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二十九)

Never Satisfied:

二十九




W睡得极不安稳。


他躺下没多久温度又上来了,鼻子里喘出的气都像在喷火,浑身酸痛。汗要出不出的附在皮肤表层,粘着衣服被子,闷热难受。想要起来靠物理降温,又觉得头昏眼花,眼皮子沉得睁开不。


W躺在床上,有种无助的狼狈。


朦胧间似听到有人说话,又有脚步走动的声音,然而他深知人在生病时的软弱,便不敢多想,只忍耐着等药效发挥作用,等夜晚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冰凉的毛巾在擦拭他的脸,接着是颈部、胸部、四肢……那种舒适感让人沉溺依赖。随着身体上的松快,W的意识渐渐恢复——确实有人在他房间,不是他的幻觉。


W勉力睁开眼,壁灯的光线虽然柔和,还是让他皱了下眉,他有些焦躁的等了一会,视网膜上的影像才渐渐清晰。


L正低着头拿湿毛巾擦拭他的胳膊,刘海柔顺的垂在额前。


W茫然地看着灯光下的L。


他疑心自己在做梦。


遇到L的事情都像是个梦。


那些心底的渴望、漫长孤独的等待、情感上的缺失,怎么可能会由一个人来填满?那甚至超过了他对爱情本身的向往——一种简单甜蜜的安宁。


他令他心安,又令他恐慌。


W抬手想去碰L的脸。


L抬起头。


W张了张嘴:“你……”声音干哑的不像样。


L拿过床头的水杯,递到W嘴边,道:“喝点水。”


W清醒过来,起身接过杯子喝了两口,稳了稳心神才道:“你怎么进来的?”


“问你助理拿的房卡。”L拉过W的另外一条胳膊继续擦拭:“应酬完了一圈就找了个借口回来了。辛苦Y撑全场。”


L并不怎么会伺候人,粗手粗脚的,半湿的毛巾拖在床单上,濡湿了一大块。


W感到鼻子有些发酸,他放下杯子,按住L的手道:“可以了,你去睡吧。”


“矫情什么。”L起身去拧毛巾,“病了就老实点。”


他到浴室重新把毛巾浸在台盆的冰水里,冰块相撞,哗啦作响。


W靠在床头看着室内昏黄的光线,像是浮在暖黄色的海洋里,越挣扎,越沉得深。


L重新拧了毛巾出来,交给W,示意他覆在额头上:“你躺下继续睡呗。”


他拖了张沙发椅到床边,跌坐进椅子里,长腿架在床上打算眯一会。抬头见W不动,有点诧异,随即想起来道:“要我帮你把灯关了?”


他伸手要去关灯,W按住他的手。


L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W忍不住抬手遮住L的那双眼睛。


 


WSC,你想知道一个人喜欢你的时候是什么眼神吗?


 


我喜欢你啊。


我怎么样做才算喜欢你。


 


他听到自己说:“我们分开吧。”


 


L眨了一下眼,W感到睫毛划过指腹,像是蝴蝶一次轻微的振翅,扇起沿着末梢神经传导到心脏的风暴。


“啪”的一声,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我当你发烧说胡话。”L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他挥开W的手:“现在你睡觉,我睡觉,我一会还得去机场。”


静默之中他听到L的喘气声,还有自己的喘气声,在黑暗里交织在一起,像是笼子里关着的两头困兽。


W从来坚信人不该后悔。


可是这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叫后悔。


他们在一起后没吵过架。


不敢吵。


所有情侣间任性使气的事,他们都不敢做。


怕做了兜不回来。


和L在一起有那么多的顾忌、那么多的害怕。


他伸手去摸索L。


L推开他的手,侧身蜷缩在椅子里。


W拽住他的胳膊用力拉扯他,L猛然暴起扑到床上,他揪着W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道:“你他妈说分手……”


W去摸他的脸,不出意外湿漉漉的一片。


他压低L的脖子去亲吻他的眼睛,尝到咸涩的滋味。


L抽着气道:“你他妈的说分手……”他终于失去自控,泄露出哭腔,用力去推搡W:“WSC,你他妈说分手……”


W用力去抱L,后悔地道:“我们不分手……”


L挣扎着哭。


太多委屈。


太多委屈了。


“我他妈本来想告诉你……本来想告诉你……”


 


我本来想告诉你,WSC,我其实就是怕。怕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怕我不喜欢你了怎么办?我有时候也想啊,为什么我不能像小说电影里那样奋不顾身呢?我怎么就不能放弃我的事业呢?


我就想是不是我不够喜欢你啊。心里总觉得特别对不起你。


我就想我们分了吧。反正也没结果。我都不是那么喜欢你。


可是我做不到。


我不想分。


你要不喜欢我了我现在觉得自己都能哭倒长城。


但后来我就觉得想也白想。


能放下的自然就放下了。放不下的就是放不下。


我放不下自己,也放不下你。我想清楚了,我怕的就是被人说,就是失去自己的立身之所。所以我只有变得更强大。强大到不害怕这些。哪天你不爱我了我也能继续过。


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爱你。起码不用想那么多的爱你。


要是哪天我们的感情淡了,消失了,这不也正常么。这么多人谈恋爱。有人能谈一辈子,有人做不到。那都是正常的。


我就想跟你正常的谈个恋爱。就是最后分了,不管你甩了我还是我甩了你,我都有勇气接受,也有能力接受。


在那一天之前,咱俩试试呗。至少一起努力去试试。


我会试着变得更坚强一点,更强大一点……咱俩都试着变得更强大一点……


 


但是你这个王八蛋现在竟然说要分手……


 


W抵着L的额头,双手抹着L不断涌出的眼泪,低喃着重复:“我错了,我们不分手我们不分手……”他觉得心脏像被人捏住一样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爱一个人?


这不合理。


一切都不是他想的样子。


可是他的理智不管用。


他的情感不知道从哪里滋生出来控制他的大脑,控制他的手脚。


外面天大概是亮了。


有微弱的光线穿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房间。


W捧着L的脸。


L的眼神在黎明的微光里渐渐清晰。


W胡乱地吻着L的眼睛道:“分个屁手!我们不分手……”


他从来没有这样软弱过。


从来没有过这样多的顾忌,这样多的害怕。然而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不过是害怕伤害L,害怕失去L。


怎么舍得分手。


他翻身将L压在身下,不顾一切的亲吻他。


L抬脚踹他。


他抓住L的脚踝将他的腿折叠起来压在胸前。


他们身上都滚烫,分不清是谁的体温。


W握住L的分身。


L喘着气骂:“滚你妈的……”


他用唇舌堵住L的脏话。


扩张做得不够,进入的时候L痛得直抽气,推着W的肩膀要他出去。


他把L翻过来,扣着他的手将他压进被褥里。


他们出了一身的汗。皮肤都像是要粘在了一起。床单被褥带着热烘烘的湿气裹着他们。


W伸手去摸L的脸。L的脸上湿漉漉的,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水。他抚摸着L的嘴唇,L张嘴用力咬他的手指。


W扣着L的腰,狠狠顶到深处,从L喉咙里逼出一声混合着痛苦和愉悦的呻吟。


他俯身亲吻L躬起来的脊背,往上到L的颈项。又把L重重压了下去。


黎明的光是一种很深的蓝。


像一片海。


他们抱着一起往下沉。


W也不知道他们要沉到哪里。


可是L在他怀里。


就是这么回事了。


W想。


忽然心内一片澄明。


 


“LGX,”他贴着L的耳朵,喘息着道:“你记住,我爱你。”


 


无论以后我们俩怎么样,你都要记住,我爱你。


和身份无关、和伤害无关、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无关。


我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爱你。


如果你敢,我们就走下去。



评论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