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七)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沾了碘酒的棉花棒,在手上的伤口上打了个滚,疼得他龇牙咧嘴,小明星抬头看富二代,碰上他扭曲的表情。


“MD,我这么多年加起来都没这几天受的伤多。”富二代张嘴又要骂,棉花棒在伤口戳了一下,疼得他差点儿跳起来。“握草,傻逼你会不会敷药!”


 


富二代赶到现场的时候,洗手间门口已经围了一堆人,大堂经理指挥着保安把两个人拉开了。他一进门只看到背对着门口站着的小明星,跟被人拖着手舞足蹈的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哪儿来的傻逼。


他嘴里依然不干不净地骂着,围观的人也都议论纷纷,看到富二代来,都让出了一个道儿。


他骂的话无外乎小明星吃了几天侯门剩饭居然就不知好歹之类狗屁,富二代根本也没打算理他,正要上前去看小明星,没想到那傻逼看到富二代进门居然又接了一句更下流的话。


如果他当时是清醒的,一定会把这句吐出来的话哭着再吃回去。


富二代没让他把话说完,过去就是一大耳刮子。


 


全场都是一愣。


那醉汉也愣住了,随即暴跳如雷猛地向他冲过来。


K歌之王的福利一定很差,平常都不给人吃饱饭,不然为啥两个保安都没能架住一个醉汉。MD以后再也不来了!


 


“疼疼疼疼疼!”富二代把手从小明星的手里抽回来,呼呼呼地送到嘴边吹气。那傻逼居然挣脱了保安的桎梏,一把把富二代推在了墙上,他的手正好磕在架子上。


这件事交给了K歌老板处理,他也算是这圈子里镇得住场的人,一般来讲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就是那傻逼,如果他回头不能能死那家伙,简直白活了这么多年。


 


上一次打架离现在时间也不久,他怎么最近老遇到这种事儿。


还都跟某人有关。


他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小明星,小明星举着红花油一脸歉意,真诚地看着他。


“还揉吗,不涂我就收拾了啊。”


……有没有点诚意了,好歹我英雄救狗啊!


他把胳膊往小明星面前一伸。“揉啊,为什么不揉,我这么爱占便宜的人!多来一个钟!”


小明星低着头,继续他的揉胳膊大业,下手时重时轻,一看就没怎么伺候过人。富二代无聊地盯着他,看他那双手在自己的胳膊上来来回回。


“左边点,没看到那边还肿了嘛!”


 


一路上富二代听了快要一百个对不起,不过都是K歌的于总说的。小明星一直垂着头一言不发,上了车就发着呆,富二代都以为他脑子被打坏了。


那倒没什么关系,反正本来也没多好使。


红花油效果很好,即使上药的人手法生疏,涂了药的地方与还是乖乖地都逐渐发热,缓解了挫伤带来的麻疼。就是味道有点刺鼻。


他们靠得很近,富二代就斜靠在床上,让小明星坐在床边,他低着头,富二代可以看到他头顶的发旋。


小明星的手指在他的手臂肌肤上来回摩挲,混着药液变得越来越灼热,连空气中都氤氲出一些带着药味的。


“你……”富二代开口。


“我……”小明星同时抬起了头。


两个人的眼神撞在一起,富二代喉头一紧,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小明星要说什么,所有的话都像是着手上的红花油,好像都逃脱不了那个味道。


突然,富二代胳膊一疼,他忍不住哎哟了一声。“我擦,傻逼你按我干啥!”


小明星赶紧松手,又安抚地轻轻摸了几把。“涂完了涂完了!”


……


富二代胳膊一伸,又横在小明星的眼前。


“谁说完了,爷我还疼呢。”他用另一只手指指着手背上的已经止了血伤口,“这儿,这儿也疼。”


分明是无理取闹了,那个伤口也就磕破了点儿皮,直径还没5mm,涂了碘酒自己早就止血结痂。


富二代不管,从小到大他虽然没少打过架,但是除了些不知死活的,一般谁敢在王大少头上动土啊,又不是活腻了。


小明星举着红花油,跟他确认这个伤口是不是也要涂。谁在伤口上涂红花油啊。富二代鄙视地抬抬下巴示意。


“吹吹。”他说,


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就像个小孩子。


像极了旺仔牛奶上那个得意洋洋的模样,他看着小明星犹豫了一下,居然真的低下头,嘟起嘴轻轻地冲那个伤口上吹了两口气。


温热的,带着小明星的气息的,抚在他的手背上,令得他神经末端微震,差一点手指握拳。


那种舒适感顺着骨骼淌遍四肢,又令他浑身紧张。


一瞬间心跳如擂鼓。


“林新。”他开了口,声音低哑,喉咙里有难掩地微痒,他说,“我帮你涂药吧。”


 


小明星掀起上衣,露出了上半身。


他最近被逼着健身,身材已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起码手臂背部线条柔和又鲜明,肌肉纹理清晰又不突兀。


他跟那个醉汉纠缠打斗的时间并不长,那个姑娘一逃脱洗手间就找了服务员来,只是他肚子上被揍了一圈,又被掐着脖子撞了背,身上有些淤痕,看着吓人。实际也没受什么伤。


富二代倒了一点红花油在手心,搓热了把手掌按在他的肩胛。


他的手掌抚摩着小明星的肌肤,混着药油泛着热辣,每揉一下都带着不愿离开的旖旎。


“疼吗?”


小明星没回答。


富二代下手不轻,他想起自己当时接到通知的时候的心情,心里就有些不爽。


小明星跟人打起来了。


小明星居然能跟人打起来,还是为了救个女人。


他往事发地点赶的时候,嘴里说的是,果然是我东北老爷们,是我我也揍丫的。


现在看到这些淤青,却没那么爽利了,他心里哼了一声,特意没有放轻力道。


小明星被他揉得脊背发紧,摁到痛处忍不住稍微躲了一下。


“喂你会不会揉?”他的声调上扬,听起来就像也要抬腿给富二代一脚。


 


他们上次也给对方上过药,不过却与这次不一样。


上次各给了对方几拳,打的时候多少爽快,上药的时候就有多愉悦。仿佛所有的压抑都在那次动手中消散了。


但现在。富二代的手撤了劲儿,在淤青的背上上拍了一把。“翻过来。”


小明星应声转过身来,根据他的指示微微仰起脖子,把脆弱的颈部展示在富二代的眼前,毫不设防,露出来上面的指痕掐痕。


“我擦,是不是人手啊。”富二代在那指痕上对比了一下,将手对应着放在了上面,仿佛是他掐着小明星的下巴,紧握着小明星的颈项,将他摁倒在地上。


脑内的这个姿势令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明显吗?”小明星担心地问。


“还好也就淤青,过几天就散了。”富二代在心里呸了一声摒除了邪念,在上面揉了一把,“你过几天是不是要开始跑宣传了?”


接下去有一部小明星主演的电影上映。


那部电影压了两年,连他都知道小明星拍那部片子的时候吃了大苦头,连续几个月天天吊威亚,整个腰腹被束缚的地方淤青就没散过,还好几次被武行打到各种部位,偶尔能看到他在微博跟朋友圈秀伤痕。


展示着战绩。


“嗯,连着有一周的路演。”小明星就着仰着脖子的姿势望着天花板,回答。


随后,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


 


富二代几乎没这么伺候过人,揉了几把手就酸了,本来他自己胳膊也有挫伤。


他又揉了一会就停了手,戳戳小明星。示意他换个位置靠在床头,又倒了点儿红花油。


小明星低下头,看着自己白花花的肚子上的淤痕比适才任意一处都明显。


他的手掌落在小明星肚子上的前一刻,小明星伸手拦了他一把。


“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他说,“我怕痒。”


富二代没听他的,他的手坚持了一把,脱离小明星的阻碍,落在了他腹部的发红处。


他特意没抬头看小明星的表情,他一本正经地揉着那个淤痕,左三圈右三圈,把周围一圈没事儿的皮肉也揉得泛起了红意。


他能感受到自己手心的灼热,不知是他的手真的这样热,还是药油的功能,还是小明星的身体也那么热。


感觉像是两个人紧紧相连。


通过按在他腹部的手掌,互相汲取热量。


“王聪,谢谢你。”小明星突然开口。


富二代觉得他的声音在房间里突然回荡起来,语气仿佛与之前的每句话都不一样。


我进门的时候怎么手机没有自动连上蓝牙开始放BGM呢,富二代心里得意地想。


“谢我什么呢?”他问。


谢我英雄救狗,还是谢我屈尊给你上药。


谢我第一时间到达掀翻全场,还是谢我待你与众不同。


怎么谢我呢。


其实都不需要的,反正我也不是做好事需要感谢的那种人。


富二代的手松懈了力道,轻轻地覆盖在发红那一处,仿佛不是上药,而是真的抚摸在上面。


他当然不需要感谢。他的指间用力,顺着肌肤蜿蜒曲线慢慢向上攀附,试图攻城拔寨。


 


 



评论

热度(153)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