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八)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富二代的手指跟随自己的意念,顺着药油攀爬。


被药油滋润过肌肤,令得他抚摩过的每一处都在灯光下闪出微微的光泽,引得他想要反复再摸上一次。


他可以穿过平坦的荒漠,可以游荡过广袤的草原,翻过嶙峋高山。


他可以蹚过小溪潺潺,可以路过果实丰硕,只为到达终点。


指间要被温度灼烧,又无法克制地一再接近。


手上的动作随着小明星的呼吸的起伏而贴着身躯浮动,一瞬间脑中不再想着这对面是什么场景,他面对自己的欲望一向很直白,从不勉强自己。


富二代自然是知道他对小明星跟其他人可能有些不同,也知道小明星对他,恐怕与对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他原本就想要这个朋友。


即使他不可控制地打了一发手枪,还喊出这个朋友的名字。他都可以告诉自己那是酒精的作用,烧坏了他的神经。


但他此时,什么都不想了,也不想考虑了。


那股药油带来的灼热,顺着他的手指滑到他的手臂,到他的肩胛,到他的胸口,令得他连呼吸都加快了速度。


所有的血液一瞬间都望着下半身汹涌而去。


 


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制止了他所有翻山越岭的冲动。


“痒。”小明星说,他低着声,手指用的力气不大,却成功地将富二代的路挡住了。他的旅程截然而止,他被一条大河阻住了去路,却找不到可以运载他的船舶。


富二代手心还在发热,他抬起头,对上了小明星的眼,却没能对上他的视线。


小明星侧过头,松开了握住他手腕的手,从旁边拿过了自己的上衣。


他起身从床头坐起来,却拉开了一些两人的距离。


富二代一把扯过来他拿在手里的衣服,攥在手里。


小明星没挣扎但也没有松手。两人都坐在床上,彼此拽着衣服的一部分。


 


空气里的药油味道似乎散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关窗。


入了冬,夜风冰凉,吹在富二代依然火热的身上,让人从心里发凉。


“王聪,今天真的谢谢你。”小明星说,他眨眨眼,睫毛忽闪两下,笑了一下。终于视线与富二代相遇。


“……”那双眼睛里,是富二代一向最喜欢的那个味道,又干净又纯粹。他将他当做一个朋友,可以信任他,可以一直吃喝玩乐的那种朋友。


他当然也想要这样一直吃喝玩乐,与他一道去滑个雪,与他一道打游戏。


他在游戏里被人砍,他一边嘲笑他菜逼一边冲上去砍那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


屏幕一灰,两人统统躺尸的时候,弹幕齐齐在刷校长夫妇殉情校长英雄救美,满得他都看不清屏幕里的倒计时。他想抽一支烟。


他的烟瘾突然又犯了。


他想点一支烟,就像现在他与小明星这样对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尸体躺在小明星的身边,两人的距离与此时也差不多近。


 


“除了谢谢,还有没有其他物质奖励?”富二代问。


“那你要不要听睡前故事?”小明星反问。


富二代这个时候不依不挠的样子,像极了小明星上节目哄的那两个小孩,他没有哄人的天分,只能讲了一个莫名其妙开头莫名其妙结尾的故事,两个小孩子继续嚎啕大哭完全不给面子。


他眼前的富二代的脸与那两个小孩的苦脸重叠在一起,他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说来爸爸听听,不满意不给赏钱。”


富二代的手指在那件法兰绒衬衫上刮了一下,感受了下温暖的手感。


他们都衣衫不整,都浑身奇怪的痕迹,手上还扯着一件衣服,如果这个时候ZW在门外偷拍,那小明星一定就是他的床上宾。


毫无疑问。


“从前在山上有一个人,冬天的时候他带着两只猴,”小明星说,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笑意,“不对,带着两条狗……”


一条便宜女儿王可可。


另一条,他牵着。


富二代明知道,如果此时的场景被人拍到了,这样的照片一定会将小明星重新推入纷繁复杂的黑暗深渊,他记得那些所有人都觉得小明星抱他大腿的日子,直到现在他依然被嘲讽。


就像今天那个不知死活的傻逼。


小明星还在讲那个不知所谓的故事,微微笑着眉眼都舒展开来。


可是如果,如果他们是真的在一起,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呢。


如果呢?


他不婚主义,他觉得自己是双性恋,他活得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他不需要一纸誓言。


没有婚姻的束缚的感情,没有金钱纠葛的感情。


有人真心爱他,而他也可以还以真情。


本来喜欢一个人也不该跟感情意外的东西挂钩。


 


可是。


他王聪居然想谈情,想动情,想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物质以外的东西。


这个明明是甜蜜温暖的想法,一出现,却让富二代脑子一下子清醒了,浑身的火热瞬间就熄灭,那颗雀跃的心也伏地不再动弹。


他松开了手。


 


小明星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准备去客房,回头关门的时候富二代还在床上发呆。


 


富二代看着他的身影,看着门啪嗒一声上锁,他点了一支烟,咬在嘴里时齿关太过用力,咬破了烟纸,舌尖尝到了苦涩的烟叶味。


如果,可以给小明星一笔钱。多到让人不能拒绝的数字。


如果,让他试一试那个味道。哪怕就只是一次。


门关上的时候,他又用力吸了一口,那种滋味随着吸入的烟渗透入肺,进入五脏六腑。


大概,他就会嘲笑今天的自己居然如此真情实意。


 

评论

热度(154)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