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牧~

A面(十)

Never Satisfied:




W很快发现毫无掩饰的L并不比有所掩饰的L更可爱。


又一次组队输得一塌糊涂,W点开视频聊天要指着L的鼻子骂。L瘫在床上像一只大型犬,红肿着鼻子忧伤地道:“明天要吊整天……”


L的新戏有大量的吊威亚动作,吊了一个多月,L心里都有些发憷。明天通告又是一整天,晚上打游戏的时候就难免心不在焉。


W正在准备上线的直播平台出了点问题。这是他们自己的项目,不比以前做投资人,是亏是盈全靠眼光。这回拿着别人的钱真刀实枪的干,考验的是能力,不免压力大增。


他也忙得团团转,难得有时间想打游戏放松一下,却又碰上L不在状态。


L向来懂得看人脸色,一见W面色不虞,连忙有气无力地道:“咱俩心情都不好,还是别聊了,各自去求安慰吧。”


W要骂人的时候哪管别人心情好不好。原想借题发挥撒个气,却被L这句话堵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半天大喝一声:“不行!”


L被他吓得一哆嗦,手机砸在脸上,痛得“嗷”一声叫。


W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几分。


L移开手机,这回眼睛都红了,瘪着嘴委屈地道:“我这不是怕惹你更不开心吗!怎么还不领情!”


W看着L颇有几分楚楚可怜意味的样子,傲慢地道“我高兴。”。


L在床上打了个滚,翻身把手机放平:“你这高兴不高兴的,比女人还难测。反正我是不高兴。”


L居高临下的姿势,让W从屏幕里只能看到他的鼻孔,W手痒得很想插一下。


L又从床头抽了张面纸,很响地擤了下鼻涕。


W连忙嫌恶地把手机推远:“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我鼻炎啊大哥,你有点同情心好吗!”L没好气地道。


W看着L红通通的鼻子,仍然嫌弃地道:“怎么还没好?这都几个月了?不是给你寄药了吗?”


“唉……没用。”L忧伤地道:“那个妆太厚,刺激性大。”


W道:“把你娇贵的。我看别人都挺好。你能不能有点优点了?”


L拉了个全脸,理所当然地道:“帅啊。”


W伸手把视频关了。


过了会手机“叮叮咚咚”一串没完,W打开一看全是L发来的表情包。


W看了一晚上,乐得手机都摔出去好几回。


 


W收获的L最新的表情包是在H先生和Y小姐的婚礼上。


L正在更新中。


W差点笑抽了。


那天晚上号称来了娱乐圈半壁江山。伴郎伴娘团更是声势浩大。


W给H先生做伴郎,更多还是看在Y小姐的面子上。


Y小姐邀请W的时候,W私心希望L和他一起。Y说L正在拍戏,伴郎要准备的东西多,他抽不出时间。又大笑着道,L就是要做,也是给她做伴娘。


W喜欢聪明漂亮的女孩子。


当天晚上有很多聪明漂亮的女孩子。当然也有很多并不漂亮聪明的女孩子。


这是L工作的圈子。


这个圈子既不比其他的圈子更干净,也不比其他的圈子更脏。


这里有很多贪婪虚荣的人,也有很多能吃苦的人。这取决于每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以及想做什么样的人。


W忽然觉得心里很平和。


他心情愉悦地和很多人合影。


L站在那些人的另外一边。


合完影W把那张表情包给L看,L摁着W的手机道:“删掉删掉!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L的指尖搭在W的手上,W觉得手心都发麻。


到处都是闪烁的彩灯气球,空气中弥漫着鲜花的香气。


W很想握住L的手。


就攥在手心里,不要松开。


他撤开手,笑着道:“全网转发,我删了有什么用。”


L也笑了一下。


他俩站在角落里抽烟。


L看着还在敬酒的新郎新娘,颇为感慨地道:“没想到Y这么快就嫁了。”


L和Y是拍戏认识的。


那部戏他们几个年轻人很吃了一点苦,难免生出革命友谊。


Y还很年轻。


要是放在以前,这样年轻的明星是不会这么快就结婚的。


L不知道是这个时代变了,还是Y太清楚自己要什么。


W有点警惕地问:“你想结婚?”


“最近突然很想有个家。”L沉吟着道:“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可以容纳所有不安和失落……”他沉默了一会,又笑了笑,“太累了,瞎想呢。不是所有人都有幸遇到那个人。”


W没有说话。


他做不了L的那个人。


L也做不了他的那个人。


W弹了下烟灰,若无其事地换了个话题:“我等会带人去下一趴,一起?”


L摇了摇头,道:“来不及,得赶回去。明天还有通告。”


W半真半假地抱怨:“你能有一次不推我吗?”


L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想了想,道:“等你生日吧,专门空出时间给你庆生,够意思了吧?”


W一怔。忽然间莫名的有些鼻子发酸。


他掩饰地推开窗,让夜风吹进来。


“算你还有点良心。”W道。


L和他并肩看着外头万家灯火。


 


谁能有幸遇到那个人。



评论

热度(256)

  1. 王语芯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
  2. 也无风雨也无晴睦牧~ 转载了此文字