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跟踪狂事件

思想的阁楼:

lingkong:



CP:秦明x林涛   (网剧 法医秦明)








跟踪狂事件








秦明进来的时候,电话正嚣张的响个不停。








接起来时,那边却是一片静默,然后是“咔”的挂机声,之后就只听到一连串忙音。秦明瞟了一眼腕表,果然,指针指向18:30。








秦明发现这个奇怪的电话是在三天前,那天龙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刚刚破获了一桩入室行凶案,法医科的工作告一段落,秦明难得回来得比较早,刚进门就接到一通电话,对方在听到秦明的声音后,一言不发地挂断了。








当时秦明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只是以为对方打错了。








可是之后连续三天,早回家的秦明都在18:30分接到了那个无声电话。








事情似乎有点不寻常,秦明决定同林涛谈谈,毕竟这里是林涛的家。








之所以会出现和林涛同住的局面,首先应得益于秦明家隔壁正在搞装修,一个看电视都巴不得静音的人必然无法容忍隔三差五响起的电钻声;其次应该得益于林涛的仗义自荐;以及李大宝的推波助澜。有了以上的三大诱因,某位精英法医怀着“反正也不会住太久”这种自暴自弃的心态住进了林涛那间精巧的单人公寓房。








本以为林涛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料理家事才对,结果出乎秦明的意料,林涛家倒是相当整洁。虽然林涛对此的解释是“工作太忙,根本很少在家,怎么乱的起来嘛!”








不过在秦明看来,倒是林涛的习惯使然。虽不是多么勤于家事的人,但睡起来一定会整理床铺,换下的衣服会放在一起,然后上班的时候顺路送到洗衣店,做饭时会顺便洗上次用的盘子……








不错,适合同居。秦明得出以上结论。








因为工作时间不确定,两人同时回家的可能性实在很小。一般早到家的人会准备两人份的晚餐。秦明基本不具备厨艺这项技能,加上不想浪费时间,带回来的大多是私厨餐厅的打包食品,虽然考究,却也翻不出什么新花样。林涛倒也不挑,有什么吃什么,吃什么都特香。不错,非常好养活。秦明在备注里又舔一笔;等到换成林涛在家的时候,餐桌上就会多出一两个家常风味的小菜,色香味俱全,怎么看都不像是从林涛家那间白板似的厨房里做出来的。








“邻居家阿姨送的。”林涛不在意地说道,吃得心安理得,大概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太寻常了。








而林涛口中的“阿姨”大约也有十几位之多,周围是居民区,大多是中年三口之家和独居的老人。偶尔秦明也会同林涛一起下班,从车库到家门口,一路上都会听到林涛用爽朗的语气和人打招呼。








其实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警局边上大伙常去的那家便利店里的店员看到林涛也会开玩笑,还时不时替错过饭点的林大队长预留一份便当;再加上刑侦科那一众跟着他到处奔波查案的同事,私底下也总是林队长林队短的;就连之前初来乍到的李大宝,也一转眼就和林涛处成了一对活宝。林涛的人缘还不是一般的好,虽然以前就知道,不过深入分析后,还是有点意外,当然在秦科长那处变不惊的脸上,是看不出来这点的。








秦明是知道自己没什么亲和力的,他的工作也不需要同活人打交道,加上沉默寡言的高冷个性,加入笑闹的人群,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虽然对此早有觉悟,也从来不屑于去改变,但看到林涛对着别人,绽开灿烂的笑容时,秦明心中偶尔会闪过些无法言状的情绪。












那天林涛回来的也不太晚,秦明本想同他谈谈那几通电话的事,却发现对方有点心不在焉。








“怎么了?”发现林涛在不到五分钟内已经是第三次望向窗外了,秦明问道。








“这个……”林涛抓抓头发,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其实我觉得最近下班时,总是有人跟在我身后。”








秦明顿了一下,问道,“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开始时以为是错觉,后来发现的确有人跟在身后,看过去时,对方已经跑掉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约一周前吧……”林涛答完忽然笑起来,“不是,我说老秦,你能不能别一脸审犯人的表情啊?你这样是会被投诉的我跟你说……”打着哈哈,被秦明冷冷盯了两秒钟后,林涛默默坐直身体,言归正传道:“对了,刚开始那几天,我还收到过一个奇怪的电话,对方听到我的声音就挂了。”








“是不是18:30打来的?”








“大概吧,准确时间没留意,不过那天我回来挺早的。”








“其实,这三天也有打来。”








“啊?那么说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 








“也许。”








“那怎么办呢?”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感叹的语调。








“报警吧。”秦明说出较为实际的意见。








“报警?老秦,我们自己就是警察啊!”








“这种事不是交给治安科的人比较好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现在这程度还用不着报案吧……”想到如果这事报到局里,一定会惹起大家一阵议论,说不定还会被大宝趁机嘲笑一番,最重要的是,他得挤出时间配合人家做上一大堆笔录,光是想想就头痛。








“难道你要自己查?”








“总之先自己查查看。”








“好,我帮你。”不知是认为事情本身有些蹊跷,还是知道拗不过有着“坚强意志”的刑警队长,秦明在短暂的思索后做出了这样的提议。








“就知道你最够意思啦~”








看到对方眸子里闪动的兴奋光芒,秦明开始在内心认真分析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








秦明从浴室出来时,看到林涛还坐在沙发上盯着开始跑字幕的电视机屏幕出神。








“想起什么了?”顺手递了罐冰啤酒给林涛,秦明在他旁边坐下。








“老秦,你说跟踪我的人,会不会是以前查案时得罪过的犯人,出来后想要打击报复?”








“为什么这么说?你碰到过?什么时候的事?”秦明带着不容对方退避的口吻连续发问。








“不是不是,我只是做个假设。”林涛赶紧答道,似乎有些不解秦明忽然阴沉下去的脸色,他不过是对刚才看完的警匪片有感而发罢了,怎么就搞得像是踩了秦明一脚似的?“那什么,电视上不都这样演嘛,不然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要跟踪我……”








“别在我面前编案件故事。首先,报复性犯罪通常不会把时间线拖到一周那么长,而且还有恶作剧性质的电话,这两点其实更符合跟踪狂的特征。另外,要是真的有人想报复你,或者有类似的事件发生过,你应该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林涛,你是第一天当警察吗,这些道理还需要我来教你?”秦明的目光冷锐,语速飞快,他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这种假设让他不太舒服。








比起来林涛在这些方面就显得粗线条许多,上次谈到意外死亡的话题他也是这么拿自己举例子的,从噎死到跌落站台还有摔下楼梯,他的叙述能力相当优秀,反而是秦明看他边吃边说的样子觉得心惊,最后忍不住叫了碗白粥换掉了他的牛排。 








“好好好,”林涛咧着嘴,用肩膀蹭了蹭秦明,一个典型求关爱的动作。“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别那么严肃嘛,就当我开个玩笑……” 








“这不好笑。”秦明并不喜欢林涛的玩笑——况且,作为刑警队的队长,林涛并不是没有被犯人报复的可能性。








“你刚才说这人可能只是个跟踪狂,诶,老秦,搞不好跟踪我的人是爱慕我,说不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不知是有意打岔还是怎么的,林涛的思路似乎拐向了奇怪的方向。








看着林涛多少有点梦幻的表情,秦明真想提醒他,事实表明,几乎所有的跟踪狂都是男性。








+++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秦明收到了林涛的短信:“老秦~六点半地铁站前,不见不散~”忽略掉引人误会的用词和后面莫名其妙的心形符号,秦明回了个短信表示知道了,随后换上西装外套走出警局。








计划很简单,两人一前一后拉开距离,林涛在前面引出跟踪者,秦明从后面包抄。这是侦查手册上最基本的方法之一,不过却简单有效。








远远的跟着林涛,在穿过第二条横巷的时候,秦明已经发现了目标,本想上前叫住那人询问,却在手拍到那人肩膀时犹豫了一下,结果目标像受惊了的兔子一样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没过半分钟,就听见前面一片嘈杂,和林涛兴奋的叫声:“老秦,我抓住他了!”








轻叹了口气,向前走去,弯过转角,果然看到一脸兴奋的林涛和拎在他手里的“犯人”——一边挣扎一边还死死抓着照相机和摄影包的小男孩,看起来还是初中生的样子。








“放开我!”大概是对被人拎着后衣领抓住的情势十分不爽,男孩中气十足的大叫。








“为什么要放你?”








“如果不放我就喊‘抢劫’!”








“巧了,我就是警察。”








两个大男人一个小孩的组合本就很引人注目,看到已经有人投来别有意味的目光,秦明示意林涛换个地方。








这里是地铁站边上的咖啡店,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大口的吃着冰激凌的男孩,林涛愤愤不平的嘀咕着:“为什么我要请他吃东西啊,我可是受害人!”




 




“总不能在路边吵,还是你想带他去警局?”








林涛不甘心的哼了一声,顺手打开手里的学生手册:“陈辉,15岁,龙番市A中二年级…….还是初中生嘛。”








“喂,大叔,不要乱翻人家的东西!”








“谁是大叔啊,懂不懂礼貌?!”








留胡子的不一定是大叔,也可能是努力扮酷的刑警队长。








“还给我!”




 




“不给!”




 




眼看着对话逐渐发展向幼儿吵架的层次,为挽救警队形象,秦明无奈的出声提醒:“林队。”








“咳……说,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谁喜欢跟踪你这样的大叔。”








“你!”








林涛一拍桌子,秦明不得不再次放下咖啡杯:“林涛。”








“……”








幸灾乐祸地瞟了一眼听到警告靠回椅背上生闷气的林涛,叫陈辉的初中生,伸手从摄影包里拿出一叠照片摊在桌上。








探过身来看的两人,一时间被满桌林涛的照片震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林涛才不确定的开口:“这些都是你拍的?”








“先声明,我可不是喜欢你才拍的。”








“………”








“我的梦想是成为摄影师,可是成为摄影师是需要很多钱的。”








“……所以?”








男孩伸出手指数着:“上摄影课,买器材,买资料都是很费钱的,所以我只好找点事来赚钱。”








“你这小子该不是拿我的照片去卖吧?” 








“放心,都是卖给附近高中的女生。”








“女高中生?”




 




“高兴了吧?” 








“没,怎么会,哈哈~”








“明明在心里暗爽,你真的是警察吗?” 








“你小子不要太过分哦!”








林涛又要拍桌子,被一旁早有防备的秦明一把按住胳膊,胡乱挣了挣竟没能挣脱。事后,他不确定地看了两眼秦明的手,怎么说呢,千万别低估常年用钳子开胸骨练就的臂力……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你这样的人的照片怎么会这么好卖,比如这张——”








照片是在林涛家门口拍的,天下着雨,林涛颓然的靠坐在门边。秦明挑了挑眉,视线转向林涛,后者细细回忆了一番,说道:“哦,那天好像是我忘了带钥匙,在门口等你回来。”








“这张卖得最好了。”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些买的人都说,觉得照片上这人很可爱。”








“是吗?”林涛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








“让人想狠狠欺负的那种。”








“啊?”








趁着林涛还在发呆的间隙,秦明插进来问:“每天下午六点半的电话是你打的?”








“是啊,六点半打电话过去,如果他不在家,就在地铁站的出口等。”








事情原来这么简单,想到自己还很担心林涛的安全,秦明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








借口还有事先走的秦明,离开的时候隐约听到林涛的声音:“既然是我的照片,卖的钱要分我一成吧。”












当天,林涛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想起他最后关于“分钱”的谈话,秦明忍不住问:“你真要跟人家合伙?”








“怎么会,我是警察,又不是出来卖的!”林警官义正言辞,“我只是警告他把手头现有的卖掉就不要干了。”








“等等,”秦明眼中刚收起的锋芒又露了出来,“你没让他立刻停止?”








“他都已经印出来了,总不能让他赔本吧?人家还是个小孩子呢。”








所以刚才是谁信誓旦旦说自己不是出来卖的?








当天晚上,秦明在记事本上写下对整桩事件,划掉,闹剧的总结:事实再次证明,跟踪狂多数为男性。以及,林涛(果然)是个过分单纯的人。再以及,分享并不总是令人愉快……秦明在“分享”两个字上画了个圈,关于那些困扰自己许久的“无法言状的情绪”,大概是独占欲吧。








惊觉自己写下的句子后,善于分析问题的秦大法医终于得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结论。他几乎下意识地合上笔记本,动静大到另一头窝在沙发上看球赛的林涛猛地打了个激灵,连忙抓起遥控器摁下静音,同时一脸无辜地望向他。








秦明面无表情地看了林涛一会儿,不知怎么,他忽然有点理解那些买照片的人的心态了。过了半晌,他移开视线,说道:“没事。”








林涛眨了眨眼,“不用静音?”








“不用。”这里好像是你家吧?








“嘿嘿,我就知道老秦你最好啦~”








关上台灯,看着在沙发上蜷成一团,自言自语发表赛事评论的家伙,秦明轻轻叹道:“我可不是对每个人都好的,不像你。”








+++








于是所谓的跟踪狂事件就此落下帷幕,大概。








一周后,林涛又在那家咖啡店遇到了陈辉,小家伙略带神秘的说:“林队,你知道现在哪张照片卖的最好吗?”








“不是我的吗?”








“嘻嘻,也差不多。”








拿出来的照片上是秦明和林涛两人对话的情景,只是角度取的非常刁钻,看上去好像林涛在向秦明撒娇一样。








这不是上周末两人下班途径小吃街,他临时起意缠着秦明陪自己去吃小龙虾那次吗?








“……你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完全没发现啊?”




 




“那当然,我的技术可不是盖的!”








什么技术,当狗仔的技术吗……林涛在心里吐槽,接着好奇道:“这张卖的最好,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现在女高中生中间流行一种叫做‘cp’的东西……” 












半小时后,林涛走出咖啡店,手上提着帮秦明买的咖啡豆,忽然想起什么,他掏出手机给大宝发了条短信:“宝哥,你知不知道啥叫‘cp’?”








对方很快回了过来:“呵呵,狗粮的意思。”








啊?








END


评论

热度(370)

  1. 睦牧~思想的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