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要钱还是要命(九)

马大毛:

与真人无关,请勿ZQSG,笔芯。





 


早晨醒来,头晕沉,如同坐船一般不清醒。他忘了自己是几点才睡着的,床头的烟蒂凌乱地洒落在柜子上,在地上,烟盒空荡荡地落在他的枕边,还有烟灰。


鼻子也有些堵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关窗,着凉了。


他扭头看向那扇窗户,有阳光透过沉重的遮光帘打入室内,地毯上有那一小片是明媚的,寒风吹过的那种亮。


富二代揉揉鼻子,拿起床头的手机,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半。


待他洗完澡换了身衣服走出房间,偌大的别墅已经只剩他一个人,手机里小明星8点的时候给他发过一条短信,说有事先回去了。


 


他走到厨房,打算热一杯牛奶,走到餐桌前发现上面已经放了一个保温盒,打开来,里面是一罐热好的旺仔,还有一份简单的三明治早餐。


他只拿起来了那罐旺仔,随手将盖子盖回去,手握在依然温热的旺仔罐子上,捂得人又温暖又舒坦。


手机呜呜震动了两声,他抬起来看,是一条广告。


高利贷的垃圾广告。


除了他爹,还有谁能借钱给他,谁有这个资格。


他又想起了昨晚脑子的那个想法。


足够的钱,换他平息心底难耐的烦躁。人跟人,能有多大的差别。


这个想法一恢复,就像在他心底又点燃了火焰,蠢蠢欲动即将燎原。富二代打开了旺仔,抬手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他实际上也没那么喜欢甜食,喜欢甜食的是小明星那个家伙。


好好的牛奶调制得又甜又腻歪,不知道好喝在哪儿。


他喝了一口,味蕾上充斥着糖份。喝起来有点像小明星笑起来的样子,让他心里发慌。


 


小明星本来不该出门的,他下巴脖子上还有些浅淡的淤痕,脖子上的围条围巾就可以掩盖,下巴上的就有些尴尬了。


但他接到的电话里那件事显然有点急,想想还是让助理来接他了。


助理看到他拉开车门上车,一如既往地将自己包得像在北极。


“新哥,说好的当一个大衣派的男人呢。”他打着方向盘看他老板,手里握着一罐旺仔,他没见过比他老板还喜欢甜食的男人。


“大衣是需要羽绒服的保护的。”他喝了一口暖暖的牛奶,“走吧。”


昨晚的事情随着一夜时间的过去,完全就翻篇了。


仿佛他那一架未打过,他不曾出现在K歌之王,未曾跟一个醉汉起了冲突。


没有让那个人也卷入其中,还连累得他受了伤。


昨晚更多是因为情绪烦躁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吧,小明星想,微博论坛主流非主流媒体上完全没有昨天的消息,于总还是有点手腕的。


他看着自己手里的旺仔,稍微一转,让那个傻乎乎的笑眯眯的头像对着自己。


眉眼之间确实有些相像,只是那个人不傻。


他也没那么傻。


“新哥,你下巴怎么了?”助理问,开车间隙瞥了他几眼。


“磕的。”他坚定地回答。


磕的真讲究。助理想,但也是调侃地笑着没有继续发问。


下车的时候,小明星接到了富二代的微信。


“晚上来吃饭。”五个字,没有疑问的语气。


“哪?”他回。


微信很快就跳出来了。


“你刚走你说哪。”


小明星握着手机的手指迟疑了片刻,考虑了一会儿回过去。“我今天有事,不一定够能赶回来。”


“到点报个位置让李叔去接你。”


富二代的命令,永远要求你指哪打哪。


其实他们之间,富二代已经给了小明星很多的选择权,大部分的时候是彼此妥协,而小明星在合理范围内表示拒绝的时候,富二代也不曾生过气。


他们之间的相处,原本分明可以是轻松愉快的。


但是此时,却变了味道。


无形的压迫从短信里逐字逐句施加到小明星的眼里,他抿了抿嘴,皱起眉头。


 


富二代也不在别墅里,去公司开了两个会,开车回别墅去的时候,他突然想买一束花。


送花给小明星,可能太神经病了。


虽然小明星收到过的花,足够一家花店源源不断的供货。但是如果他收到的,是富二代送的花,估计又会露出那个呆掉的模样。


花店老板在他的后备箱塞了一大堆包好的玫瑰花束。


他没有挑。直接让老板选。


一路上想到晚上的晚餐,他居然有些雀跃。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买花,他明明只是想做一个交易。可是他一想到小明星看到这些花的时候可能出现的呆住的表情,就忍不住停下了车,买了一大堆。


也许,他会喜欢呢。


开车快到的时候,富二代突然又想起来,小明星不会喜欢的,他有鼻炎。


他停车在一个可以暂时停车的地方,这儿偏僻,没什么人经过。他靠在车窗上吸了一支烟。


车后备箱里的玫瑰味道那么香,他坐在驾驶座都可以闻到那种甜蜜的香气,这种东西对付女人一向是无往而不利的。


哪一个不是看到那些花,就扑过来给他一个吻。


脑海里女人的模样,变成了小明星,他笑得见牙不见眼,扑过来……恐怕不会是一个吻吧。


今天之后,或者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他摁灭了那只烟,下了车。


打开后备箱,将那些花一束一束拿出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开车离开。


那些花在垃圾堆旁边堆得像一座小山。


 


小明星还是赶回来了,虽然时间不早已经晚上九点了。


今晚突然降温又下雨,把他冻得不行。他的手指在指纹锁上按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只能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找钥匙。


钥匙刚翻出来,门就开了。


富二代穿着单薄的毛衣,拉开门,在门内看着他。


屋里温暖如春。


门内外,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温度。


桌子上已经备了丰富的晚餐,摆盘精致,也不知道是不是富二代突发奇想自己下厨了。


小明星脱了围巾跟外套,去洗手。


富二代的嘴挑得很。


 


他还记得富二代第一次吃他做的饭。


是什么原因他不记得了,总之就是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富二代不肯吃外卖又不肯动手,在小明星的房子里,他翻了翻冰箱,冰箱里剩下的菜不多,也就日常的蔬菜,还一条鱼。


他下厨做了简单的三菜一汤,给大少爷当伙夫,他做菜的时候,大少爷在打游戏机,一边打一边还叫怎么这么慢,饿死我你赔不起。


饿死你算了。


小明星把鱼翻了个身,听滋滋滋的油煎炸的声响。


快做完的时候,富二代终于被香气勾引得从游戏机前挪到了厨房门口。


 


“看不出啊林新,做的还可以嘛。”富二代走过去,小明星太高,正常高度的厨房灶台被他衬托得特别矮,有种微妙的不和谐,却又似乎十分美好的画面。


他用指尖夹起了一小截豇豆,还没塞进嘴里就被小明星用锅铲打断了,小明星举着锅铲,义正言辞地说把快菜端出去。


富二代一愣,忍不住失笑,想吐槽这家伙还支使起他来了,却还是收了手把那盘炒豇豆端了出去。


盘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他一口气叼着吃了好几段儿。


真难吃。


他瞥了一眼厨房,磨砂的玻璃墙后小明星系着围裙做菜有模有样。


比我做的难吃多了。


他又扔了一根到嘴里。


富二代看着小明星洗完手走过来,拉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


 


桌子上的菜琳琅满目,完全不是两个人吃的量,桌子上还放了一瓶酒。


“还有人没来吗?”小明星问。


虽然桌子上只放了两个玻璃酒杯,在大吊灯的照耀下发出光芒。


“还有谁。”富二代倒了酒,酒红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翻滚着流到了杯中,他不是一个喜欢为别人服务的人,小明星举着杯子。


“那你准备这么多菜。”他说,嘴角上扬,目光从富二代面上转过,停留在他的酒杯上,“非要我过来,我还以为晚上有什么大事呢。”


跟他吃饭不是大事吗?多少人排着队要跟他吃饭。


 


吃饭为什么要准备酒呢。富二代想。


大概是方便泼人吧。


小明星站起来,他的时候握成拳在身侧微微颤抖,站起来的时候太急,撞得椅子向后一滑,在地砖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还试图维持表面上的平和,挤出一个笑容。“王聪我看你真的喝多了。”


之前有一瞬富二代在小明星的脸上看到了他希望的那种呆愣,就像是看到玫瑰花或者其他什么时候的样子,带着一点儿迷惑不解,眨巴着他的眼睛。


他的茫然瞬间因为他的起身变了意味。


富二代的手捏着餐巾的一角,时刻防备着小明星可能向他泼过来的红酒。


如果被泼到了太狼狈了,太难看。


可是并没有。


小明星急促的呼吸着,气息太急,就快干扰到富二代大脑的运作。


他本来就感冒呢,脑子里的神经急吼吼地等待着故事打发展。


富二代也站了起来,向前迈了一步。距离那么近,近得小明星侧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什么时候弯了都不告诉兄弟。”小明星还在说,“我给你介绍两个啊,上次朱桢还跟我说,对了那个哪儿新开了个夜店有不少……”


“林新,”富二代的大脑自己在运行,他的声音带着点鼻音,有些东西比感冒病毒更可怕地入侵了他的神经中枢,他打断了小明星毫无意义的言语,“别装傻。”


 


小明星不说话了。


 


他的眼睛很好看,像是麋鹿,雪亮的,带着清辉,这个时候有些发红。


看上去像是他后备箱里塞的那一堆玩偶。


扔了花之后,他不知为什么开车又路过了一家玩偶店。


走进去满目都是各色各样的毛绒玩具,有狗有鹿有猴子有大象。


做得很精致,每一个小动物都用一双漂亮的眼睛,像是住着一座森林里的小木屋,他买了一大堆。


如果小明星早点看到的话,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开心。


富二代伸出手,他的手触碰在小明星的脑后,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向下按在他的后颈,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他想念小明星的吻。


虽然他们从来都没有一个真的吻。


他凑近小明星的唇,手感受到小明星梗着脖子的生硬的抗拒,自己凑了上去。


 


堪堪碰到,可是那种柔软的触觉仿佛是幻觉,在碰触到的一瞬间就消失了了。


他摔倒的时候,看到小明星倒退了两步,而后落荒而逃。


 


富二代突然想,外面在下雨呢。


没带伞,说不定会感冒的。


 

评论(1)

热度(196)

  1. 睦牧~马大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