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三十)

Never Satisfied:

三十




W刚和L认识那会,还对社交网络很有热情,时不时会发一些真情实感的话。


那段时间他压力大,经常失眠。白天犯困,想休息一会,也就一个盹,三五分钟的事。他心里烦,发在网上自嘲:什么叫觉少?就是你睡醒后刷微博发现没有任何更新。


过了一个多小时,L在拍戏的空暇看到,回复到:我在呢。


L不过是抖了个机灵,带着点善意的讨好。然而现在想起来,落在当时心烦意乱的W眼里却如池水里落入一粒石子,已是荡起了涟漪。


W伸手抚摸L的脸,指尖划过他浓密的眉毛,挺直的鼻梁,到饱满的嘴唇……他探过头去亲吻L的嘴角。


你在呢。


 


L被他闹醒,睁开眼看到W放大的脸,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他又困又累,发出一声不甘不愿的呻吟,半眯着眼睛摸了摸W的额头,哑着嗓子道:“好像退烧了。”


W“嗯”了一声,往下亲吻L的颈项,低声笑道:“你的功劳。”


手机在地板上发出蜂鸣。


L猛地回过神,意识悉数回笼。


他一把推开W,翻身在地上摸索自己的手机。


昨晚他怕吵醒W,来的时候把手机调成了震动。


L找到手机,一看时间,脸都绿了。助理已经打过他好几个电话。他连忙给助理回复,然后掀被下床。脚落地,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W从后面拉住他。


L甩开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龇牙咧嘴三步并两步的往浴室跳。


W对他这种翻脸不认人的态度不满,跟着进了浴室道:“干什么?”


L正刷牙,见他进来,含糊不清地道:“别跟我说话,来气!”


W抱住L,笑着道:“不是道过歉了,我们东北男人没这么小心眼的。”


L一边掰W环在他腰上的手,一边吐漱口水,“你那叫道歉?我也给你道个歉!”


W亲着L的脖子道:“行啊,我让你一回,让你给我道个歉。”他手往下探,“你硬得起来吗?”想想这话有点侮辱自己的意思,又改口道:“你技术行吗?”


L面孔发烫,挣开W道:“滚滚滚,我要洗澡了。”他把W推出去,打算洗个战斗澡。W却又挤进来,道:“一起洗。”


L背着身不理他。


W给他搓背。


L开了花洒,水浇了W一脸。


W抹了把脸上的水,叹了口气,把L转过来,捧着他的脸低声道:“听好了,我就给你道一次歉,以后,也不会再给你机会听到我道歉。”


L想要推开W的手一顿。


 


他听到W道:“LGX,对不起。”


 


这声迟到了三年多的“对不起”像是在水声中引起了共鸣,震得L耳朵里轰隆隆作响。L看着W,水浇得他几乎要睁不开眼。他还是固执的看着W。像是要把他们的过去未来都看清楚。


这是他最初的畏惧、是他们荒唐的开始、是W的自负与骄傲。


现在W把它做了个了结。


泪水从眼睛里流出来,混合着水珠滴落。


W抚上L的眼睛,亲吻着他的嘴唇道:“LGX,我们重新开始。”


 


我们重新开始。


抛开所有歉疚和畏惧。


抛开所有顾虑和犹豫。


我们重新开始。


 


 


 


“停停停……我要赶飞机……”


“赶屁飞机!老子专机送你……”


“……你不说让我给你道个歉么?”


“我这不是怕你不会教你嘛。”


“艹……”


“答对了。”


 


艹。


L捂着屁股坐着民航飞回影视城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工作中,没有遭受W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生活的侵蚀。


申请个航线就要大半天,L想,老子时间金贵得很,哪有那闲功夫等你装逼!


他在飞机上又做了个梦。


不是很长。


W抓着直升机的缆梯冲他伸出手大喊:LGX,上来。


他就抓着W的手跳了上去。


哪管身后目光如箭,言语如刀。


 


天气转凉的时候,L终于结束了在影视城的拍摄。


他回到S市,W不在。


W说我明天回来,你先回家。


L也搞不清哪个算是他们的家。


他把自己的东西放了点到W那,又把W的东西拿了点放在自己那。劳动完了给W打电话:“S市两套房,奢侈奢侈。”


W说:“那是,你以后勤俭节约点,咱俩辛苦创业不容易。”


L问:“创什么业?”


W道:“等我回来告诉你。”


 


W正在见他爹妈。


林董事长说:“你再说一遍,谁?”


W说:“LGX。男的。”


林董事长十分踌躇:“你这是要把他带回来见我?”


W道:“没。我俩刚在一起,还不到这份上,吓着他。”


林董事长一愣,道:“那你今天什么意思?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可懒得管。”


W道:“我就是把话说开,省得爸搞小动作。”


首富有点无辜,道:“我什么时候搞小动作了?你们这些年轻人,自己不如意就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


W道:“那就好。就这事,没其他了。”


林董事长看着儿子走出去,对王董事长道:“你听他说的话,什么叫还没到这份上?到这份上就要带回来啦?”


王董事长道:“你别见就是了。”


林董事长皱眉:“我不见,他们就不在一起了?”


“你不见,他们就不算在一起。”


感情是感情,社会关系是社会关系。


没有社会关系的感情,生无凭,死无据。


年轻人喜欢谈感情,就让他们谈吧。感情再泛滥,也有用完的一天。


林董事长沉默了一会,道:“谈感情,受伤了怎么办?”她有些迁怒地道:“你早知道这事,为什么不处理?”


王董事长也有点惆怅,他把自己小小的干预说了一遍。


林董事长沉吟道:“你是觉得,SC要是和那孩子断了,倒是维护的意思。不断,反而不用担心?”


王董事长道:“原来是这么想的。现在,大概是两个人觉得自己能打赢吧。”


能打赢感情,能打赢生活,能打赢社会。


要是真的能打赢……那也是本事了。


可是……首富夫妇沉默下来。


他们比自己的儿子更懂什么叫现实。


林董事长叹了口气,问:“真不见?”


她多少有点好奇,也有点跃跃欲试。比如甩张支票什么的。


王董事长道:“不见。”


 


W不知道父母的讨论,他从父亲那得到了明确的不干预的承诺,就放心地飞回了S市。


他给L发了条地址,道:“来这里。”


L不明所以,问:“去你公司干嘛?”


W道:“给你惊喜。”


L道:“听着像惊吓。”


晚高峰S市堵得像狗。


L开着W的那辆劳斯莱斯在车流中龟速挪动。


车子开开停停的叫人气闷。


他按下车窗。


晚风把人间烟火气吹了进来。


L觉得心里踏实了点。


再怎么的,呼吸的空气还是一样的不是。


有镜头的光一闪。


L侧头看到。


他冲着镜头的方向竖了个中指。


 


车子磨蹭着开到W名下的一间公司,W在那等他。


员工都已经下班了,里面乌漆抹黑的也没开灯。


W拉着他七拐八绕的进了一个办公区,看着像是新装修的,空荡荡还没什么陈设。


L问:“干嘛啊?”


W道:“我想新开一家公司,就做咱们俩想做的事,这里做办公地点你觉得怎么样?”


L没反应过来,左右看了看,“不都一样吗?”


W抓着L的手咬了一口:“能浪漫一点吗?”


L吃痛,委屈。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摸了摸W的额头:“老王你还好吧?”


W叹了口气,把L的手从额头上扒拉下来,扣住十指道:“我在邀你入伙,林老板,敢跟我一起干吗?”


 


把我们的名字放在一起。


只属于我们的公司。


只属于我们的梦想。


只属于我们的承诺。


 


L眼眶发热,他看着W,低头亲吻他。


W听到他说:


 


“敢啊。”


 


(完)


 

评论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