睛道:“怎么这么烫,不是吃了药了吗?”


W沿着L的后颈往下抚摸他的肩背。


L出来的时候把那件粉红色的西装外套脱了,只穿着里面的白色圆领T。他肩宽腿长,简单的白T白裤都穿得好看,那件粉红色的外套像是层甜蜜的糖衣。W喜欢那层糖衣,甜蜜又温柔,是他年少时的一个梦。然而剥开了那层糖衣,还有一个更真实,更简单的L。


L心里有些慌。


他怕有人进来,抚着W脸颊的手落在他肩上,想推开W。然而他又舍不得这片刻偷来的温存,犹豫之间到形成了一个亲密的拥抱姿势。


W收紧了胳膊,力气大得L有点难受。


L迁就他身体不适,没出声。


W却突然放开了他,道:“走吧,我们不能出来太久。”


L有些意外。


W向来是有些不管不顾的,这个晚上却处处顾虑周全。


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W一起工作,真正看到工作状态的W。


这或许也是他觉得W不太对劲的原因。


L暗忖。


两人回到摄影棚,继续看着那些小姑娘以各种方式突破智商下线。


L不算是个高智商的人,经常有人调侃他傻啊笨啊,半出于形象经营,半出于偷懒,他也不加反驳。因而他很少对别人评头论足。


W自觉属于高智商人群,又因为身份环境,对人对事总是挑剔。


他从来没像这个晚上一样觉得他亲自挑选出来的这些选手是如此蠢得离奇。他应该烦躁,应该恼羞成怒。尤其是在L面前。


然而他却觉得心里很平和。


他看着L,L冲他笑。


他们两个并排坐在这里。


坐在所有的镜头之下,坐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他们都知道摄像机会拍下他们说话的样子、会拍下他们的眼神交流、会拍下他们的笑容。


他们也知道明天人们会怎么调侃议论。


可是L还是在对他笑。


L笑得少年气十足的摸样。


像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他走进来,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笑着说:你好,我是九亿少女的梦……不是,我是LGX。


他坐在那里,就像这个晚上一样,话不太多,却有许多可爱的小表情。


W能看出他在偷偷的讶异、偷偷的吐槽、偷偷的腹诽、偷偷的发呆……他也有一些刻意为之的可爱。毕竟L是个演员,他知道自己优势,知道如何展现自己的优势。


他逗着他。


像是很善良很友好的样子。


 


是不是这样更好。


是不是原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好不容易完成棚内的部分,大队人马又转战酒店继续后续的游戏环节。


时间已经很晚了。


原本的录制计划应该是从下午开始。但为了配合L的时间,不得不推迟到晚上。


W浑身都不舒服,想快点去休息,但是心理上又不舍得这个夜晚结束。仿佛能拖一刻是一刻。


炭火噼啪作响,烧烤的烟雾将他们环绕。


L很爱烤串。


L的大部分爱好,往好了说,叫接地气;换一个角度,就是没品位不懂享受。


世上任何事情,只要理智思考都是有两面性的。然而喜欢是盲目的。喜欢了,就觉得一切都好。


W摆弄着烤串。


他知道L曾经和朋友有个开家小饭店的梦想。那不是金钱的梦想,那是对于生活方式、人生状态的梦想。是金钱不能覆盖的角落。


他可以弄来烤架,却也只能架在五星级酒店顶层的平台上。


身边叽叽喳喳的围着的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客人,而是目的性十足的小姑娘。她们拿腔拿式的讨好着自己。


头顶灯光璀璨。


脚下是整个城市。


这当然不是L的梦想,这是现实。


烧烤游戏以W获得胜利而告终。


W喜欢赢。只是胜利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就明白过来他的胜利里有太多的手脚。


他不会认不出自己的烤串。


L也不会认不出自己的烤串。


他不介意输给L。可是有太多的人揣测他不愿意。


他赢了更好。


他赢了天下太平。


这也是现实。


如果他不否定自己的身份,就只能承认这样的现实。


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将惩罚分派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录制结束已经是半夜,年轻人是不用睡的。Y提议大家去宵夜,获得一片欢呼声。这是犒劳的意思。W身为老板,自然懂得怎么做。


L却扶着他的胳膊道:“你病着呢,你去休息。我们会记你账上的。”


他按在W胳膊上的手十分有力,不容拒绝。


W整个晚上没有逆过L的意思。看着L的眼睛,L的眼睛里透着关切。


他想抚摸他的眼睛。


或者是亲吻它们。


但他最终只能道:“好。”


 


这个夜晚终于是结束了。



评论

热度(275)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